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第161章上帝驾到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161第161章上帝驾到

三个蒙面人见突然蹦出个人来,他们都是一愣,上下打量着陈阳,眼中透着不屑和疑惑。 “小子,滚开,不关你的事。” 其中一个蒙面人,用十分蹩脚的华语,对陈阳说道,他露在外面的眼睛,充满了浓烈的杀机。 另外两位蒙面人则是直接无视陈阳,从左右两边绕行,继续朝着任飞追了上去。 “站住,我可没让你们走。” 陈阳冷笑一声,捡起两颗地上的石子扔出去,两个奔跑中的蒙面人都是感觉膝盖一疼,猛地朝前跌下去,好不容易才控制住身形,没有摔个狗吃屎。 他们坐在地上,一看膝盖,现膝盖骨竟然裂了,鲜血正往外冒,两人都是心头震惊,一脸骇然地看向陈阳,面露警惕之色。 “任飞,你跑个屁,给我回来。” 陈阳没有理会三名黑衣人,朝着身后喊了一声,生怕任飞这小子傻乎乎的直接跑到深山老林里。 听到声音,狂奔中的任飞回头一看,先是有些疑惑,但当他看清陈阳的容貌时,他顿时激动地折返了回来,喊道:“老大,你怎么会在这里?” “老大?难道你是上帝?” 三名蒙面人听到任飞对陈阳的称呼,皆是面露惊讶之色,任飞的老大,不就是那个号称能够掌控一切,绰号“上帝”的男人。 他们看向陈阳的目光充满了畏惧,他们没有见过“上帝”出手,甚至没有见过这个人,但从传言中“上帝”的一系列战绩来看,他们面对“上帝”不会有丝毫反抗之力。 而且出来执行任务之前,领就已经告诉了他们,如果遇到“上帝”,绝不能被对方控制,否则的话,连死的机会都没有。 “任飞,待会再和你聊,先把这三个混蛋解决。” 陈阳对跑过来的任飞说了声,然后手中两颗石子射向左右,两名跌坐在地上的蒙面人当场被他打穿了喉咙,呜咽了两声,就捂着脖子死了。 仅剩下的最后一人,陈阳没有急着杀他,因为还得从他的身上获取一些消息。 可是令陈阳没料到的,他刚刚朝那人靠近过去,那人突然栽倒在了地上,口中流出乌黑色的血液,眼神失去了光芒。 “竟然服毒自杀了。” 陈阳皱了下眉头,没有活口的话,想从对方身上找到线索,只怕是非常艰难。 他和任飞将三个蒙面人的面罩扯开,三个都是鼻梁高挺的外国人,然后他们在三人身上翻找起来,除了伪造的证件和枪支之外,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他们又扒光了三个蒙面人的衣服,想要从他们的身上寻找纹身之类的记号,可惜也没有任何收获。 “看来是没办法得到线索了。” 陈阳摇了摇头,不禁有些失望。 不过从这三人的身份来看,他至少可以确定,暗杀任飞的人,应该不是龙庭的人,因为龙庭都是华夏人,没有外国人。 陈阳从身上取出一瓶暗绿色的液体,倒在三个蒙面人的身上,很快他们的尸体和衣服都腐化,和地上的枯叶融为一体,看不出丝毫他们存在过的痕迹。 退休之后,陈阳已经没有多少暗绿色液体,一般情况他并不会使用。不过这里是落后的山村,他可不想因为三个死人,扰乱了村庄的静谧。 事情解决完,任飞带着陈阳到了他寄住的农家院。 两人在院子里的石碾子上坐着,一边抽着烟,一边聊着任飞的情况。 “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陈阳看着满身伤痕的任飞,心头隐藏着一丝怒气,任飞虽然也退休了,但他终究是黑旗的人,对方竟然敢这么对付黑旗的人,让陈阳这个前任老大的心里非常不爽。 任飞面露回忆之色,对陈阳说道:“说来话长,两年前我遇到了伏击,身负重伤,好不容易才活了下来,之后一直被人追杀,从来没有停歇过。我逃亡了整整两年,期间经历了无数次生死瞬间,好几次都差点命丧黄泉,不过还好我命硬,活了下来。” 两年的逃亡生涯,却连电话都来不及打一个,陈阳可以想象到,这两年任飞过得多艰难。 陈阳沉吟道:“看来他们是想把你斩尽杀绝,防止你透露信息给外界,不然他们挑拨龙庭和我们黑旗的计划,就失败了。” “老大,现在遇到了你,我就不用担心会死了。”任飞看向陈阳,露出了一个微笑,这两年来,他还是第一次感到这么轻松,可以放松警惕。 在黑旗八年的生涯,让他对陈阳十分信服,无论是什么事情,到了陈阳的手里,都会迎刃而解。 陈阳又问道:“对了,你怎么会在这个村子里?” 任飞道:“我一直逃亡,前不久刚刚甩掉追杀的人,隐居在这个村子。但我不敢确认对方是否知道我的行踪,于是我过了半个多月,才给家族里一位长老打了电话,说明了我的下落。却没料到,那些人就追了过来。我也是大意了,没料到他们会监听任家的电话。” 陈阳点了点头,沉吟道:“不过奇怪的是,他们要挑拨我们和龙庭,为什么不选择黑旗在任的其他人,却偏偏选了你这个退休人员?” “他们是想得到我手上的一件东西。”任飞说着,取出了一个黑色的瓷瓶,道:“老大,你还记得不,我之所以退休,是因为腿瘸了,可是你刚才也看到了,我现在腿已经完全恢复。之所以如此,正是因为我手上的这瓶药。” 听任飞说起,陈阳这才想起他离开黑旗时腿是瘸的,可刚才逃命的时候,却跑得飞快。 如果腿骨刚刚断裂,陈阳还有办法接回去,但任飞的腿骨断裂了很长时间,而且腿部已经萎缩,现在却彻底恢复,这几乎可说是再生术,实在有些神奇。 当然,陈阳并不会觉得任飞手中的这瓶药是无价之宝,他只是在想,哪个组织的老大有残疾,需要这瓶药。 很快,他脑中出现了几个人物,都是身体有所残缺的人,这些人的嫌疑最大。 他看向任飞问道:“两年的逃亡生涯,你有没有得到关于对方的线索?”

上一篇   160第160章有人追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