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9章 狗咬狗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1389章 狗咬狗

被钟思豪喝令滚蛋,郦衡舟和冷痕都气得面色铁青,身子抖。天』籁『小说Ww W.⒉3TXT.COM 他们堂堂结丹中期,还从来没人,敢对他们说出如此猖狂的话,简直是丝毫不把他们放在眼里。 可是,感受到钟思豪和廖志更加浑厚的真气,他们却又心存忌惮,不敢贸然开战。 另一边,躲在树下的孟祎皱了下眉头,拉着桂东河的衣袖,问道:“东河哥,那两个人是谁,他们怎么这么嚣张?” 桂东河皱眉道:“这两人名叫钟思豪和廖志,以前我听师父提起过。他们两人只是一般的散修,不知为何,竟然不把师父和冷师叔放在眼里。” 孟祎紧张道:“东河哥,不会出什么意外吧?” “这……应该不会。” 桂东河嘴上这么说,但脸上却满是担忧之色。 此时,陈阳盯着廖志和钟思豪,眼中却是闪过一抹异色。 因为他现,廖志二人的体内,竟然隐隐有一缕妖气,虽然量很少,但却极其强大。 那缕妖气,在吞噬着两人的精血,以此提供他们力量。 当精血消耗殆尽,两人就会立刻死亡。 而那一天,也等不了多久了。 “看样子,白起不止救活他们,还传授了他们妖族的功法。可惜,他们却不知,自己已经命不久矣。” “刚才他们说,黑鳞蟒是白起圈养,这就难怪了,肯定是白起利用特殊手段,这才养成了这只黑鳞蟒。” “既然如此,钟思豪二人,应该知道白起的所在。我决不能让他们两人走了,拿下他们,让他们带我去找白起。” 陈阳心里思索着,望着天空中对峙的双方,并没有着急出手。 狗咬狗,他正好看戏。 “怎么,郦老魔、冷痕,你们听不懂吗?让你们滚蛋,还不滚?” 见郦衡舟二人不回应,钟思豪瞪着双眼,厉声喝道。 他那架势,仿佛在呵斥年轻后辈,哪有对待结丹中期同阶修者的态度。 郦衡舟面色难看,握紧手中的剑,沉声道:“钟思豪,你未免太狂妄了,难道你以为,我和冷痕,没有力量和你们一战吗?” 廖志摇了摇头,淡然道:“冷痕、郦老魔,或许以前,我们在神通、功法上略弱些,打不过你们。可是现在,我和钟思豪,还真不把你们放在眼里。” 冷痕见对方咄咄逼人,也是忍不下这口气,冷声道:“哼,廖志,你们也太自以为是了,既然想要争夺妖兽,那就手底下见真章吧。” “我呸。” 钟思豪吐了口唾沫,身上真气涌动,道:“冷痕,话可别乱说,这妖兽是殿下圈养的,我们可不是争夺。你们打伤了殿下的妖兽,我们还没找你们算账,你们现在不滚,却要打架,简直是不知死活。” 廖志淡然道:“钟思豪,何必和他们多说,他们这种蝼蚁般的人物,只有见识了我们强大的力量,才会臣服。” 见廖志二人,一个比一个狂,郦衡舟终于忍不住,挥剑攻上去,喝道:“你们口气也太大了,那就试试,孰强孰弱吧。” “天魔粉碎!” 郦衡舟一出手,就使出了压箱底的手段。 要知道,即使刚才对战黑鳞蟒,他也没有使用这招。 实在是廖志二人狂傲,把他气急了,他才会使出这招来,想要一击制敌。 瞬间,他手中剑刃颤抖,刺出点点剑芒,黑色真气缭绕,仿佛要把虚空点破。 紧接着,一道道黑色的真气光点,嗖的一下,朝着钟思豪笼罩而去。 “是天魔粉碎,钟思豪死定了!” 桂东河面露兴奋之色,激动道。 他话刚说完,钟思豪右手一伸,五指张开,真气汹涌而出,形成一道爪影,形态犹如白骨,透着阴邪气息。 其中,还隐隐蕴含,和那黑鳞蟒差不多的妖气。 当然,他妖气薄弱,还无法形成白起那样的实体妖气,只是有那种气息罢了。 “哼,天魔粉碎,我到要看看,是谁粉碎!” 钟思豪傲然道,一爪挥落。 砰轰。 点点黑色真气,瞬间破裂,爪影度极快,还没等郦衡舟反应过来,噗嗤一声,把他的胸口抓裂,血肉翻起,露出骨骼。 虽然没能一招斩杀郦衡舟,但两人的实力,已经是高下立判。 “这么强!” 郦衡舟面色一变,感到不可思议。 他虽然早有预料,但钟思豪的实力还是出了他的预期。 “现在,知道我们的差距了吧。” 钟思豪冷笑一声,身形一动,朝着郦衡舟攻了上来。 “不知死活!” 廖志依旧是那副淡然的模样,轰然而动,他的目标是冷痕。 冷痕面色难看,只能迎击而上。 刚刚是人和妖兽打,现在变成了人和人打。 虽然钟思豪和廖志的实力大增,但还没到达碾压郦衡舟和冷痕的地步,双方你来我往,陷入缠斗之中。 不过,廖志二人,显然技高一筹,几乎是压着郦衡舟两人打。 不一会,郦衡舟和冷痕,都身负重伤,浑身鲜血淋漓。 眼看郦衡舟二人不支,本已放下心来的桂东河和孟祎,两人的表情又变了,比刚才郦衡舟独自对战黑鳞蟒的时候,还要难看。 孟祎皱着眉头,又问道:“东河哥,现在,我们怎么办?” 桂东河面色凝重道:“这两人的实力强悍,刚才师父使出的‘天魔粉碎’,已是他最强的手段,却被对方轻松破灭。现在师傅和冷师叔都身受重伤,如果没有支援的话,他们两人,只怕是……” 桂东河没有说下去,但他难看的表情,已经让孟祎知道,他接下来会说什么。 孟祎急道:“东河哥,那我们还是逃吧。” 她又提出了这个建议,这次桂东河并没有抽他耳光,因为桂东河也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之前他留下,是因为在等冷痕这个援兵。 可是现在,援兵没了。 砰轰、砰轰。 就在桂东河二人犹豫之时,郦衡舟和冷痕被重重地轰落在地面,腾起漫天碎土飞石,两人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 见大势已去,孟祎不再犹豫,脚底抹油,把毕生的潜力都挥了出来,猛地朝着远处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