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8章 看曾家不顺眼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1528章 看曾家不顺眼

通来商会非常大,有一个专门的拍卖会场。天 籁小 『说Ww W.『⒉3TXT.COM 前面三排都是贵宾席,第一排尤其豪华,每个位置都十分宽大。 这三派,坐的都是安阳城的豪族。 各大家族的凡境,自然都坐在了第一排,此刻正在低声交谈着。 其他出色的年轻后辈,则是都坐在了二三排。 至于后面,也是依次按照实力,从前往后排开。 因为有票才有位置,杨书仪、霍颖儿、杨泽轩、司岚静坐进了前排,陈阳则是坐在了最后面的观众席。 霍颖儿本想把位置让给他,但是他拒绝了。 那些丹药是他的,他也不想凑热闹,坐在后排观看,图个清静。 很快,拍卖会开始了。 登上前台的是师青璇,她今天客串拍卖师。 只见她身着一身红色紧身长裙,露出一抹香肩,胸脯挺拔,很是性感妩媚。 不少男子,还没看到宝物,看到美人就已经兴奋了。 在师青璇的主持下,全场安静了下来。 之前宣传的主要拍品,是18颗中品地丹,和3颗上品地丹。 这些东西,自然是要放在最后压轴。 通来商会,先拿出了一些其他的物品,进行拍卖,将竞拍者的气氛渐渐调动起来之后,这才拿出了18颗中品地丹。 “这是虎魔丹,同样是中品地丹,虎魔丹的药效更胜一筹,诸位可以检验。” 拍品上来之后,师青璇道。 “我来看看。” 出声音的是杨天宏,他起身登上了前台,拿起虎魔丹观察了下,眼中闪过惊讶之色,对众人道:“果然如师老板所说,这虎魔丹远同阶。” 既然有杨天宏作证,场下都目光亮,跃跃欲试。 “起拍价一块灵石,每次加价一块灵石,诸位,请拍。” 最终,在师青璇的调动下,这18颗虎魔丹,总共拍卖了375块灵石,远远过了一般中品地丹的价值。 其中最低的拍了11块灵石,最高的是最后一块,众人纷纷竞价,拍到了二十六块灵石。 低价拍到的,自然是高兴。 高价拍到的,虽然有些肉痛,但也不后悔。 毕竟中品地丹,不是那么容易买到的。 “接下来,是上品地丹,凤华丹。” 师青璇的话,把众人的注意力拉了回来。 丹药送上了台,师青璇将丹瓶揭开,对台下道:“诸位,这是上品地丹凤华丹,我毫不夸张的,此丹即使和一些极品地丹相比,也丝毫不逊色。现在,哪位来验证此丹。” “我来。” 曾玉龙就是为了凤华丹而来,他起身上了台,接过了师青璇手中的丹瓶。 不过,他并没有注意到,在看到他上台时,师青璇眼中闪过的一抹异色。 倒出一颗丹药,仔细观察之后,曾玉龙目光亮,更是对此丹志在必得,决心要拿下一颗。 他将凤华丹放回丹瓶中,对众人道:“的确是上品地丹,无限接近极品地丹。而且此丹炼制完美,非常容易炼化吸收。” 既然他来验丹,他也就没有遮遮掩掩,如实说了自己的看法。 听到这话,坐在前排的人,更是心动。 至于后排的,他们知道,最后这三颗丹药的竞争,已经没有他们什么事了。 “好,接下来,开始竞拍。起价一块灵石,每次加价一块灵石。” 师青璇话音刚落,立刻就有人出价:“二十块灵石。” “老胡,刚才的虎魔丹就卖到了二十六块灵石,现在凤华丹,你居然才出二十块,未免太少了。我来抬个价,三十灵石。” “三十五灵石。” “四十灵石。” …… 价格不断攀升,最后定格在了九十三灵石,落入了城主周怀安手中。 这颗凤华丹,所拍价格,和虎魔丹一样,依旧是远远过了其本来的价值。 但俗话说,物以稀为贵。 上品地丹,在安阳城及周边都买不到,价格自然比别的地方贵多了。 “好,接下来,第二颗凤华丹,请各位出价。” 第一颗凤华丹有了着落,师青璇接着拍第二颗凤华丹。 这丹药卖一颗少一颗,前排的凡境都急了,这次立刻就有人出价:“一百灵石。” 他话音一落,全场寂静,竟然没人竞拍。 此情此景,显得十分诡异。 就连出价之人,也愣在了那里,感觉有些不对劲。 曾玉龙却是戏谑地瞥了眼出价之人,心里暗道:“岳明涛这个家伙,只怕还不知道,其他人都已答应,把这颗凤华丹,让给我了。” 师青璇道:“一百灵石,第一次。” “一百灵石,第二……” “一百一十灵石。” 声音响起,众人看去,出价的正是曾玉龙。 他挑衅地看了眼岳明涛,自信满满道:“这颗凤华丹,我志在必得。” 岳明涛看出点端倪,面色不禁有些难看。 “不好意思。” 突然,师青璇开口,说了句和拍卖无关的话。 所有人的目光,从曾玉龙身上,转移过去。 师青璇淡淡一笑,对曾玉龙道:“曾将军,这丹药,不卖给曾家。” 闻言,所有人都愣住了。 不卖给曾家,为什么? 曾玉龙面色一变,皱眉道:“师老板,不卖给我,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曾玉龙拿出来的灵石,比别人的差吗?” 师青璇道:“这不是我的意思,是委托拍卖的卖家说,不卖给你。” “卖家不卖给我?” 曾玉龙面露疑惑之色,问道:“不会无缘无故,就不卖给我吧?那位卖家有没有说,为什么不卖给我?” “有说。” 师青璇停顿了下,道:“他说他看你们曾家不顺眼。” 哗! 此言一出,全场一片哗然。 这个理由,实在太奇怪。 而且,简直是在打曾玉龙的脸。 曾玉龙腾地站起来,脸上满是愤怒之色。 不过,他并没有火,他即使是安阳城的城卫军将军,他也不敢在通来商会捣乱。 他按捺住火气,狠狠地咬了咬牙,心头暗道:“拍卖会结束,就能见到卖家,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谁,居然让我曾家如此丢脸。如果没有一个合理的理由,我必将取他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