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2章 现在,你不能认输了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1672章 现在,你不能认输了

杜景熙很快解决了战斗,飞离了飘渺台。天籁『小说Ww W.』⒉3TXT.COM 看着望向自己的陈阳,她心里暗道:“剑鸟大军,重力阵法灵石,这两样都不是普通的东西。这些到底是他的,还是别人的?” 杜景熙对陈阳的背景,越的好奇。 她怎么也不相信,陈阳只是一个世子那么简单。 …… 第二轮淘汰不断进行着,不少人都分出了胜负。 “大夏王朝陈阳,对仙云国樊简。” 这时,木山长老的声音响起。 “樊简!” 陈阳眉毛一挑,眼中闪过一抹冷色。 没想到,自己竟然运气这么好,第二轮就遇到了樊简。 那个家伙,以晴在仙云国的时候,就差点被他给欺负,这场战斗,绝不能轻饶了他。 一名穿黑衣服,脸上有颗黑色痦子的男人,从仙云国人群中飞出,落在了飘渺台上,一脸玩味地朝着陈阳这边看过来。 此人,正是仙云国万剑门的少门主,樊简。 “这个混蛋。” 叶以晴皱了下眉头,没好气地嘟哝道。 “可惜不能杀人,不过以晴你放心,我不会让他败得太轻松。” 陈阳对叶以晴笑了笑,身形一动,飞落在飘渺台上。 有了陈阳刚才的精彩表现,此刻他一登场,不少人都朝着这边看过来。 “樊简受到他父亲的指点,剑法高,加上一把中品地器,他的实力非常强。” “陈阳就算再逆天,这一次,总该要落败了吧。” “想战胜我们樊少,他做梦去吧。” “依我看,陈阳很可能再次爆冷。” 一些人议论着,大部分人都认为陈阳是时候该落败了,极少数人,认为他可能爆冷。 当然,这仅仅是可能。 毕竟凡一重和凡五重,这差距实在太大了。 “陈阳,刚才你的表现,惊艳到我了。如果你继续成长下去,未来的成就,肯定比我高。” 见陈阳进入光罩擂台,樊简摸着脸上的痦子,竟是赞了陈阳一句。 这时,光罩还没释放能量,将这片区域封锁,所以战斗还未开始。 刚刚赞了一句,樊简面色一变,冷笑对陈阳道:“不过,现在的你,还不是我的对手。说实话,击败天才的感觉非常好。今天,我又要体验一次了。” 陈阳并没有理会樊简的话,淡然道:“听说,以晴在仙云国的时候,你打过她的主意,差点伤害到她。如果你现在跪下,向以晴道歉,我可以放你一马。” 樊简面色一冷,朝着飞在空中的叶以晴看了眼,脸上露出淫笑,道:“伤害以晴,我可舍不得。我只是想把她带回家,好好地玩一玩而已。要知道,很多女人,在尝过我的滋味后,都欲罢不能,舍不得离开我。我相信,如果以晴跟我走,也会一样。” “女人是用来疼爱的,不是用来侮辱的。” 陈阳冷冷地说了句,眼中闪过浓浓杀机,如果不是规则所限,他现在就要杀了樊简。 就在这时,光罩突然传来能量波动,将这片区域封锁。 这证明,战斗,开始了! 樊简显然充满了自信,并没有抢着进攻,刷的取出了腰间佩刀,对陈阳道:“可惜不能杀人,否则的话,我肯定会杀了你。因为所有和我抢女人的人,都只有死的结局。你应该庆幸,飘渺决战的规则,救了你一命。” 陈阳迈步,朝着樊简走了过去,沉声道:“不,是救了你一命。不过,我会让你活得很惨。” 他并没有使用重力阵法灵石,此刻在重力的转换之下,他步履显得有些古怪。 不过,他对力量的精确控制,远常人,很快就适应过来。 虽然不能和平常相提并论,但至少,他的步伐不是那么难看了。 “你很狂,可惜,你没有狂的本钱。这使你看起来,像是个白痴。” 樊简看着慢慢走过来的陈阳,他脸上露出不屑的冷笑。 下一刻,他轰然出手。 “我倒要看看,你能有多狂。” “白驹过隙!” 樊简一刀斩出,只见他手中的弯刀,释放出真气,竟是凝聚了一道白马的形态,度非常快,直奔陈阳。 不过,那白马有些扭曲,显然因为重力转换,导致樊简无法对真气控制自如。 但即使如此,他这一招的威力,也非常强大。 那白马虚影,脚步移动,将空气踏得轰隆隆地出响声,出吟的嘶鸣,气浪直冲得陈阳的衣袍咧咧作响。 “物极必反!” 陈阳翻手取出黑光剑,一剑朝着白马虚影挥去。 蓝色星能、青色真气,能量缠绕着,攻向白马虚影。 眼看双色剑芒虽然华丽耀眼,但却并没有太强的威力,樊简眼中透着浓浓的不屑之色。 可紧接着,他现双色剑气的威力,竟是在飞提升,能量越来越不稳定,仿佛要爆裂。 就在双色剑气击中白马虚影的刹那。 剑气的能量稳定性达到极限,所有的力量,瞬间轰击在白马虚影上。 轰隆隆…… 白马虚影,不过眨眼间的功夫,便消失无影。 那道双色剑气,也化为乌有。 物极必反,会自然爆裂,不会有剑芒残留,继续攻敌。 当然,使出这一招,是陈阳故意为之,他不想樊简败得那么容易。 “怎么可能,他才凡一重啊?!” 眼看自己的攻击,竟然被瓦解,樊简脸上露出惊讶之色。 眨眼间,陈阳已是又冲了上来。 “马啸山……” 樊简连忙出剑,却因一时惊讶,在重力的作用下,真气调用更是不顺利,出招的动作很慢。 也就在这一刹那,陈阳已经欺身而上,黑光剑一剑荡开樊简的弯刀,单手抓向樊简的咽喉。 樊简连忙闪避,可是重力转换的作用下,他动作很慢,被陈阳一把捏碎了咽喉。 “唔唔唔……” 樊简想要说什么,却只能出唔唔唔的声音。 “现在,你不能认输了。” 陈阳眼中满是冰冷之色,盯着樊简的双眼,冷冷地说了句。 樊简打了个寒战,看着陈阳那深邃漆黑眼眸,他感觉那仿佛是无底深渊。 他意识到,自己即将面临的。 可能是炼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