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3章 天才殒命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1243章 天才殒命

听到陈阳张狂的话语,厉宇豪双目瞪大,眼中满是愤怒之色。天 籁小说Ww W. ⒉3TXT.COM 随即他却笑道:“呵呵,杀我,你有那个本事吗?我告诉你,就算我让你一只手,你也不是我的对手!” 话音一落,厉宇豪身形一动,朝着陈阳攻了上来。 就在这一瞬间,他腾空而起,飞了起来。 “结丹境!” 陈阳眉毛一挑,略微感到有些意外。 刚才他没在意厉宇豪的境界,却不料对方已经进阶了结丹境。 他记得厉宇豪还不到三十岁,如此天赋,的确是称得上天才,难怪会如此狂傲。 “娜娜,快闪开。” 陈阳将周秀娜推开,身形一动,朝着厉宇豪迎了上去。 “血翼杀!” 厉宇豪双手张开,黑色的魔气中隐隐浮现出血红的颜***气凝聚成型,幻化作两只三米多长的血翼。 血翼尖端锋锐无比,划破空气,出咻的啸叫声。 瞬息之间,厉宇豪已经到了陈阳面前,他俯冲而下,血翼遮天蔽日,倏地收拢,完全将陈阳笼罩了进去。 外泄而出的魔气,阴邪、凶戾,气势相当强大。 “好厉害,果然不愧是天魔道的天才,才刚刚进阶结丹境,实力居然比禾巨鸣三兄弟,也差不了多少。” 陈阳面露意外之色,心中暗暗赞叹了句。 不过,赞叹归赞叹,厉宇豪这一击,还不足以给他造成威胁。 但是,结丹境最大的优势是能飞行,陈阳必须要弱化厉宇豪的这个优势,和对方拉近距离,这才有机会凭借八荒霸体的强大肉身力量,进行攻击。 “凝爆掌!” 他抬手挥出,虚空颤动,一道真气掌影凝聚,出现在厉宇豪的身前,朝着他轰杀而去。 “穿越虚空距离,这招倒是有些意思。不过,威力实在太弱了,原来你就只有这点本事,麦护法他们,居然把你和我相提并论,简直就是一派胡言!” 厉宇豪面露不屑之色,手掌一挥,从他手臂延续出来的魔气血翼,轻松把凝爆掌毁灭。 真气乱流吹散开,就在这刹那间,陈阳脚掌力,地面尘埃腾起,朝上笼罩而来。 这个细微的动作,厉宇豪并没有注意到。 “你太弱了,死吧!” 他血翼上魔气流转,血红色的气息瞬间变得更浓,攻击锁定了陈阳,血翼从双臂脱离,犹如一把剪刀合拢,轰然而至。 下一刻。 轰隆隆! 这记血翼杀的威力,相当强横,直接把陈阳淹没了进去,这片区域的地面全都轰成了渣滓,地面一道道裂痕则是不断地蔓延开。 渐渐的,没有了动静。 也不知是威力太强,还是墓葬中灰尘太多,尘埃茫茫一片,遮蔽视线。 厉宇豪降落在地面,嘴角勾起戏谑的冷笑,摇头道:“如此低微的战斗力,居然被他们推崇备至,实在是可笑。我要揭开你的面具,看看你这个装神弄鬼的伪天才,到底长得什么样?” 他朝着尘埃之中走去,到了陈阳站立的区域。 突然,危险的感觉传来,一股狂暴的威压,从尘埃中侵袭而至,仿佛洪荒巨兽,要狂暴地碾碎一切。 “怎么回事!?” 厉宇豪面露惊讶之色,提高了警惕,难道中了自己的血翼杀,那个开光后期的家伙,还有反抗之力不成? 而且这种威压,不像是真气威压,到底怎么回事? 轰隆。 一声炸响,恐怖的压力从前方传来。 那力量不可一世,仿佛要把天空都撕裂一个口子,大地砸出一个窟窿。 “什么情况!” 厉宇豪大惊失色,连忙往后退,于此同时,魔气蔽体,做好了防御。 刹那间,尘埃密布之中,一个拳头冲击而出。 当拳头瞬间变大,到了身前之时,厉宇豪后退的步伐,已经迟了。 “裂天拳!” 陈阳的身影,从密布的尘埃之中出现,身体表面赤色光芒流转,八荒霸体运转。 而他的身上,衣服碎裂,皮肤血痕密布,但却并没有受到实质性的伤害。 刚才的血翼杀,他硬抗了下来,就是为了引诱厉宇豪主动靠近,然后抓住时机,一击将其击杀。 现在,机会来了。 “怎么可能,他居然没事!而且这一拳,怎么会这么强!” 厉宇豪心里满是惊讶,但却来不及做出任何的就反应了。 砰轰。 拳头,狠狠地砸在了厉宇豪的左胸之处。 咔嚓。 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他的胸口直接凹陷了下去,噗地喷出一口鲜血,脸上满是惊骇之色。 他万万没想到,这一拳的威力,居然会这么强。 这一瞬间,他也不再怀疑,这个叫做东日的人,的确有实力,可以击杀结丹境。 思维在瞬间中断,厉宇豪眼睛失去了光彩,整个人失去了控制,往后倒飞了出去。 轰隆。 他撞在了墙壁上,墙壁出轰隆巨响,他的身体则是嵌入了墙壁之中。 蛛网状的裂痕,从他背后的墙壁蔓延开,砖石碎裂,墙面脱落。 他坠落地面,碎裂的砖石砸在他的身上,将他半个身子都掩埋了进去,没有了动静。 一切,都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当所有一切平静下来,厉宇豪已然落败。 他太过狂傲,血翼杀之下,他根本不认为陈阳能活着,最后中了陈阳的计谋。 不然的话,哪怕他慢三秒钟来查看,也能躲过陈阳的裂天拳。 “搞定!” 陈阳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朝着厉宇豪的尸体走过去。 他一脚将厉宇豪踢得翻转了过来,只见厉宇豪浑身鲜血淋漓,胸口凹陷,心脏肯定碎成了渣滓,绝无活命的可能了。 “你不是想揭开我的面具吗?现在,我就让你看看,我到底是谁。” 陈阳俯视着厉宇豪,取下脸谱面具,露出了真容。 “厉宇豪,当初你和楚宁珊,阴谋杀我,你怎么也不会想到,我能活着回来吧。你更不会想到,你会死在我的手上。” 陈阳将面具戴回去,把厉宇豪身上的东西都搜了出来,收入纳戒之中,转身朝着铁链绑住的石棺看去。 这座大殿,虽然有四个通道,但显然是入口,并非出口。 要想知道下一步怎么走,关键就在石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