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4章 侮辱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1514章 侮辱

安阳符文公会,只剩最后一个符文印记。天』籁『小说Ww W.⒉3TXT.COM 这岂不是说,已经关系到公会的存亡。 如果这次输给合陵符文公会,最后一个印记失去,公会就会被取缔。 陈阳终于明白,为什么刚才那些人会垂头丧气,他们不止输了荣耀,还会输了自己的家。 他沉吟道:“看样子,这次比试,安阳符文公会是不能输呀。” 墨善文面露苦色,叹道:“已经输了两场,还剩最后一场炼丹比试,就算赢了,我们一样是输。” 陈阳笑道:“不,还有一场驯妖比试。” “驯妖?!” 墨善文摇了摇头,道:“算了吧,安阳符文公会就没有开设驯妖分区,最高阶的驯妖师就是我,只能驯服开光境的妖兽。” “合陵符文公会那边,他们的会长就是一名驯妖师,已经能够驯服结丹巅峰的妖兽,我们根本没办法和他们比。” 陈阳笑道:“这不是还有我吗?” “你?!” 墨善文愣了下,惊道:“不会吧,陈大师你又是炼丹、又是炼器,上次你还说对阵法也有所涉猎,现在又说懂得驯妖,一个人,哪来那么多的精力?” 虽然陈阳没怎么驯服过妖兽,但他如今神识力量强大,《仙魔道典》中又有现成的驯妖法诀。 而且现在,陈阳对自己的天赋,已经有相当的自信。 即使次尝试,也应该没太大问题。 只要神识力量将妖兽压制,很容易就能缔结驯妖符文,将妖兽驯服。 陈阳对墨善文道:“如果你信得过我,到时候驯妖比试让我上,我虽没有百分百的把握,但还有搏一搏的机会。” “真的?” 墨善文还是心理没底,毕竟符文之道,一个人涉猎两种已经很可怕,陈阳居然四种全会,这即使在整个冲武星的符文公会里,也是极其少见的。 不过,陈阳是他最后的希望,他拱手对陈阳道:“好,既然如此,到时候只能请陈大师试试了。” 陈阳点头道:“我会尽力的。” …… 第二天,陈阳去接了杨书仪,然后赶往城外。 比试的地点,并没有设在城内,而是在合陵城外的一处平原。 场地搭建了帐篷,需要凭票才能进入。 陈阳了解到,票价已经从最初的一片紫金,炒到了现在的三百紫金,还供不应求。 巨大的帐篷内,有几千个座位,总共四场比试,把票全部卖了的话,也有几千灵石了。 而且这还是无本的买卖,也就是搭建个帐篷,放些凳子而已。 不得不说,合陵城符文公会,倒是懂得做生意,趁机大赚了一笔。 昨天陈阳已经向墨善文要了两张票,交给守卫的公会学徒后,和杨书仪走了进去。 他已经和墨善文约定好,如果墨善文能够搞定炼丹比试,他就不出手了。 所以,他坐在观众席。 既然是内部票,位置自然是非常好,就在第一排。 杨书仪坐下后,朝着四周望了望,喜道:“我还从来没坐得这么近,观看别人炼丹。” 陈阳笑道:“你看得懂吗?” 杨书仪俏皮地吐了吐舌头:“我就是图个热闹。” 等观众到齐了,一名面颊消瘦,目光阴鹜的老者,走上了台。 此人正是合陵符文公会的会长,范立山。 之前的炼器和阵法,合陵符文公会都赢了,现在范立山自认为胜券在握,他是心情大好。 而且想到安阳符文公会,即将被取缔,他对自己的对手,更是充满了不屑。 “各位,你们非常幸运能观看这场比试。因为这是安阳和合陵符文公会的最后一场比试,在这场比试之后,安阳符文公会失去最后一枚符文印记,将会被取缔。” 范立山一脸惋惜的表情,感叹道:“我多年的对手,就要这样离我而去,我还是挺伤感的。希望这场炼丹比试,安阳符文公会,能够挽回点颜面吧。” 听到这一席话,台下几乎都是合陵人,顿时哄堂大笑,不少人还出言嘲讽坐在高台旁边的安阳符文公会众人。 墨善文、裘万里、周陵等人,都是面色铁青,感到十分的屈辱。 “话不多说,咱们开始吧。” 范立山下了台,冷笑着瞥了眼墨善文,道:“墨会长,请。” 墨善文阴沉着脸,上了台,从纳戒中取出丹鼎和灵草,闭眼平静了下情绪,立刻开始炼丹。 他炼制的是凡丹,中品地丹中,属于比较好的一种丹药。 合陵和安阳的符文公会,虽然是同等级,但合陵符文公会展得更好,地级炼丹师有两位。 其中一位,便是和墨善文一样,是地级中阶炼丹师。 所以墨善文炼制较难的凡丹,才会有一定的胜算。 台上火焰燃烧,药香飘荡。 墨善文双手结印,通过火焰和真气,在丹药上篆刻丹纹。 台下虽然看不懂,但也看得热血沸腾。 不一会,墨善文终于完成,炼制出七颗凡丹。 “好,好样的,墨会长果然有大师风范,大家为他鼓掌。” 范立山站了起来,大声叫好,带头给墨善文鼓掌。 “厉害,墨会长高明。” “居然能炼制出凡丹,这水平太高了。” “墨会长今日的控火之术,让我等大开眼界。” 范立山身后的合陵符文公会众人,也纷纷叫好。 紧接着,全场都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可是,这掌声听起来,十分讽刺。 范立山这个老狐狸,不可能这么好心,他绝对不怀好意。 掌声过后,范立山对墨善文拱手道:“墨会长经营安阳符文公会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场炼丹比试,你亲自出场,如果还让你输了,你实在是太丢脸了。不过你放心,我这种好人,又怎么忍心,让墨会长丢脸呢。” 他脸上露出狡黠的冷笑,对身后招了招手:“程东,你上。” 一名身着白袍,胸口佩戴黑铁徽章的少年,走了出来。 此人,赫然是炼丹学徒。 用一名炼丹学徒,和墨善文来比试,这简直就是**裸的侮辱。

上一篇   第1513章 还剩一个

下一篇   第1515章 比试驯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