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6章 陈大师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1636章 陈大师

侯湘见梁镜玄说她难成大器,她面露不悦之色,傲然道:“梁大师,我今年十九岁,达到凡二重,领悟迷雾大势,并且是灵级炼丹师。天』 籁 小』说Ww W. ⒉3TXT.COM我想知道,你凭什么说我难成大器。” 一个小家伙罢了,梁镜玄懒得多说,看向侯玉山,道:“侯玉山,看样子,你孙女的眼界,似乎很狭窄呀。” 侯玉山从刚才的震惊中镇定下来,沉声道:“我侯家的人,用不着你来点评。另外,你说你晋级了天级中阶炼丹师,你如何证明?” 梁镜玄笑道:“你以为我修习炼丹,是为了向别人证明自己的炼丹造诣,然后显摆吗?” 侯玉山怒道:“那你的意思,我是为了显摆?” 梁镜玄道:“我可没这样说。” 见大夏王朝最顶尖的两名炼丹师,就要吵起来,旁观的陈宏懿走出来,劝道:“梁大师、侯会长,二位都是丹道大师,何必为了一点小事争论。不过,梁大师,我也很想见识一下,天级中阶炼丹师的手段。” 刚才见梁镜玄说自己是天级中阶炼丹师,陈宏懿就已经动了心思。 因为他儿子陈柏,正是需要天级中阶的符文师,来梳理识海,恢复意识。 他一直期待侯玉山或者梁镜玄晋级,却没想到,这一天来得如此之快。 不过,他先需要确认,梁镜玄是否真的晋级天级中阶炼丹师了。 梁镜玄看了眼陈宏懿,道:“三王爷,你的意思,是想我露一手?” 陈宏懿恭敬道:“我只是想见识一下,开阔眼界。” 梁镜玄撇了撇嘴,道:“就算我露一手,你们看得懂吗?” 他看了眼侯玉山,道:“你们怀疑我天级中阶炼丹师的真实性,这很好办,只要让侯玉山试探一下我的神识力量,不就行了。至于炼丹,我这里有刚刚炼制的蕴禅丹,你们可以看看。” 说着,他取出一个丹瓶,放在了桌上。 蕴禅丹这个名字,在场之人从没听过,因为这个丹方,是梁镜玄从一处古迹得到,还未公布。 侯玉山抱着怀疑的态度,把丹瓶拿起,揭开倒出丹药,略一观察,眼中露出惊讶之色。 他确信,手中丹药,的确是中品天丹。 顿时,他收起了轻视之意,对梁镜玄道:“梁丹师,让我试试,你的神识力量吧。” “可以。” 梁镜玄点头。 虽然他们没有掌握神识攻击,但是神识外放,简单的神识力量判断,还是可以做到的。 侯玉山试探之后,顿时楞在了当场。 他只觉梁镜玄的神识力量,远比自己浑厚了十倍以上,浩瀚如大海,非常强大。 这就是天级中阶和天级下阶炼丹师的区别,完全是两个不同的层次。 虽然之前,侯玉山和梁镜玄争锋相对。 但是当他现,梁镜玄已经到达了更高的高度时,他顿时肃然起敬。 他受俗务缠身,但并不代表,他没有追求丹道的心。 他对于比自己更强的丹道大师,是心怀敬意的。 “梁大师,刚才失敬了。” 侯玉山面露正色,对梁镜玄微微躬身。 见此,全场皆是一惊。 侯玉山对梁镜玄称呼的改变,已经证实了一切。 梁镜玄,真的晋级了天级中阶炼丹师,成为了大夏王朝丹道第一人。 见此,最高兴的,却是陈宏懿。 如此一来,他儿子陈柏,总算是有救了。 “侯丹师,刚才我也有些狂傲了。” 见侯玉山态度转变,梁镜玄也不再轻视对方,似乎曾今的恩怨,在侯玉山一句歉意的话之后,全都烟消云散了。 两人互相看着对方,不由得笑了起来。 侯玉山摇了摇头,道:“真没想到,多年的竞争,我竟然突然就败给了你,颇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话锋一转,他问道:“对了,梁大师,你之前和我一样,久久无法突破,此次为何突然突破了。” 梁镜玄正色道:“说起来,我其实距离天级中阶炼丹师,还差了那么一点,炼制蕴禅丹,始终没能成功。但我运气好,因为遇到了陈大师,全靠陈大师的点拨,这才有所领悟,闭关参悟之后,神识力量和对丹道的认知,都突飞猛进,一举进入了天级中阶。” 侯玉山面露羡慕之色,苦笑道:“可惜呀,我怎么没那么好的运气,能够遇到大师点拨。不过,那位陈大师是何人?难道是某个势力的高人,游历经过大夏?” 梁镜玄道:“此事说来也是机缘,那陈大师只是结丹中期的境界,当日在百草谷外围,被我百草谷的门人拦截,他一怒之下,杀了林豹的孙子林威,遭到数名凡境追击。当时我正好缺一个药童,便顺手把他救下,让他给我当药童。” 听到这里,侯玉山感到不可思议,沉吟道:“能点拨你的丹道大师,竟然才结丹中期,倒是有些稀奇。” 虽然丹道和修为没有直接关系,但通常是成正比,或者是丹道造诣比境界低。 像梁镜玄所说,结丹中期却能指点天级炼丹师的人,简直是闻所未闻。 梁镜玄接着道:“当时我本以为,陈大师只是普通人,没想到我炼制蕴禅丹的时候,他竟是指出丹方中的错误,帮我修改了丹方,我这才第一次成功炼制中品天丹。” “什么,修改中品天丹的丹方!?” 侯玉山惊呼一声,眼中满是惊骇之色。 在场众人,也都是惊讶不已。 虽然大多数人不是炼丹师,但也明白,修改中品天丹丹方所代表的意义,那位陈大师的丹道造诣,已经达到了天级炼丹师仰望的程度。 侯玉山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对梁镜玄道:“梁大师,你说的是真的?那位陈大师,竟然能修炼中品天丹的丹方?” 梁镜玄面露郑重之色,道:“确有其事,说实话,我也觉得不可思议。也正是因为亲眼所见,所以我对陈大师,更加的敬佩。” “啧啧,这位陈大师,不得了呀。” 侯玉山一阵感叹,对陈大师心生敬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