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6章 回赠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1286章 回赠

南宫飞宇嘴角一抽,脸上满是尴尬之色。天籁 小说Ww W.』⒉3TXT.COM 他拿到玄钢树灵根和黑蛟精血,还没捂热,却又要交出去了。 更丢脸的是,自己本以为赢了,现在却输得一塌糊涂。 而且输掉玄钢树灵根,对他来说,损失惨重。 毕竟怎么说,这也是价值上百灵石的宝物。 他朝着南宫云梦走过来,咬着牙齿道:“愿赌服输,玄钢树灵根和黑蛟精血,你拿……” 南宫云梦打断道:“交给陈阳吧,我送给他了。” 什么,送给陈阳。 这两件炼体宝物,价值不菲,竟然就这么送给陈阳了。 南宫云梦这手笔,不是一般大呀。 众人皆是一惊,看向南宫云梦的表情,变幻不定,难道冷若冰霜的云梦小姐,对男人动心了? “送给我?” 陈阳眉毛一挑,拱手道:“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多谢了。” 说完,他朝着南宫飞宇伸手道:“来,小飞宇,把宝物呈上。” “你……” 南宫飞宇双目怒睁,他堂堂凡境修者,竟然被开光巅峰的陈阳,称呼为“小飞宇”,这简直就是对他的侮辱。 他目光中闪过阴险之色,走向陈阳,道:“你要是吧,接好了。” 话音一落,他真气涌动,左手拿着玄钢树灵根,右手拿着黑蛟精血,双拳握紧,用力朝陈阳打去。 显然,他要趁机攻击陈阳。 凡一重,不是现在的陈阳能够对抗的。 此刻南宫飞宇的威压将他笼罩,让他喘不过气来,感觉像是被人扼住了脖子。 但是,他陈阳可不会轻易就范。 就算你是神佛来了,也别想让他不战而屈。 “哼!” 陈阳冷哼一声,神识一动,翻手从纳戒中取出了黑光剑,一剑朝着南宫飞宇拦截而去。 不过,两人境界相差巨大,纵然陈阳拔剑的度已经够快,却依旧慢了半拍。 南宫飞宇双拳上,层层叠叠的真气气浪,冲击得陈阳浑身颤动。 眼看拳头就要落下,突然,旁边一道身影闪现,赫然是南宫云梦。 “南宫飞宇,给我住手!” 南宫云梦冷喝一声,挥掌朝着南宫飞宇迎击而上。 她一出手就使出了冰雪大势,冰寒的气息将这片空间笼罩,一道冰晶般的真气掌影,轰在了南宫飞宇的拳头上。 砰轰。 南宫飞宇猝不及防,连蛮牛大势都来不及使出,就被震得往后倒退七八步,这才站稳脚跟。 他虽然没有受多重的伤,但身上冻结了一层薄薄的冰霜,吃了不小的亏。 南宫飞宇忌惮南宫云梦,咬了咬牙,没再动手。 “南宫飞宇,输不起吗?” 南宫云梦质问一句,目光冰冷地盯着南宫飞宇,沉声道:“两件东西,交给陈阳,否则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小飞宇,大丈夫能屈能伸,你说你只是输了赌局,怎么恼羞成怒,对我动手呢?万一我不小心,把你打伤了,那多不好。” 陈阳把黑光剑收入纳戒,笑嘻嘻地揶揄了一句,把南宫飞宇气得面色铁青。 他又勾了勾手,道:“小飞宇,你赶快把东西交出来吧,别浪费时间。” “哼!” 南宫飞宇冷哼一声,不再使幺蛾子,上前把玄钢树灵根和黑蛟精血交给陈阳,盯着一脸笑意的陈阳,冷声道:“小子,有本事,你就一直躲在南宫云梦的背后。不然的话,我早晚让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场。” 陈阳笑了笑,一脸认真道:“我已经知道得罪你的下场了,你会给我送宝物。” 说着,他举起手中的灵根和精血,笑嘻嘻地晃了晃。 “你……” 南宫飞宇气得不知该说什么。 他现自己和陈阳斗嘴,完全就是自讨苦吃。 他狠狠地瞪了眼陈阳,退到一旁,默不作声,眼中满是怨恨之色。 谁都看出来,南宫飞宇是把陈阳给记恨上了。 如果没有人庇护,陈阳早晚会遭殃。 不过,陈阳却跟没事人似的,手里拿着灵根和精血,感受到其中蕴含的磅礴力量,他仔细打量了起来。 目光落在血色小珠子,他看出是妖兽精血,其中蕴含一股霸道的威势,但一时却不知是何种妖兽精血。 他又看向另一件物品,顿时目光一亮,道:“玄钢树灵根!” 这东西,他在《仙魔道典》中见过,因为是炼体宝物,所以印象深刻。 有了这东西,他的八荒霸体,必然能更上一层楼。 见他一眼认出玄钢树灵根,南宫云梦眉毛一挑,有些意外。 其余人,也都面露惊讶之色。 地武星之所以是下位星,因为资源稀薄、条件恶劣、传承断代。 玄钢树上次在地武星出现,已经是万年前,现在的地武星人,能知道玄钢树灵根的人,应该一个也没有。 可是陈阳,却一眼就认出玄钢树灵根,这倒是有些古怪。 这一瞬间,众人心里都在想,或许陈阳,并不是地武星的人。 因为他所表现出来的种种,都不像地武星人应该有的样子。 此时众人惊讶疑惑,陈阳却并没有理会。 他看向南宫云梦,摊开掌心里的黑蛟精血,问道:“云梦,这是什么妖兽的精血?” 虽然陈阳没确定是黑蛟精血,但却能看出是妖兽精血,众人见此,又是一怔。 毕竟在刚才,除了南宫凤吟之外,逍遥阁其他人,都没看出这是妖兽精血。 南宫云梦心里也有些吃惊,但还是平静地对陈阳回答道:“这是黑蛟精血。” 闻言,陈阳眼睛亮,喜道:“黑蛟精血,这可是炼体宝物呀。虽然这滴黑蛟精血的体积有些小,但也相当不错了。” 话刚说完,陈阳突然意识到,南宫云梦送给自己的两件宝物,不是一般的贵重。 而且这两样东西,正好是他需要的炼体宝物。 如果能够吞服炼化,八荒霸体或许能进阶第二重。 他看了眼南宫云梦,心想自己怎么说也不能白拿别人的好处,得有点表示才行。 他略一思索,道:“云梦,我也送你一件东西。” “噢,送我东西?” 南宫云梦笑了,笑得很灿烂。 她并不认为陈阳能回赠自己什么好东西,但她却有些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