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5章 宴会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1505章 宴会

陈阳回头看去,只见一名身材高挑、长相靓丽的女孩朝自己走过来,赫然是符文公会墨会长的徒弟,司岚静。『天 籁小说Ww W. ⒉3TXT.COM 他停下脚步,等司岚静走过来,问道:“司美女,你找我?” 听到司美女这个称呼,司岚静皱了下眉头,美眸转动,对陈阳恭敬道:“陈大师,能换个称呼吗?别叫我司美女。” 陈阳笑道:“噢,岚静。” “这还正常点。” 司岚静笑了笑,接着道:“对了,你怎么没住在天字府?” 陈阳道:“我把天字府送人了。” “什么,送人了?” 司岚静惊讶道:“整个安阳城,除了城主府,就这里的灵气最浓郁。不知多少人想要住这里,你居然轻易就送人了?你送给谁了?” 陈阳遥遥指了指杨府:“那边有个杨府,我……” “你送给了杨家?” 司岚静惊呼道,面露不解之色。 陈阳道:“不是送给杨家,是杨家大夫人的贴身侍女。” 司岚静愣了下,彻底被这个答案给打败了。 无数人想要得到的天字府,如今居然落到了一个侍女的手中。 她盯着陈阳,嘟哝道:“你真是让人看不透。” 陈阳笑道:“对了,你找我有事。” 司岚静道:“过几天有个宴会,我想让你和我一起参加。” 陈阳打量了下司岚静,此女不止相貌绝美,而且有种不凡的气质,绝对是安阳城不少年轻男子的梦中情人。 他笑道:“岚静,你是担心招蜂引蝶,所以让我给你做挡箭牌吧?” 被看透了心中所想,司岚静忙道:“也不全是,我还想和你交流一下炼丹心得,不不,应该是请教。” 说到炼丹,司岚静却是对陈阳崇拜得五体投地。 陈阳点了点头,正色道:“既然你这么敬仰我,那我答应你了,宴会在哪里举行?” 司岚静道:“在将军府,就是城卫军将军曾玉龙的府邸。” 陈阳点头道:“好,到时候我直接去就行了吧。” 司岚静道:“你直接去就行,宴会是给曾将军的儿子曾俊贤接风,都是些年轻人,你应该和大家谈得来。” “也许吧。” 陈阳摸了摸鼻子,笑道。 司岚静看着陈阳,问道:“对了,陈大师,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陈阳道:“我叫陈阳,以后你直呼我的名字即可。” “真的?” 司岚静面露喜色,觉得自己和陈阳的关系,又更近了一步。 …… 此后的几天,陈阳没有再出过门,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修炼上。 而这期间,安阳城内流传着一个有关炼丹师的传说,被天桥下的说书先生编成了故事,叫做《带着大黄狗的陈大师》。 不过几天时间,陈大师之名就人尽皆知。 所有人都对此人非常的好奇,却没人知道他的名字,也没有几个人见过他。 大家只知道,他带着一条肥胖的大黄狗。 就连安阳城城主,也对这个陈大师充满了兴趣,找了墨善文询问,却连墨善文也不知道陈大师在哪里,搞得城主一阵失望。 除了陈大师之外,安阳城还有另外一件大事,吸引着众人的关注。 通来商会即将在半个月后,举行一场拍卖会。 这场拍卖会,会有不少好东西。 但最引人关注的,是18颗中品地丹,以及3颗上品地丹。 中品地丹还好,上品地丹是彻底吸引了安阳城各大势力的目光,纷纷开始筹备灵石,势在必得。 毕竟在安阳城,上品地丹少见,这是难得的机会。 哪怕溢价购买,对各大势力来说,也值得。 对于外界生的这些事情,陈阳却是浑然不知。 眼看就到了宴会当天,他这才出关,走出了房门。 “不思进取。” 坐在屋里的霍宇,嘟哝了句,已是懒得再对陈阳说教了。 霍颖儿走了上来,不情愿地对陈阳道:“今晚有个宴会,我妈让我带你一起去。” 陈阳笑道:“不好意思,我已经有约了。” “不去算了。” 霍颖儿撇了撇嘴,转身朝着屋里走去,打算梳妆打扮之后,再出。 “霍伯父、崔婶,我出去了。” 陈阳打了声招呼,朝外走去。 霍颖儿回头瞥了眼,看着陈阳和大炮的背影,她突然心头一跳,暗道:“带了条肥胖的大黄狗,而且是姓陈,陈阳不会就是传闻中的陈大师吧?” 摇了摇头,霍颖儿自嘲一笑:“他怎么可能是陈大师,我这是胡思乱想什么呢?” …… 陈阳进了将军府,现今天这里还挺热闹。 不过,大部分都是些年轻人。 这也难怪,毕竟是为将军的儿子接风,来的自然是年轻人。 整个安阳城,各大家族的公子、小姐,几乎全都来了。 将军之子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既然是各大势力子女,自然也有强弱之分。 陈阳观察了下,根据家世和自身实力,分为了好几个圈子,虽然各个小圈子之间也认识,但交流并不多。 在人群之中,陈阳看到了何坤、周雪、胡玫、朱宝等人,上次在蹴鞠场见过的那些人,居然都来了。 这些人的地位都不是很高,并没有融入到核心圈子,而是在自己的小圈子里交流着。 “咦,那不是陈阳吗?” 这时,何坤等人看到了陈阳,但并没有走过来打招呼。 上次在蹴鞠场,他们狼狈而逃,却把陈阳扔下,这件事成了他们小圈子的疮疤,没人愿意揭开这个疮疤。 因为提起此事,所有人都面上无光。 何坤终究好奇,陈阳到底怎么从曾玉虎手中脱身,他朝陈阳这边走过来,其他人也纷纷跟上。 “陈阳。” 何坤叫了一声。 陈阳转头看了眼,笑道:“你好,又见面了。” 见他笑得灿烂,联想到蹴鞠场的事情,何坤等人感到十分的讽刺。 朱宝怒道:“你笑什么笑,你……” “朱宝。” 何坤呵斥一声,对陈阳道:“我就是想问问你,到底怎么从曾玉虎手中脱身的?” 陈阳瞧不起眼前这帮人,淡笑道:“其实曾玉虎挺好说话的,我就是劝他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他就把我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