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0章 陈阳死了?(6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1450章 陈阳死了?(6更)

近百名凡境,真气狂暴,气势恐怖至极。『天 籁小说Ww W. ⒉3TXT.COM 青云山庄所在的山头,整片天空都为之变色,似乎连天地都要撕裂。 虽然凡境众多,但并没有全都动手。 其中十几名凡境,朝着青云山庄已经毁坏的大厅冲过来。 他们纷纷出手,一道道剑气、掌影、拳影,轰杀而至。 衣从庸和孙彦,面色凝重,额头直冒冷汗。 如此多凡境,他们哪里是对手。 不过,他们两人也硬气,作势就要冲上去。 “等等” 苏子宁赶紧叫了声,把衣从庸二人拉回大厅之中,立刻按照陈阳教的方法,激活了阴阳天地阵。 无形的屏障出现,形成了一个圆形的透明能量场,将大厅区域笼罩了进去。 下一刻。 轰轰轰…… 剑气掌影轰击在屏障之上,犹如一颗颗炸弹,掀起狂暴的冲击波。 而能量场上,一圈圈涟漪震荡开,然后恢复平静。 “这是什么?” 天空中的凡境,望着透明屏障,都面露意外之色。 白起瞥了眼下方阵法,立刻就认出了来历。 他眉毛一挑,沉声道:“没想到,陈阳竟然把当年封印我的阴阳天地阵,搬到了他自己家里来。” 白起冷笑一声,对凡境们命令道:“全力轰击阴阳天地阵,这阵法坚持不了多久的。” “是,殿下。” 天空中,凡境们领命,立刻使出各种手段,朝着阴阳天地阵继续攻击。 轰轰轰…… 一时间,爆炸声响彻天地,透明屏障不断闪烁光芒,震荡开一道道涟漪。 苏子宁强自镇定,安抚众人道:“大家别着急,这阵法很强,可以抵挡住他们的攻击。” 上官芸皱眉道:“可这样打下去,阵法也坚持不了多久。” 众人不禁哑然,都朝空中的陈阳看过去。 各色神通铺天盖地,身处阴阳天地阵之中的众人,只能透过缝隙,看到飞在空中的陈阳。 此刻众人都十分疑惑,陈阳纹丝不动,似乎入定了一般。 陈阳识海之中,化作神识体的他,抓着苍穹之怒,急切地喊着:“嫣儿,你快出来,不然我可要完蛋了……” 苍穹之怒没有任何的动静,连光芒也没闪烁一下。 从蚩尤之墓出来之后,嫣儿说要睡觉,却一直没有出现过。 陈阳又接连喊了好一会,依旧不见动静。 他心里怀疑,嫣儿会不会已经消失了。 “嫣儿,别睡了,快……” 陈阳这句话没喊完,面色骤变,神识体消散,意识完全回到了现世之中。 “陈阳,去死吧。” 白起面色凶恶,左手寒冰狼,右手烈火狼,朝着陈阳轰杀过来。 两只狼从他掌心脱体而出,后面连接着暗红妖气,犹如铁链般,被白起掌控在手中。 那两只狼,则是随白起的控制,攻向陈阳。 “明王印!” 陈阳双手飞结印,烈焰大势释放,朝着白起攻击而去。 虚空颤动,携着滚滚烈焰,明王印轰然落下。 可是,没有了星能的明王印,根本不足以对白起造成威胁。 “太弱了。” 白起脸上露出不以为然的表情,右手往上一挥,手中链接火焰狼的妖气弯曲,火焰狼猛地朝上,出嗷嗷狼吼,张嘴朝着明王印咬去。 另一只冰狼,则是攻向陈阳。 “紫气东来。” 陈阳取出黑光剑,一剑朝着冰狼斩去。 原本的三色剑气,失去了星能,现在只剩青色真气和紫气剑芒,威力至少弱了五成。 砰轰。 火狼撕裂了明王印,凌空怒吼,声威惊天。 另一边,冰狼冲破了紫气东来,狼呼啸,张开大嘴,继续朝着陈阳撕咬过来。 “陈阳,你两次将我打落境界,今日我白起自爆妖丹,必取你性命。” 白起面色狰狞,怨恨地大吼道。 “八荒霸体。” “龙爪手。” 陈阳体表赤色光芒流转,身体周围虚空颤动,一只龙爪手掌影将他笼罩起来。 下一刹那,冰狼冲击而至。 轰一声,龙爪手毫无抵抗之力,被冰狼撕裂,化为虚无。 “嗷呜!” 冰狼出凶厉嚎叫,眼神冒着寒光,继续冲击在陈阳的身躯上。 砰轰。 一声巨响,仿佛天空都在震荡。 冰狼此刻的杀伤力,堪比凡六七重。 八荒霸体第一重赤色霸体,哪里挡得住如此强横的攻击。 咔嚓、咔嚓、咔嚓…… 陈阳骨骼寸断,胸口一片血肉模糊,爆出一团血雾。 噗。 他口中喷出鲜血,疼的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整个人化作一道黑影,嗖的朝后飞去,冲向青云山庄后面已经崩塌断裂的山体。 轰隆。 山体巨响,陈阳陷入了山体之中,巨石崩飞,烟尘滚滚,将他的身影淹没。 “陈阳!” “不!” “阳哥!” “星主!” 阴阳天地阵笼罩下,众人全都惊呼失声。 他们想冲出阴阳天地阵,去看陈阳的情况,但阴阳天地阵不能进出,把所有人都急得不知该怎么办。 白起望向陈阳冲击的方向,眯缝了下阴冷的目光,沉声自语道:“等杀了你的人,我再把你挖出来,炼化你的血肉。” 说完,他目光一转,盯着下方阴阳天地阵,冷声命令道:“继续攻击,轰破阴阳天地阵!” 近百名凡境,加大了攻势,继续攻击阴阳天地阵。 如此下去,大阵坚持不了几分钟。 远在几十里外,一架直升机上,龙庭现在的领南军,放下手中的红外线望远镜,面色难看,叹道:“陈阳居然死了,现在……该怎么办?” 此时,山体深处,陈阳还保留最后的意识,他神识一动,纳戒中的手机滑落出来。 手机屏幕亮着,屏幕触碰到他的指尖,居然正好接通了一个来电。 电话里,传来黑旗飞鼠激动的声音:“老大,我们终于找到你师傅了,他现在正朝你那边赶过来。他行色匆匆,我们也没问出什么,他就走了。到时候你们见了面,你和他谈吧。” “喂,老大……” “老大,你怎么没声音了?” 啪嗒,手机从陈阳的指尖滑落,摔在尖锐的石块上,屏幕变黑,没有了声音。 陈阳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呼吸越来越微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