第1107章 骗子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1107章 骗子

陈阳跟着黄正涛,走进了黄家的东院。天 籁小 说Ww W.』⒉3TXT.COM 他上次虽然在这里住了几天,但却没有来过东院。 东院有个武道场,远远看过去,此刻有几十名黄家子弟,正在修炼,其中不乏开光境。 当然,大部分开光境,都已经年过三十,并不能参加这次桃源武会。 黄正涛看了眼武道场,指了指其中一名青年,对陈阳道:“那是黄述昊,青山……死后,他算是黄家当前最杰出的子弟,今年二十九岁,开光前期的境界,还差一点点,就能进阶开光中期。” “现在距离桃源武会还有一个月,只要有充足的血玉丹,他刻苦修炼,应该能在桃源武会前,进阶开光中期。到时候,他就有了争夺前十的实力。” 走过了演武场,黄正涛继续道:“除了黄述昊之外,还有另外几名子弟,也都是开光前期,一个月的时间,虽不足够他们进阶,但有血玉丹辅助,他们的修为能够进步不少。如此一来,黄镇的竞争力,就更强了。” 陈阳看得出来,能得到血玉丹,黄正涛很高兴。 他问道:“伯父,听你的意思,似乎你们非常紧缺丹药呀?” “的确如此。”黄正涛点了点头,道:“三大灵地中,天池派的丹道造诣最高,蜀中灵地和桃源灵地在这方面逊色很多,甚至完全不在一个级别。而且,结丹境的丹药,只有天池派的洛图等五人能够炼制,十分稀有,价格更是高昂。” “炼丹师的地位,非同一般,我们桃源的结丹修者,想要购买丹药,还得看洛图等人的脸色。至于开光境的丹药,也不是一般的炼丹师能够炼制。没有丹方且不说,炼丹师更是稀缺。我们黄家也是花了很大的代价,才培养了一位炼丹师。” “炼丹师名叫邱仁智,也能炼制开光境的丹药,但只会一种华清丹,效果和血玉丹比起来,更是差远了。如果达到了开光后期,服用这种华清丹,效果就大打折扣。” “不过,即使华清丹,也十分稀有。邱仁智炼制这种丹药的成功率不到一成,他炼制出来的华清丹,我们黄家上上下下的开光境根本不够分配,依旧要向天池派购买丹药才行。” “但一位炼丹师,还是弥足珍贵,整个桃源灵地,据我所知,也只有禾家和我们黄家,分别有一位炼丹师。据说禾家那位炼丹师的水准,在邱仁智之上,但也高不了多少。” 听到黄正涛的解释,陈阳这才明白,炼丹师有多么稀缺。 由此也可以看出,地球对于丹道的传承,实在太弱了。 说着话,陈阳、黄诗韵、黄正涛三人走到了一座房屋前。 即使隔着屋外,陈阳也能感觉到一股热气,脚下的地面也有些烫,热源似乎是在地底。 此刻房门打开着,门外放着一堆药材。 陈阳扫了眼,现那些药材,正是炼制血玉丹所需要的。 下人阿东站在门口,一脸为难的表情,对着屋里喊道:“邱大师,这些药材是老爷让我搬进来的,你……” “我又用不着这些药材,你搬进来干什么?” 一道冷喝从屋里传来,打断了阿东的话。 一名年约五旬的中年人从屋里走了出来,是开光中期的境界。 这个中年人,正是黄家培养的炼丹师,邱仁智。 邱仁智走出来,一双眼睛瞪着阿东,没好气道:“你别说什么有人要炼丹,整个黄府,就只有我一位炼丹师,别人谁还能炼丹?这个世界上,炼丹师什么时候那么多了?再说了,你这些药材,都不一般,如果综合起来炼丹,那得需要多高明的手段,你知道吗?” 说完,邱仁智大袖一拂,转身往屋里走去,道:“阿东,我也不为难你,把药材都搬回库房,我要去炼丹了,不和你计较。” 阿东哭丧着脸,不知道该怎么办。 就在这时,他看到了黄正涛,瞅了眼邱仁智的背影,故意大声喊道:“老爷。” 老爷,黄正涛来了? 邱仁智停下了脚步,转头一看,果然看到了黄正涛。 “黄老爷,你来了。” 邱仁智看到黄正涛,脸上露出笑意,对黄正涛拱了拱手。 炼丹师的地位虽然尊贵,但邱仁智毕竟是靠黄家供奉,才有用武之地,光是当初那些给他练手的药材,就不是他能负担得起的。 这么多年来,他也是靠黄家的帮助,这才有了现在的丹道造诣。 所以,他对黄家,还是有感激之情。 更何况,黄正涛结丹中期的境界,也由不得他不尊敬。 黄正涛走过去,对邱仁智道:“仁智,阿东说得没错,这些药材的确是用来炼丹的,他并没有撒谎。” 邱仁智一脸茫然道:“可是我炼制华清丹,用不上这些药材啊?” “不是你用,是他。”黄正涛指了指陈阳,道:“我给你介绍一下,他是陈阳,也是一位炼丹师。这些药材,是他要的。” 邱仁智看向陈阳,见只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他顿时就皱起了眉头。 他浸淫丹道几十年,深知丹道艰难,比修武还难。 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能在丹道上,有什么造诣。 他面色垮了下来,对黄正涛道:“黄老爷,这位小兄弟才多大年纪,就能炼丹?恕我冒昧,你可别被人给骗了。” 黄正涛笑道:“仁智,我知道你不相信他。这是他炼制的丹药,你看看吧。” 说着,黄正涛取出一颗血玉丹,交给了邱仁智。 邱仁智一脸狐疑地接过丹药,顿时面色就变了,惊呼道:“好厉害的丹药,黄老爷,你从哪里得到的?” 他这话的意思,显然是不相信,这丹药是陈阳炼制。 见此,黄诗韵不满道:“邱伯伯,我父亲说了,这是陈阳炼制的丹药,你怎么就不信?” 邱仁智摇了摇头,沉吟道:“这丹药药力浑厚内敛,色泽光亮,形态圆润,不止是丹药厉害,炼丹的手法也相当了得。如此高明的炼丹师,怎么会是个二十多岁的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