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6章 会长有请(6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1486章 会长有请(6更)

“这小子傻了吗?居然才放了四两幽花果,分量足足少了两成。天籁小说Ww W.⒉3TXT.COM” “不止幽花果,紫金草和血灵芝的分量,也少了两成。” “快看,他在干什么,这会应该加入千针露,他怎么把千针露给扔开了?” “哈哈哈,他已经疯了,现在就是乱来。” “哟呵,火荆棘放进去了,这炉丹药,现在是彻底的完蛋了。” 参加考核的青年们,仿佛在看一场笑话。 “哼!简直不像话!” 姚丹师气得冷哼一声,懒得再继续看下去,拿起桌上的记录本,便往外走去。 众人笑道:“哈哈,连姚丹师也看不下去了。” 可是,姚丹师刚走出两步,一股浓郁的药香,从丹鼎中飘荡而出,给人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 而药香之中,赫然还有一缕淡淡的灵气。 “咦!?” 姚丹师惊疑一声,停下了脚步,朝着廖正松看去。 他不敢相信,这鼎丹药居然没有废,而且还开始了融合凝丹,这简直不可思议。 他赶紧把记录本翻开,飞快对廖正松的炼丹过程,进行了记录。 那些嘲笑的青年们,此刻也闭上了嘴巴,眼中满是惊讶之色,心里充满了担心。 他们担心廖正松这个穷小子,越了他们,成为炼丹学徒。 尤其是魏虎,此刻心里不住的祈祷廖正松失败。 丹鼎旁边,廖正松此刻已经完全摈弃了外界的干扰,全神贯注地投入到炼丹之中。 他虽然心里也十分惊喜,但没到最后一刻,他不敢掉以轻心。 时间渐渐过去,空气中的药香和灵气都消失,这说明药效已经凝练收敛。 “喝!” 廖正松轻喝一声,右手拨动,丹鼎从地火上飘落地面。 他手掌一抬,六颗骨碌碌的丹药,从丹鼎中飞出,落在了他的掌心之中。 “成……成功了!” 廖正松出兴奋的呼喊,激动得手掌抖,丹药险些滚落下来。 炼丹室内,一片寂静。 苏萍是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其他人则是惊讶得目瞪口呆。 谁也没有料到,廖正松胡乱来了一通,居然能把元真丹炼制成功。 可是,他刚才炼丹的样子很认真,难道他不是乱来? 姚丹师最快回过神来,对廖正松招了招手,道:“快把丹药拿过来,给我看看。” 廖正松把丹药呈上,姚丹师仔细一看,眼中闪过惊讶之色,道:“真没想到,你居然炼制成功了,而且药效比刚才通过考核的另外四人,高出了很多。” 将丹药还给廖正松,姚丹师道:“你运气真好,瞎猫碰到死耗子,胡乱改变了丹方,还让你成了。不过,还是要恭喜你,从今以后,你就是炼丹学徒了。” 说着,姚丹师把黑铁徽章,交给了廖正松。 廖正松双手接过徽章,别在胸前,整个人容光焕,眼神恢复了光彩。 虽然只是炼丹学徒,但以后巴结他的人不会少,从此以后,再也不用为了生活而烦恼了。 说不定有小家族愿意供奉他,他就连修习炼丹的材料,也再也用不着操心。 总而言之,他的命运,彻底改变了。 至于姚丹师说他瞎猫碰到死耗子,他没有得到陈阳的允许,也就没有解释丹方的事情。 “炼丹学徒,明日来报道。其他人,准备三个月后的考核。” 姚丹师吩咐了一句,没有多停留,离开了炼丹室。 等姚丹师一走,心情极度不爽的魏虎,彻底地爆了,指着廖正松怒吼道:“廖正松,别以为运气好,通过了考核,你就能一步登天。哼,你现在是炼丹学徒,一辈子也是炼丹学徒。等我成为灵级炼丹师,你也依旧是个炼丹学徒。” 廖正松面色平静地看了眼魏虎,沉声道:“魏虎,你这语气,是在对一名符文公会的炼丹学徒说话吗?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是在藐视符文公会。我想,如果我把你辱骂我的事情,报告给公会,你知道会是什么后果。” 听到这话,魏虎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气得咬牙切齿。 那些原本打算帮腔的人,也都闭上了嘴巴。 的确,廖正松依旧是穷人,但他成为了符文公会的炼丹学徒,地位就完全不同了。 他代表了符文公会,即使魏虎家里再富裕,也不敢藐视符文公会。 “哼!” 魏虎冷哼一声,转身走出了炼丹室,骂骂咧咧道:“你不过是运气好而已,绝对无法和我这个实力派相提并论。我早晚有一天,成为安阳符文公会的高层,将你逐出公会!” 见魏虎一走,他的几名跟班,也都跟了上去。 四名通过考核的炼丹学徒,看了眼廖正松,终究没下定决心拉拢他,跟着魏虎离开了。 廖正松只觉扬眉吐气,心情大好。 苏萍喜极而泣,上前抓住廖正松的手,激动道:“正松,你终于成功了。” “是呀,萍儿。” 廖正松点了点头,然后走到陈阳面前,鞠躬弯腰,正色道:“廖正松有眼不识泰山,感谢先生出手相助。” 陈阳帮了人,心情也是大好,摆手道:“小事而已。” 廖正松道:“不过,刚才完全是因为丹方改良,我这才炼制成功。以后如果没有先生指点,我的进展又会变得缓慢了。” 陈阳笑道:“其实你天赋不低,要知道,一般人凝聚神识,至少也是开光境。可是你丹田被废,修为全无,你却能修炼出神识,已经非常难得。” “而你的短处,就是神识。我传你一门修炼神识的功法,只要你勤加修炼,以后神识不会比别人差。” 廖正松激动到:“那就太感谢先生了。” 陈阳在《仙魔道典》中,选了一门比较基础的神识修炼之法,传给了廖正松,廖正松如获至宝,又是对陈阳接连感谢,不知该如何报答。 陈阳看了眼苏萍,笑道:“只要你们二人,以后能生活幸福就行了,至于报答,用不着。” 廖正松问道:“先生,那个丹方,还有神识功法的事情,如果有人问起,我能不能告诉别人?” “我传给你,就是你自己的东西,所以你自己决定就行。”陈阳转身走出炼丹室,道:“我先走了,后会有期。” “先生……” 廖正松还想追上去,询问陈阳的姓名。 这时,一名炼丹师急匆匆地进了炼丹室,一把拉住廖正松,急匆匆道:“会长有请,让你赶紧上去见他。” “会长?!” 廖正松面露惊讶之色,以为自己听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