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1章 花子期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1541章 花子期

陈阳又把信件仔仔细细看了遍,没再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至于西火教到底在大夏王朝干什么,也没有提及。天籁 小 说Ww『W.⒉3TXT.COM “算了,先到大夏王朝再说吧。” 陈阳把信件全都烧毁,黑火令、灵石等有用的东西,则是收入纳戒之中。 在山洞里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他继续启程。 不知不觉,七天过去。 陈阳保留体力,度一直不急不慢,但七天时间,他还是足足赶了几千里的路,从帝国区进入了周王朝,然后进入了出云国。 途中,除了几只凡三重的妖兽,稍微给他造成了一点点阻碍之外,其他并没有遇到什么麻烦。 至于那几只凡妖兽,反而便宜了他,妖丹和材料都被他收集了起来。 这一日,直线前往大夏王朝的路途,与弯曲的官道重合。 陈阳远隔几十里,看到前方有一处驿站。 “到驿站休息一下,再继续赶路。” 陈阳如此决定,朝着驿站飞去。 …… 出云国的人口,比安阳城、合陵城多了很多。 小小的驿站,几乎没有空位。 驿站前的马厩,拴着一匹匹马,其中不乏火翎马。 驿站内,东角的一张桌子,坐着三个人。 这张桌子的周围,形成了一片独立的空间,明明有好几张桌位,却没有人坐。 不少人想要走过去,却被驿站小二拦住,低声道:“不要过去,那桌的老者是凡六重,而且脾气很不好。之前有人坐在他们旁边,声音稍微大了点,就被他斩了人头。” 众人朝那地面一看,果然还有没干的血迹。 既然如此,自然没人愿意去招惹一位凡六重的高手,宁愿站在门外喝两口茶,也不愿坐过去,自讨没趣。 “花前辈,我们已经急追赶了五天,却还不见陈阳的身影,他会不会没有在官道?” 说话的,赫然是安阳城城主周怀安。 他对陈阳怀恨在心,所以在见到花子期之后,决定一起前来追杀陈阳,要亲眼看着陈阳被杀。 坐在他旁边的另外两人,一个是周子杰,另外一人,自然是花子期。 花子期年约七十,但却并不显老,只是有些沧桑。 他穿着一身黑色的长袍,不修边幅,消瘦漆黑的脸上,有几道疤痕,眼神冷厉,给人十分危险的感觉。 面对周怀安的推测,花子期喝了口酒,淡淡道:“我看过地图,从安阳城直线前往大夏王朝,路线会在这里和官道重合。就算陈阳走直线,他也会经过这里。连续赶路这么多天,他肯定会进入这个驿站,略作休息。我们在这里等等,会和他相遇的。” 周怀安点了点头,道:“一切听花前辈的安排。” 旁边的周子杰则是一脸愤恨,咬牙切齿道:“师傅,就算等不到陈阳,我们也要追到大夏王朝,拿下他的狗头。” 花子期瞥了眼周子杰,冷厉的目光中,闪过寒意,沉声道:“陈阳此人,居然敢废了你的丹田,这就是打我花子期的脸。此人,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过他的。” 周怀安问道:“花前辈,子杰的丹田,可有办法恢复?” “在真正强大的符文师手中,恢复丹田,又算得了什么。” 花子期磨蹭着手里的酒杯,接着道:“等杀了陈阳,我再想办法,到符文公会,弄到恢复丹田的药剂。” 闻言,周怀安感激道:“多谢花前辈。” 周子杰也拱手道:“辛苦师傅了。” 花子期不咸不淡地对周子杰道:“你是我徒弟,我当然要帮你。” …… “小二,还有位置没?” 陈阳见驿站门口站满了人,进店之后的第一句话,便是问小二有没有位置。 话刚问完,他就见到角落处,有好几个空位。 他正迈步朝那边走过去,但却突然停下了脚步。 因为,他看清楚了坐在东角的那三个人。 “周怀安、周子杰,他们是在追杀我?另外一人又是谁?竟然是凡六重,这下可有些麻烦了。” 陈阳面色一沉,思索对策。 如果动用苍穹之怒,他不是没办法和凡六重一战。 可是苍穹之怒不能轻易动用,需要严格保密。 毕竟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如果被紫府境,甚至神魄境知道苍穹之怒的存在,以陈阳现在的实力,不仅保不住苍穹之怒,自己也会身陷险境。 总不能为了保密,把驿站这么多人,全部都杀了吧。 虽然其中也有凶徒,但大部分,都是无辜之人。 “陈阳!” 就在陈阳思索之事,周子杰腾地站起来,朝着他这边,出一声怒吼。 周子杰虽然修为全失,但他声音还是很大。 驿站里听到他的吼声,虽然有人不满,但一看是东角那桌出,都赶紧把想要喝骂的话,吞进了肚子里。 “你就是陈阳?!” 花子期放下了酒杯,抓起桌上的剑,缓缓站起身来,目光看向站在驿站门口的陈阳。 顿时,一道冰冷的气息,将驿站笼罩。 凡六重的威压,立刻令全场陷入一片死寂,所有人都有种如坠冰窖的感觉。 其中一些境界较弱之人,更是连呼吸也困难。 众人不禁看向陈阳,皱起了眉头,心说这结丹中期的小子,到底做了什么,竟然得罪了凡六重。 两人境界相差巨大,这结丹中期,必死无疑呀。 不过,令众人感到奇怪的是,那结丹中期面对凡六重,却没有丝毫露怯,神色十分平静。 “你是谁?” 陈阳望向花子期,沉声问道。 嗤嗤嗤嗤…… 花子期慢慢地拔出了手中的剑,剑刃和剑鞘摩擦的声音,十分刺耳,令人头皮麻,在此刻寂静的驿站内,有种阴森森的感觉。 直到剑刃出鞘,他才对陈阳道:“我是子杰的师傅。” 陈阳瞥了眼周子杰,笑道:“这么说,小的打不过,现在老的来?不过没关系,就算你们一起上,也是同样的结果。” 闻言,驿站内的人,无不在心里暗叹一句,这小子好狂。 花子期面色一冷,挥剑便朝陈阳攻来,喝道:“小子,我倒是要看看,我割下你的舌头后,你还能不能如此口出狂言。” (本章完)

上一篇   第1540章 黑火令

下一篇   第1542章 一箭之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