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0章 陈阳不可能出来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1280章 陈阳不可能出来

南宫凤吟思索了下,对南宫云梦道:“看样子,石人阵的实力,是根据进入者来生成的,应该是比进入者高出两重小境界。天『『 籁小说Ww』W.』⒉3TXT.COM你是凡三重,石人就是凡五重;我是凡七重,石人就是凡九重。” 闻言,南宫云梦恍然道:“看样子,应该是这样。” 现在推论出,石人比进入者高出两重的小境界,南宫云梦和南宫凤吟都松了口气。 如此一来,逍遥阁的人要想通过,也有了几分希望。 当然,和石人正面作战是绝对不行的,他们只能采取闪避的方式,一路闯过来。 不过,虽然都是两重小境界的差距,但南宫凤吟通过石人阵,显然比南宫云梦吃力了不少,这顿时就体现出了两人在天赋上的差距。 过了一会,漆黑的石洞之中,飞出一道身影,赫然是南宫飞宇。 虽然他天赋比不上南宫云梦,但也堪称逍遥阁第二天才,除了南宫云梦和南宫凤吟之外,他第三个通过石人阵,进入了森林之中。 而且,他的情况看起来比南宫凤吟好些,虽然也有伤势,但并不严重。 落地后,他回头看了眼漆黑的洞口,冷漠地对南宫凤吟道:“凤姨,我们走吧,里面是凡三重的石人阵,其他人都是结丹境,他们无法通过。” 见南宫飞宇果断放弃其他人,南宫凤吟眼中,闪过一抹不悦之色,沉声道:“飞宇,石人阵并非是凡三重,而是比进入者高出两重小境界。其他人,还有希望走出石人阵。” 闻言,南宫飞宇眉毛一挑,不由自主地看向南宫云梦,脸上闪过惊讶之色。 他先前以为,所有人遇到的石人阵,都是凡三重,那么南宫云梦比他先出来,也就在情理之中。 毕竟南宫云梦的境界,达到了凡三重,加上各种手段,对付同阶没有智慧的石人,还是很轻松的。 可南宫飞宇没料到,石人阵是根据进入者的境界来决定的。 如此看来,他比南宫云梦后出山洞,说明在天赋上,他终究比南宫云梦差了些。 南宫飞宇心里暗暗嫉妒南宫云梦,沉声道:“既然其他人还有机会出来,那我们就等等吧。” 过了一会,逍遥阁的人接连走出了石洞。 他们全都是飞而出,没有任何人恋战。 但即便如此,走出来的人,也都遍体鳞伤、狼狈不堪。 毕竟他们的天赋和南宫凤吟、南宫云梦、南宫飞宇三人比起来,还是有很大的差距,要想穿过越自己两重小境界的石人阵,还是非常困难。 过了大概两个小时,接连出来了十三名逍遥阁子弟。 这十三人境界各有高低,但论起天赋,他们在此行逍遥阁总共六十三人当中,属于最优秀的那一批人。 又过了两个小时,接连出来了四人。 这四人的情况,比先前的那些人,就更加不堪。 他们全都身受重伤,险些就要丧命在石人阵中。 看了眼疗伤的逍遥阁子弟,南宫凤吟目光转向漆黑一片的山洞,脸上露出凝重之色。 她没指望逍遥阁子弟能击败石人,但即使是穿过石人阵,对那些天赋不算太高的逍遥阁弟子来说,还是太难了。 后面,还不知能走出几个人。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转眼间到了天黑。 小世界中没有月亮、星星,夜晚显得格外漆黑,令人心底压抑。 直到第二天天亮,自从最后四人出来后,没有人再从石洞中走出来。 前前后后,出来二十人。 南宫飞宇道:“其他的人,无法通过石人阵,我们还是先走,不要浪费时间了。” 他面色淡然,人员的损失,丝毫对他没有影响。 南宫凤吟面色难看,来了六十三人,现在却只剩二十人,如此巨大的损失,实在是出乎了她的预料。 这个小世界,比她想象中,更危险。 虽然不愿抛弃剩下的人,但南宫凤吟此次带队,自然以大局为重。 沉默了下,她一狠心,道:“我们先走,沿途做下标记,后来走出石人阵的子弟,自然会跟上来。” 此时,南宫云梦却摇了摇头,道:“凤姨,我们再等等。” 闻言,南宫飞宇冷哼一声,不满道:“南宫云梦,还等什么等,难道你认为,还有人能出来吗?” 南宫云梦淡淡地看了眼南宫飞宇:“别人我不知道,但是这石人阵,困不住陈阳!” 又是陈阳! 说起陈阳,南宫飞宇就满肚子的怒火。 不过,他的怒火渐渐平息,因为在他看来,陈阳不可能通过石人阵。 他冷笑一声,对南宫云梦道:“现在时间过了这么久,陈阳还没通过石人阵,说不定他已经死在里面了。不然的话,一路闯过石人阵,根本花不了一天一夜的时间,难道你认为他和石人在缠斗吗?” 闻言,逍遥阁众人都暗暗摇头,因为和石人缠斗,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要想通过石人阵,唯有一路闯过来。 哪怕停下分秒,也会陷入石人的围攻之中,进退两难。 南宫云梦没有理会南宫飞宇,看向南宫凤吟,道:“凤姨,我相信陈阳能出来,他懂得阵法,之后说不定对我们有帮助,我们就再等等。而且,也许有其他的逍遥阁子弟会出来。” 南宫凤吟思索了下,点了点头,同意再等等。 毕竟在她心里,还是不愿轻易舍弃,那些还没走出石洞的逍遥阁子弟。 见连南宫凤吟也答应继续等,南宫飞宇眯缝了下眼睛,看向南宫云梦,沉声道:“你就那么有信心,陈阳能够走出石人阵?” “我相信他。” 南宫云梦淡淡地点了点头。 南宫飞宇嘴角勾起一抹嘲笑,道:“哼,我就偏偏不相信,他一个下位星的小子,还能比逍遥阁四十多名子弟强?那四十多人都不能出来,更何况是他。既然如此,南宫云梦,你敢不敢和我赌一把。” “赌?” 南宫云梦眉毛一挑,淡然地点头道:“好,赌。” “哈哈。” 南宫飞宇笑了声,自信道:“陈阳不可能出来,你输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