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4章 奇怪的局面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1664章 奇怪的局面

北山九国的人,谁也没有想到,妖岭山脉之中,竟然突然出现了大量的剑鸟。天『』籁 小说Ww W. ⒉3TXT.COM 剑鸟成群结队的行动,除了少数有几名凡六重联手的人类队伍之外,几乎无人能够抵挡剑鸟。 这些剑鸟也很奇怪,目标并不是杀人,而是抢走生存令牌。 剑鸟可说是席卷了生存之战,北山九国总共近五千人,差不多有三千人,都遭遇了剑鸟,被抢去了生存令牌。 当大家相遇之时,说起此事,都是一阵无奈。 生存令牌,只是用来记录生存之战成绩的,对剑鸟有什么用? 剑鸟抢了,我们怎么玩? 随着一个月的时间限定,越来越接近,大家都紧张起来,开始疯狂地寻找人类,想要抢夺生存令牌。 可是,遇到的大部分人,身上的令牌,早已被剑鸟抢去。 至于那些手中掌握令牌的人,要么是运气好,没遇到剑鸟;要么是实力强大,战胜了剑鸟。 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一个月过去。 木山长老准时从瀑布中飞出,回到了缥缈台上,等待北山九国的人返回。 66续续的,有人回到了缥缈台。 率先回来的人,都是有所收获,手中至少也有三枚生存令牌以上。 有龙武学院的人,给每个人进行了数量登记。 刚开始的还好,可渐渐的,回来之人持有生存令牌的数量越来越少。 一连登记了一千多人,现没有一个人,生存令牌过了十枚。 就算有令牌的人,也就一枚、两枚。 连实力在九国英杰中,排在前列的凡六重修者,令牌也才六七枚。 甚至好几百人,生存令牌竟然为零。 这个结果,显得有些古怪。 方圆千里的范围,对五千人来说,的确有些大。 但在场几乎都是凡三重之上的修者,飞行度很快,要想在山脉中相遇,还是很容易的。 按照以往的经验,一名参战者,在第一轮生存之战,至少会遇到三十人以上。 令牌你来我往,自然不会一直保留在同一个人身上。 不过凡六重修者,实力绝对属于顶尖,而且凡六重在妖岭山脉相遇,大家都很有默契,互相并不会起争端,把实力都留到最后的缥缈决战。 所以凡六重,通常来说,生存令牌都能至少达到二十枚以上。 可目前登记的,都只有六七枚。 更何况,没有生存令牌的人,就达到了数百,他们的令牌去了哪里? 整个情况,显得十分诡异,不合常理。 负责登记的小厮,把自己的现,汇报给了木山长老。 听到这个消息,木山长老眼中闪过一抹异色,沉吟道:“不应该呀,难道有人把令牌,全都抢走了?” “可是,妖岭山脉这么大,就算有人实力强横,也分身乏术,不可能搜刮大量生存令牌。” 想了想,木山长老看向铁云王国一名凡六重修者,将其叫过来,问道:“为何你获得的生存令牌,只有六枚?” 那人一脸恭敬,回答道:“启禀木山长老,我遇到的大部分人,都被抢走了生存令牌。所以最后,我只收获了六枚。” 木山长老问道:“他们是被谁抢走了令牌?” 那铁云王国的人道:“听他们说,好像都是被几十只剑鸟,抢走了令牌。” “剑鸟?” 木山长老心生疑惑,缥缈台周围的这片区域,并没有剑鸟生存,那些剑鸟是从哪来的? 而且几十只剑鸟同时出现,这可有些古怪? 更古怪的是,剑鸟抢夺生存令牌,它们抢来做什么? 再说了,几十只剑鸟,扔进茫茫妖岭山脉,也翻不起太大的浪花,怎么感觉,好像人人都被他们抢过生存令牌似的? 木山长老满脑子的问题,却得不到答案。 他摇了摇头,只能等九国之人,都回到了缥缈台,看看其他人的情况,再根据众人口述,才能知道具体情况。 渐渐的,回到缥缈台的人,越来越多。 “唉,真是倒霉,竟然遇到了一群剑鸟,被那群畜生抢走了我十三枚生存令牌。” “几十只青剑鸟,还有一只金剑鸟,能活命已经不错了,哪里还顾得着生存令牌。” “你们也遇到了剑鸟群?我们也遇到了呀,也是一只金剑鸟带着大约五十只青剑鸟。” “啊!我们也遇见了,把我们的生存令牌,搜刮一空。” “到底怎么回事,大家难道都遇到了那群抢夺生存令牌的剑鸟?” …… 众人议论纷纷,这才现,七成的人,都在妖岭山脉中,遇到了一群抢夺生存令牌的剑鸟。 这就有问题了,一群剑鸟,怎么能同时抢这么多人? 众人对了下同一时间,剑鸟出现的地方,这才现,不止有一群剑鸟。 最后大家估算了下,总共至少有一千只剑鸟,在妖岭山脉中抢夺生存令牌。 众人咋舌不已,至少一千只剑鸟,这可有些恐怖。 如果它们一起行动,那还了得。 回过神来,众人开始分析,到底是什么情况。 “上千只剑鸟同时行动,肯定是有组织的。” “看样子,有人在幕后指使这些剑鸟,抢夺生存令牌,给我们造成阻碍。” “会不会是龙武学院,对我们的一种考核?” “这种情况,往届从来没生过,绝对不是考核。” “难道是,有人指使这些剑鸟,让它们去抢夺生存令牌,然后那人以逸待劳,等着收获令牌?” “这怎么可能,指挥一千只剑鸟,就算是天级驯妖师,也没这么大本事,识海会爆炸的。” “那你说,这些剑鸟,是怎么回事?” “鬼才知道怎么回事。” 众人议论纷纷,都是满头雾水。 大夏王朝人群内,杜景熙扫过大夏众人。 她现,大夏王朝的人,虽然也被抢夺,但比例明显比其他国家的人小。 她眼中闪过惊讶之色,心头暗道:“原来,三世子并非藏在洞穴,而是让这些剑鸟,去帮他抢夺生存令牌了。” 就在这时,厄罗国人群中,有人怒吼道:“混蛋,那些剑鸟,为何对其他国家的人,只抢夺生存令牌,我们国家的一些人,却被剑鸟所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