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第146章我这有块鹅卵石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146第146章我这有块鹅卵石

“什么,极品鸡血玉,价值三千万,而且是保守估计!” “刚才的那些拍品,都拍出了远市值的成交价,这枚极品鸡血玉,光是其本身的价值,就是刚才成交价最高的拍品的三倍了。” “这年轻人到底是谁,居然这么大的手笔,三千万的极品鸡血玉,随手就这么拿出来做慈善,实在太气派了。” 当得知那枚血色玉佩的价值,宾客们都是轰动了,尤其是一些年轻女子,更是目光灼灼地看向陈康,他年轻帅气,多金潇洒,无疑是一个结婚的好对象。 在场不少贪慕虚荣的女孩,已经决定待会要把陈康的联系方式搞到手,就算不能嫁给他,能玩玩一夜情,也心满意足了。 此时,各位老总关心的方向则不同,他们更关注的是陈康的身份,因为他的身份,将决定在场之人给他多大的面子,决定这枚极品鸡血玉佩能拍到多高的成交价。 坐在拍卖台旁边的叶苍山见到这一幕,却是不禁皱起了眉头,他不知道陈康到底要搞什么鬼,但他能预料到,绝对不是好事。 “不知这位公子如何称呼?我好向大家做出介绍。” 这时候,拍卖师王科的态度都恭敬了很多,他在苏富比见过比极品鸡血玉价值更高的拍品,但这么随意拿出来做慈善拍卖的,却闻所未闻。 听到王科这个问题,在场之人也一脸好奇地看向陈康。 不过陈康没有开口,旁边的叶允伦介绍道:“我旁边这位是利华机械设备有限公司的总裁陈康先生,另外,他也是上京陈家的人。” 哗。 此言一出,全场一片哗然。 利华机械总裁,上京陈家的公子,无论其中哪一个身份,都足够让人震惊了。 尤其是后面这个身份,更是让无数人仰视。 这一刻,不少东安的老板们,都做出了决定,既然陈康最后关头拿出拍品来装逼,那就一定要让他出风头,绝不介意出高价把鸡血玉佩拍下来。若是能借机结交到陈家的人,就更完美了。 拍卖师立即开始拍卖陈康拿出来的鸡血玉佩,竞价此起彼伏,最后以五千万的高价,被凤朝凰的凃良伟拍了去。 这件鸡血玉佩虽不至于作为凤朝凰的镇店之宝,但也能让凤朝凰增色不少,所以凃良伟没有犹豫,表现出了志在必得的态度,既然如此,也就没有人再去和他竞价。 因为陈康的鸡血玉佩拍了五千万,筹集的善款已经达到了一亿多,而几乎有一半是陈康贡献,他是出尽了风头。 就在所有人以为拍卖即将到此结束的时候,陈康突然开口道:“既然我追加了一件拍品,俗话说好事成双,不如哪位再拿出一件随身物品来,为今天的慈善拍卖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话音刚落,就有在场的富豪们想要响应陈康,可他却没有给别人机会,而是目光直接看向了陈阳,道:“陈阳,毕竟今天的主题是资助孤儿,做善事,我想以你的思想觉悟,应该不会介意拿出一件拍品来吧?” 陈康可是打得一手好算盘,他知道武力上没办法对付陈阳,所以才想出这样的诡计,想要在财富上狠狠地羞辱陈阳一把。他相信,陈阳一个被废弃的大少,陈家除了爷爷执意给他的一座破四合院外,没有给他任何的财富,他绝对不会拿得出拍品来。 而且就算他能拿出来,也肯定是那种破烂货,价值远远不可能和极品鸡血玉相比。 到时候,陈阳还不被在场所有人鄙视羞辱,而陈康刚才在包厢里的耻辱,他则自认为就扳回了一城。 此时听到陈康的话,在场的人目光都聚焦在陈阳的身上,纷纷疑惑,陈康这话明显是在挤兑陈阳,这两人怎么就较上劲了? 而作为当事人的陈阳,脸上却带着淡淡的笑意,陈康刚才看过来时的狡诈眼神,他就知道了其中有鬼,却没想到会是如此低劣的手段。 比财富,我还怕你? 陈阳心头冷笑,表面上却皱了下眉头,道:“今天出来的时候比较急,身上没带什么东西,现在让我拿出一件拍品来,却没什么真正值钱的东西呀。” “我看你是根本拿不出什么来。” 听到陈阳的话,陈康是心头大喜,暗暗骂了句穷鬼,做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道:“我们只是为了表达对孤儿们的关怀,你随便拿出什么,我们都不会介意的,毕竟是一份心意嘛。” “对呀,哪怕价值一百,我们也一样竞拍。” “赶快,大家可等着拍卖结束呢。” 在场的老板都是人精,哪里不知陈康是要借机侮辱陈阳,当即就有想要巴结陈家的人帮腔起来。 陈康一脸冷笑,大声嘲讽道:“大家别急,让他想一会,说不定他鞋垫底下还藏了古董钱币什么的,倒也可以拿来拍卖。不过,不知道大家嫌不嫌臭。” 一听这话,众人都是哄堂大笑起来。 安柠见陈康如此表现,气得身体颤抖,她将手腕上一串玉镯取下来,悄悄地递给陈阳,道:“陈阳,这串手镯虽然只值三十多万,但你先拿着应付吧。” 陈阳看着一脸关心的安柠,笑了笑,把玉镯给安柠戴回了手上,没有多说什么,站起身来,大声道:“还别说,我身上正好有块鹅卵石。” 鹅卵石! 一听这话,全场都懵了,这场总额已经上亿的慈善拍卖,你以为是在玩游戏。 顿时,全场都是戏谑地看着陈阳,等着他出丑。 陈阳在裤兜里摸了摸,掏出一块婴儿拳头大小的东西,圆形,黑乎乎的,上面有淡淡的暗蓝色纹路,可不就跟河边捡的鹅卵石一模一样。 “哈哈哈……” 这下全场都笑了,没有人料到,他居然真的从兜里拿出了一块鹅卵石。 不过,陈阳却是淡定无比,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朝坐在第一排的凤朝凰老板凃良伟说道:“凃总,你来鉴定一下这块石头,帮忙估个价。对了,这石头上面有灰,你可擦干净了再鉴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