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5章 我杀定他了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1315章 我杀定他了

南宫飞宇被淹没在剑气之中,爆起一团血雾。天籁小说Ww W. ⒉3TXT.COM 南宫凤吟眼中满是惊骇之色,重重地皱了下眉头,继续冲上去。 所有人都觉得,陈阳这一击下去,南宫飞宇必然被轰杀,不可能活命。 那一击,实在太强了! 轰轰轰…… 剑气冲散,露出南宫飞宇鲜血淋漓的身体。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他虽然身负重伤,但居然还活着。 “咦!?” 陈阳感到诧异,仔细一看,现南宫飞宇身上的衣服撕裂,穿着一件贴身甲胄。 那甲胄通体赤金,灵气浓郁,其上篆刻五道符文,却是一件中品玄器。 “赤金龙武甲!” 远处,逍遥阁的人惊呼道,却是认出了甲胄的来历。 这件赤金龙武甲,是大长老当年历练时得到的宝贝,曾今没少为大长老立下功劳。 这次到地武星,看似并无危险,但大长老为了宝贝孙子的安危,还是把赤金龙武甲交给了他。 此时,这件赤金龙武甲挥出了作用,保住南宫飞宇的性命。 不然的话,刚才陈阳烈焰大势加持下的紫气东来,哪里是他挡得住的。 “原来是有玄器护体!” 陈阳明白过来,嗖地朝着南宫飞宇飞过去,继续进攻。 “紫气东来!” 剑气释放,带着烈焰大势之威,朝着南宫飞宇攻去。 眼看这道剑气,就要将其击中,吓得南宫飞宇面色惨白,仓促之中,连忙调动灵力,打算抵挡。 就在这时,突然,旁边一道剑气拦截而来。 那道剑气凝练浑厚,其中蕴含海浪奔涌的大势,犹如海啸般,要将陈阳的烈焰大势冲灭。 “陈阳,住手!” 这道剑气,赫然是南宫凤吟出。 她凡七重的境界,比陈阳高出了十几重,两人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即使陈阳再逆天,却还无法与之抗衡。 紫气东来剑气,在即将击中南宫飞宇的刹那,被轰碎。 与此同时,南宫凤吟已是到了南宫飞宇的身旁,把后者一把拉住,嗖地飞落地面,将其掩护在身后。 这时,只见空中,一个墨绿色的吊坠,自由落体地朝着地面坠落而下。 吊坠,正是魂石。 刚才的打斗,将连接吊坠的锁链震断,原本吊坠还卡在南宫飞宇的甲胄上,但他被南宫凤吟一拉,魂石却飞了出来。 魂石太小,众人根本看不清楚。 更何况,就算看清楚,也辨识不出来。 陈阳看到魂石,目光一亮,嗖地飞过去,一把抓住魂石,直接收入了纳戒之中。 他飞落地面,看向十几米外的南宫凤吟和南宫飞宇,微微皱了下眉头,把黑光剑收入了纳戒,并没有动手。 很快,逍遥阁众人,都飞了过来。 众人分散站开,都没说话,局势显得有些压抑。 陈阳和南宫飞宇打,他们还真不知该站在哪边。 一边是自家人,一边是恩人,帮谁都不好。 “呼……呼……” 南宫飞宇喘着粗气,虽然有赤金龙武甲护体,但刚才陈阳的攻击,还是把他震成重伤。 不过,能保住性命,他已经庆幸了。 赶紧掏出丹药服下,他躲在南宫凤吟背后,阴测测地看了眼陈阳,咬牙切齿道:“陈阳,有本事,你来杀我啊!” 刚才还落荒而逃,差点吓尿的南宫飞宇,此刻有了南宫凤吟的庇护,他又嚣张了起来。 见此,南宫凤吟不禁皱了下眉头,觉得南宫飞宇不识好歹。 不过,她是长辈,是此次的领队人。 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她都有义务保护南宫飞宇。 “小飞宇,你不是挺嚣张吗,来继续和我打啊。” 陈阳玩味一笑,朝前走出一步,戏谑地看着南宫飞宇。 南宫飞宇扫了眼周围之人,现众人眼中多多少少都有几分鄙夷,令他心里更是愤怒。 他面色阴狠,低声对南宫凤吟道:“凤姨,杀了陈阳,你想要什么,我都让我爷爷给你。” 闻言,南宫凤吟顿时就怒了。 她转头看向南宫飞宇,呵斥道:“我怎么做事,用得着你说吗?” 南宫飞宇嘴角一抽,面色十分尴尬。 “哼!” 南宫凤吟冷哼一声,不再理会南宫飞宇,面色冷峻地对陈阳道:“陈阳,你虽然救过我们,但飞宇毕竟是逍遥阁的人,无论如何,我是不会放任你杀他的。” 陈阳道:“凤姨,不是我不给你面子,南宫飞宇,我杀定他了。” 闻言,南宫凤吟的面色有些难看,心说陈阳实在是太狂妄了。 她沉声道:“如果你非得杀他,那你先过我这关。” 陈阳摇了摇头,语气笃定道:“我如果要杀他,你拦不住我。” 此言一出,众人尽皆变色。 南宫凤吟可是凡七重,不是南宫飞宇可以相比的。 陈阳能打得过南宫飞宇,但却绝对打不过南宫凤吟,即使他领悟了烈焰大势,一样不行。 拦不住你? 这句话,实在是太狂妄了。 同时,这句话,也激起了南宫凤吟的不满。 她的眼中浮现一抹冷色,对陈阳道:“你未免太自大了,你认为自己,能突破我的防御吗?” 见气氛冰冷,南宫云梦秀眉微蹙,生怕陈阳执意动手杀南宫飞宇,和南宫凤吟打起来,她开口道:“陈阳,你已经教训了南宫飞宇,这件事,我看还是到此为止吧。” 陈阳看向南宫云梦,道:“云梦,之前在禁灵之地,你帮南宫飞宇求情,救了他一命。你以为当年他救了你,但事实上,并非如此。” 南宫云梦一双美眸中闪过疑惑之色,道:“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南宫飞宇忙喊道:“陈阳,你别胡说八道,当年我的确是救了云梦。” 事情的真相,他不敢暴露。 不然的话,逍遥阁大长老一脉,想要摆平此事,必然损失惨重。 他先前以为胜券在握,所以暴露实情,却不料,却给自己挖了个坑。 不过陈阳三言两语,众人未必会相信他的话。 所以,南宫飞宇倒也不是太担心。 “真相如何,大家听听,不就知道了。” 陈阳淡然一笑,取出了一部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