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9章 殷幽梨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1409章 殷幽梨

见对方拒绝自己登岛,陈阳脸上露出玩味的表情,朝着那名结丹中期男子看去。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此人约有三十五岁左右,年龄不大,却已达到结丹中期。 这份天赋,也是相当出色了。 不过,此人虽对衣从庸恭敬,但面对陈阳时,眼神中满是倨傲之色,丝毫没把陈阳放在眼里。 衣从庸不等陈阳火,面色一冷,对港口迎接的结丹中期男子喝道:“你怎么说话的,立刻给我滚开。” 凡境已是地球顶尖的存在,衣从庸自然有他的高傲。 他一声怒喝,把那结丹中期男子吓得身体一颤,赶紧低下了头。 “哼!” 衣从庸冷哼一声,对陈阳道:“陈……阳,走吧,不用理这人。” 来时,陈阳已经叮嘱衣从庸,不要叫他陈天师。 这个称呼,实在太难听了,让他感觉自己就跟个江湖骗子似的。 陈阳下了船,不料,那结丹中期男子,突然开口道:“衣前辈,还请你不要让我为难,岛屿之上,除了我们负责服务的人之外,其他凡境之下,都不得进入。这是历来聚会的规矩,希望衣前辈遵守。” 闻言,衣从庸勃然大怒。 陈阳虽不是凡境,但能以常理来衡量吗? 衣从庸一把抓住那结丹中期男子的衣领,冷声道:“我说他能进,他就是能进。如果你不满,你可以找你师傅苏继伟来。” “哼!” 不等对方回答,衣从庸冷哼一声,对陈阳道:“走。” 陈阳瞥了眼那结丹中期男子,摇了摇头,和衣从庸朝着岛上走去。 那结丹中期男子,终究不敢继续阻拦。 他看着陈阳的背影,脸上露出怨恨之色,喃喃道:“如果不是衣从庸维护你,我当场就要把你击杀。” “黎师兄,你没事吧?” 旁边另一人,向那结丹中期男子问道。 男子目光眯缝了下,若有所思,然后道:“你在这里接待,我去找师傅。我还不信,一个区区结丹前期,还治不了他了。就算有衣从庸护着,此事也别想善了。” 这名结丹中期修者名为梁人杰,他之所以在此地接待,因为他有一个特殊的身份,苏继伟的徒弟。 而且,他还是苏继伟最看重的得意门生。 进入岛屿深处,一名身着休闲装的老者,正坐在岛内淡水池边钓鱼。 此人,正是岛屿主人,凡二重的大高手,苏继伟。 苏继伟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鱼竿一抖,拉上来一条小鱼,回头道:“人杰,你不在港口接待,找我有何事?” 梁人杰恭敬道:“启禀师傅,我按照你的命令,凡境之下的来者,都安排到了其他岛屿。不过……” 他面露为难之色,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苏继伟不为所动,淡然道:“有话尽管直说。” 梁人杰这才道:“衣从庸前辈带了位年轻人来,看起来大约二十来岁,就已是结丹前期,的确是天赋不凡。不过,按理说他也不能进入此岛。可是,他非得进去,衣前辈还为他出头。所以,我来向您启禀此事。” 苏继伟摆了摆手:“行了,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 梁人杰躬身退下,走了两步,身后传来声音:“对了,人杰,明日聚会正式开始,到时候,你来给各位前辈端茶倒水。” 闻言,梁人杰喜道:“是,师傅。” 他听出来,这是苏继伟让他过去,要当面帮他出头。 他回到海岸,朝着宾客居住的水上别墅看去,心底冷笑:“哼哼,小子,到时候,要你好看。” …… 陈阳并不知梁人杰把自己记恨上了,对他来说,刚才生的,不过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罢了。 他和衣从庸一起,入住了同一栋别墅。 陈阳是不请自来,所以并未给他单独安排别墅。 不过衣从庸本想让人再安排一栋别墅,但陈阳劝住了他,认为没必要那么麻烦,这别墅够大,住两个人完全足够了。 楼上大房间,衣从庸让给了陈阳,他则是住楼下的小房间。 陈阳也不推辞,径直上了楼去。 房间有个小阳台,从阳台上,可以眺望海岛。 此刻夕阳西下,风景颇为秀丽。 除了这栋别墅之外,还有另外三十五栋水上别墅。 不过其他凡修者,都年过百岁,半只脚踏进棺材,都抓紧了时间修炼,渴望突破,延续寿命,自然就没人会像陈阳这样,到阳台来眺望风景。 “咦?” 突然,一声疑惑的声音,从隔壁别墅传来。 陈阳转头看过去,为了保护**,房间是看不见的,但能看到阳台。 只见距离十多米外的阳台,站着一名年约三十的美妇。 这妇人长得极其漂亮,五官非常精致,眼角有一颗细小的红痣,给人一种非常魅惑的感觉。 不过,她眼神冷傲,有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感。 而且,此人有股阴煞之气,无法遮掩,显然她曾今杀了很多人,才会如此。 陈阳看到了美妇,美妇也看到了他。 “苏继伟真是乱来,连这种结丹前期的后辈,也放了进来。” 那美妇冷哼一声,转身从阳台进入了房间,哗啦把窗帘拉上,似乎怕被人看见她的美貌一般。 等人走了,陈阳不禁皱眉。 那女人看着三十多岁,可实际年龄,绝对是在一百岁之上。 你说你驻颜有术就算了,可你一把年纪了,还要整容,搞个假脸,实在是有够恶心。 “看样子,即使高手也不能免俗,女人还是一样爱美。” “可惜地球上灵药稀缺,不然的话,炼制一些驻颜丹给子宁姐、柔柔她们,便可让她们青春永驻了。” “也许,冲武星上有炼制驻颜丹所需的灵药,等到了冲武星,再炼制吧。” 陈阳如此想了想,便下楼回到了客厅。 聚会明天正式举行,在此之前,到来的诸多凡修者,根据亲疏远近,会有小的聚会。 衣从庸已经约了些老朋友,待会就会过来。 陈阳想到那个整容老美人,向衣从庸问道:“老衣,住在我们隔壁的那个女人是谁?就是整容的,有些阴森的那个女人。” 听到这话,衣从庸皱了下眉头,脱口而出道:“殷幽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