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9章 反客为主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1469章 反客为主

曾海瞥了眼议事殿上,脸上露出解恨的兴奋笑意,对余博元的背影,拱手道:“是,城主大人,我这就把他的碎尸拖出去,喂蝠翼魔狼。天 籁 『小说Ww『W.『⒉3TXT.COM” “怎么,以为我死了?” 突然,一道声音,从议事殿上传来,赫然是陈阳的声音。 竟然还活着! 众人一惊,都朝着那边看过去。 真气流散尽,漫天飞舞的碎屑、尘埃飘散开,露出了陈阳的身影。 只见他浑身上下,毫无伤,只是衣服被真气绞碎了一点,但也并不严重。 而且在他身后,躺着的那条大黄狗,也安然无恙。 这说明,他不仅凭借肉身之力,挡住了余博元的攻击,而且还将大黄狗保护,避免了真气流的冲击。 “大炮,没被吓着吧?” 陈阳回头,对大炮道。 大炮虽然只是一条普通的狗,但经历了青云山庄一役后,他胆子大了很多,并没有被余博元的攻击吓到。 他看了眼陈阳,打了个哈欠,趴在地上,继续打盹。 见此,所有人都感到一阵无语。 这狗的行为,简直比陈阳还嚣张,根本没把余博元放在眼里。 更重要的是,这只是一条普通的土狗。 余博元面色一沉,不得不又从议事殿门外走进来,冷声道:“小子,没想到你的肉身力量,竟然强大到了这种程度!” 陈阳看着余博元,淡然道:“原本你还有第三次机会,现在,第三次机会没有了。” “难道你以为,挡住我一拳,就能打败我吗?” 余博元目光眯缝了下,眼中透着浓浓的战意,周身真气涌动,气势比之前更提高了几分。 下一刻,他身形一动,朝陈阳攻了上来。 他手腕一抖,从腰间抽出一把弯刀,真气跃动,锐不可当。 “弯月刀斩!” 刀刃划过弧线,形成了一道犹如弯月般的刀气,旋转着,朝着陈阳攻去。 随着刀气旋转,议事殿劲风席卷,威势大盛。 见此一招,议事殿内的护卫,都面露仰慕之色,纷纷闪避开。 “弯月刀斩,这可是城主最强的神通。” “此招一出,同阶之内,没几个人能挡得住。” “看来,城主动真格,这小子死定了。” 众人看向陈阳,眼神犹如在看一个死人。 弯月刀斩袭来,陈阳却没有丝毫惧色,身形一动,朝着弯月刀斩飞了过去。 这一次,他甚至连拳头也没抬起。 众人一惊,皆是觉得他太疯狂了。 轰隆。 还没等余博元和护卫们反应过来,陈阳冲破圆月刀斩,身体从刀气之中穿越而过。 刀气轰然爆裂,可陈阳却毫无伤。 他去势不见,朝着余博元攻去。 “啊!肉身居然这么强!” 余博元大惊失色,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使出弯月刀斩,居然也会失手。 眼看陈阳袭来,他连忙挥刀抵御。 陈阳平淡出拳,毫无任何花哨,一拳打在了余博元手中弯刀的刀面上。 铛的一声,犹如金石撞击。 余博元只觉一股巨力传来,震得他手臂痉挛剧痛,根本无法撑住手中弯刀。 刀面往他身上压下,撞在胸口,力量传递过来,他只觉内脏巨震,气血翻涌。 咔嚓。 胸骨断裂,余博元难以承受巨力,往后倒飞出去。 他撞在殿内一支柱子上,将柱子撞断,摔落地面,滑出去一段距离,这才停下。 “噗!” 余博元口中喷出一口鲜血,哪里还有半点威风城主的气势,胸口血肉模糊,身上满是灰尘,狼狈不堪。 他抬头看向陈阳,脸上满是惊惧之色。 刚才他明显感觉到,陈阳没有动用全力,只是轻描淡写,就将他击败。 如果陈阳全力出手,此刻只怕他已经死了。 他感到难以置信,此人真是结丹中期吗?怎会这么强? 议事殿内,一片寂静,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父亲,那小子拿下了吧?我要狠狠地羞辱他!” 突然,一道声音从殿外传来,打破了寂静。 余任杰快步冲进了议事殿,经过医师的处理,他面部已经缝合,包扎了起来。 他没注意到摔落在一旁的余博元,看向前方,见殿内一片狼藉,陈阳站在大殿中央,他脸上露出疑惑之色。 不过,他并未多想,面色一冷,对陈阳喝道:“小子,还不快快跪下,你以为,你打得过我父亲?” 听到这话,在场护卫们都打了个哆嗦,面色十分难看。 余任杰见陈阳表情淡定,他心头更是大怒,这可是城主府,是他的地盘,岂容别人嚣张。 “小子,你……”余任杰出怒喝,但话没说完,身后传来声音:“兔崽子,还不快给我住嘴!” 闻声,余任杰回头一看,见余博元伤势惨重地躺在地上,他顿时面色大变。 他看了眼陈阳,又看了眼余博元,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结结巴巴道:“这……这是什么情况?” 余博元面色凝重,喝道:“任杰,还不快快赔罪!” 赔罪?! 余仁杰嘴角一抽,哭丧着脸看了眼父亲,心说这个世界是怎么了,这里可是武引城,父亲竟然让自己给别人赔罪? “任杰,没听见我说话吗?” 见余仁杰没动静,余博元厉声喝道。 余仁杰打了个激灵,回过神来,阴沉着脸,对陈阳拱了拱手,战战兢兢道:“余仁杰,给……给你赔不是。” 陈阳撇了撇嘴:“如果道歉有用的话,要警察来干什么?” 警察?这是什么东西? 众人一脸懵逼,余仁杰低着头,不敢吭声。 “呵呵,行了,给我搬桌椅来。” 陈阳冷笑一声,给曾海使了个眼色,早已吓破胆的曾海,连忙一瘸一拐地去偏殿搬来桌椅。 “你去把帝国西大6的地图拿来。” 陈阳坐下后,对余博元道。 “是。” 余博元应了声,起身给余仁杰使了个眼色,然后朝外走去,余仁杰胆战心惊地连忙跟上。 陈阳坐在议事殿内,也不着急,让曾海泡了杯茶,等着余博元把地图拿过来。 大炮趴在他的脚边打盹,这架势,就跟陈阳是城主府主人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