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3章 我回来啦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1323章 我回来啦

整个洞窟都在崩塌,陈阳虽然也可以使用手段,击飞落下的巨石、泥土,冲出这里,但是,他绝对没有嫣儿这么轻松。天』『 籁小 说Ww W.⒉3TXT.COM 他突然现,自己除了得到苍穹之怒外,还得到了嫣儿这个实力不弱的弓灵帮手。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高兴,刚刚走出蚩尤之墓的嫣儿,就一脸萎靡的样子,摆手道:“不行,我得休息了,刚刚耗费的能量太多了。” 说完,不等陈阳回答,她身形嗖的就融入了苍穹之怒中。 陈阳眉头一皱,忙道:“嫣儿,我还有问题,你别着急着睡觉啊?” “快问,我要睡了。” 陈阳识海之中,传来嫣儿的声音,她竟是直接通过神识传音。 “我想知道,刚才我挥出了苍穹之怒多少威力?” 陈阳问道。 嫣儿道:“苍穹之怒释放的箭矢,是根据你的星能来决定,质量、数量都很重要。如果你星能足够强,使用苍穹之怒,就是一剑射爆一颗星辰,也是能做到的。至于你刚才那一箭,星能太弱,只是勉强释放,根本没挥出苍穹之怒的威力。” “呃……那我提升多少,才能挥出苍穹之怒的力量?” 陈阳又问了句,却没有得到回答。 “嫣儿,你别睡啊!” 他把苍穹之怒晃了晃,又拍了几下,没有任何的反应,嫣儿显然是睡着了。 这丫头,居然秒睡。 他看着苍穹之怒,沉默了下,喃喃道:“看样子,我想物尽其用的话,还得努力修炼《九转星辰诀》,拥有更多的星能才行。” 如此一想,他便欲把苍穹之怒收入纳戒之中。 不料,苍穹之怒根本无法收进去,仿佛有股力量,对纳戒产生着排斥。 “难道是苍穹之怒太强,纳戒无法容纳?” 陈阳心里猜测。 他又尝试了几次,却依旧不行。 “这可怎么办,苍穹之怒虽然不怎么显眼,能量也没有外泄,但难保不会被人看出来,如果就这么带在身上,可是个大麻烦。” 陈阳一阵苦恼,突然,苍穹之怒化作流光,消失不见。 而他现,在他的识海之中,除了《仙魔道典》之外,还多了一张弓,正是苍穹之怒。 “咦,进入识海了。” 陈阳心头惊疑,随即一想《仙魔道典》能进入自己的识海,苍穹之怒进去,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了。 而且苍穹之怒藏在识海之中,就更不会被人现了。 不过,得尝试一下,能不能收取自如。 陈阳神识一动,苍穹之怒瞬间出现在他的手上,神识再一动,苍穹之怒收回了识海。 “这下就方便了。” 陈阳暗暗点头,放下心来。 他看了眼已经崩碎的蚩尤之墓入口石块,心想此次探宝,收获倒是出乎意料的大。 进阶结丹,练成神识扰乱,掌控尸傀韩信,获得大量一品灵石,这些还都是小道。 最爽的,是得到了星域秘宝。 “如果浩澜真人知道,我得到了星域秘宝,不知他会不会羡慕我。” 陈阳心底暗笑,打趣起浩澜真人来。 “对了,小世界是苍穹之怒制造的,现在苍穹之怒被我收服,刚才在蚩尤之墓中,小世界入口也消失不见,不知云梦和凤姨怎么样了。” 陈阳不禁担忧起南宫云梦和南宫凤吟的安危,想要找嫣儿问问,却怎么也叫不醒。 没办法,只能等嫣儿醒来再问。 “先下山,坐飞机回东安。” 虽然陈阳现在能飞行,但飞回东安消耗太大,而且显眼,他可不想被人当成uFo。 不过飞行的感觉,还是相当爽的。 下山之后,他直奔军区。 虽然现在炎黄殿、龙庭的人都收到他死亡的消息,但下面的军区却并不知道。 见他出现,军区司令立刻给他安排飞机,送他回东安。 …… 当陈阳走进青云山庄的时候,里面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看见。 就连他命令守门的雪绒兔,也不见踪影。 “还不出来迎接我,柔柔、子宁姐,你们都在干什么啊?” 陈阳一边嘟哝,一边朝着里面走去。 刚走进大厅,他就郁闷了。 只见正中央放着一个牌位,赫然写着他的名字。 牌位的前面,则是一张黑白照片。 “他们以为我死了,是谁传回来的消息?” 陈阳撇了撇嘴,弹指一道真气,把牌位和照片都轰成了渣滓。 他继续朝里面走去,挨个房间看了一遍,居然全都不在。 正疑惑的时候,声音从花园里传来。 “我和陈阳虽然无名无分,但却有夫妻之实,我会一直守在这里,永远不离开。” 这道声音,是叶以晴。 苏子宁道:“我是青云山庄庄主,我自然会一直留在这里。” 杨雪薇也道:“我喜欢这里,我也留下。” 林柔懦懦道:“我不走。” “我也不走。” “我这辈子就在这里,给陈阳守活寡了。” “我只爱陈阳一个人。” “虽然陈阳没有向我表白过,但我会一直坚守对他的爱。” “我要在这里陪师兄。” …… 接着,聂伊辰、安柠、关兮月、卡尔拉、乔黛寒、柳雉翎、陶小桐、上官芸、谷茗谣、郎筱然、禾穗、聂无双、黄诗韵、周秀娜等人,都纷纷表态,不愿离开。 而九星的几个男性,谷蛮、谷猛、林均、叶子、小北、大头六人,也都表示,会一直守护青云山庄。 此时,距离周秀娜带回陈阳去世的消息,已经过去了半个月。 她们给陈阳料理了后事之后,虽然大家还没从悲伤中恢复过来,但今天苏子宁还是组织大家开会,决定去留。 毕竟青云山庄的主心骨陈阳走了,很可能有人离开。 于是,苏子宁把大家召集起来,在花园的亭子里,开了个短会,让大家自己做决定,是去是留。 可最后,没有一个人愿意离开。 即使陈阳去世,他们也愿意守护此地,守护陈阳的灵魂。 苏子宁道:“既然大家都不愿意离开,那我们就……” “老婆们,兄弟们,我回来啦!” 没等苏子宁把话说完,突然一道声音,从亭子外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