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第171章第三个女人进屋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171第171章第三个女人进屋

“看什么看,老娘不是来引诱你犯罪的。” 见陈阳盯着自己猛看,叶以晴挺了挺胸,凶巴巴地说道,看起来一点也不怕被陈阳看了身体。 不过陈阳却从叶以晴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紧张,这小妞也就装装样子罢了,其实这会心里害羞得很。 关兮月太单纯,陈阳不好意思调侃,但面对叶以晴,他则是没有了太多顾忌,笑着说道:“大半夜的,你穿成这样到我房间里来,不是来引诱我犯罪,又是干什么?” “是来揍你的,行不行?” 叶以晴瞪着陈阳,扬了扬手臂,却不料把衣服扯了起来,胸口的刺绣移位,顿时春光乍泄。 见陈阳看过来,她吓了一跳,连忙又把手放了下来,没好气道:“哼,你这个流氓。” 陈阳一脸无辜,喊冤道:“我碰都没碰你一下,你穿得这么性感到我房间,然后引诱我,到底谁是流氓?” 叶以晴皱了下眉头,现陈阳这话还真没说错。 不过她可不会认输,冷哼一声,道:“别废话,和你说点正事。” “我一直就在和你说正事,是你自己要勾引我。”陈阳瘪嘴道。 勾引,什么叫勾引?! 叶以晴气得一跺脚,却没有和陈阳争执,她知道自己说不过陈阳。 沉默了下,叶以晴没好气地在陈阳的床边坐下,开口道:“我爷爷让我问你,雍澄县的安排,你还满意吗?” 陈阳没想到叶以晴是为这事而来,毕竟涉及到叶苍山,他也不好在开玩笑,正色道:“雍澄县的事情,谢谢叶老了,这份情我会记在心里。” 叶以晴瘪了瘪嘴,嘟哝道:“又不是我爷爷安排的,是我爸出的面,你干嘛不记我爸爸的情。” “你是帮你爸来求情的?” 陈阳看着有些不好意思的叶以晴,他不禁有些感触,虽然叶允伦对叶以晴不好,甚至叶以晴脱离了叶家,但她心里终究是向着自己的父亲。 被陈阳揭穿,叶以晴也不饶弯子了,直言道:“我知道你对我父亲有偏见,我不希望你们的关系闹得太僵,如果可以的话,你能不能以后别和他作对了。”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和他作对,都是他招惹我好不好。”陈阳无奈道。 叶以晴想了想,现的确不是陈阳惹事,每一次都是父亲不给陈阳好脸色,这才被陈阳打脸。 见她一脸难受,陈阳也不想让她为难,笑了笑,道:“放心吧,如果下次你爸找我麻烦,只要不触及我的底线,我都会忍他。” “真的?”叶以晴激动道。 陈阳看着叶以晴,笑道:“我这个人只对敌人撒谎,如果你觉得自己是我的敌人,那你就不当真吧。” “我们才不是敌人,你是房东,我是你的房客,爱护房客是你的职责。” 叶以晴嘟着粉嫩的小嘴,很难得的露出了小女子的神情。 原来她也有这么可爱的时候。 陈阳看着叶以晴有些撒娇的表情,微微有些失神,觉这小妮子也太有魅力了,能凶悍能可爱,简直全能了。 回过神来,陈阳露出为难的表情,道:“如果把子宁姐也算上,我现在已经有四个房客了,要好好爱护你们,我恐怕有些吃不消。” 叶以晴本想反驳,随即却现陈阳话里有话,没好气道:“什么叫吃不消,你不耍流氓不行呀?” 说完,叶以晴气呼呼地走出了陈阳的房间。 陈阳走到门口,看着叶以晴回到房间,他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这个四合院的女人,真是每个都很有意思。 就在陈阳打算关门休息的时候,他看到柳雉翎的房间门打开了,蹑手蹑脚的走了出来。 “大半夜的,她偷偷摸摸的想干什么?” 陈阳连忙把门关上,只剩了一道缝,偷偷朝着柳雉翎看去。 只见柳雉翎却是朝着他这边走了过来,他忙把房门关上,通过声音判断,柳雉翎竟是走到了他的房门口。 “不会又是来找我的吧。” 陈阳一阵无语,刚刚产生这个想法,门外就响起了柳雉翎的声音:“陈阳,开门,找你有点事。” 柳雉翎的语气一本正经,可是她的声音却压得很低,显然是担心被其她人现。 陈阳把门打开,原本以为柳雉翎也会穿着或者可爱、或者性感的睡衣,可是没料到竟是穿了一套十分普通的居家服,而且十分宽大,根本不能体现出她优美的体型。 不过由此看得出,柳雉翎虽然和陈阳认识,但并没有四合院其他女人那么随意,还是对他心存了一丝戒备。 柳雉翎见陈阳把门打开,她目不斜视地走进了房间,在椅子上坐下后,这才开口道:“陈阳,我想和你聊聊。” 还聊,我今晚聊了两个女人了,现在第三个,又要让我聊,你们知不知道,这种看得见摸不着的感觉,很难受呀。 陈阳一阵腹诽,靠在床头,顿时有种百无聊赖的感觉,慵懒道:“柳老师,想谈人生还是谈理想,你讲吧,我听着。” 看着陈阳吊儿郎当的样子,柳雉翎觉得自己当时的感觉是不是错了,就这样的人,会拥有将军之魂? 皱了下眉头,柳雉翎还是说出了心里深埋已久的疑问:“陈阳,我想知道,你以前是不是带过兵,上过战场?” 陈阳并不知道自己跳舞的时候,表现出来了将军之魂,他此刻听到柳雉翎的话,不禁心头咯噔一跳,心说这柳老师的眼睛也太毒了,连这也能现。 他摇了摇头,笑道:“柳老师,你可真是会开玩笑,我这样子,你觉得像是带过兵的人吗?” “不像。”柳雉翎坚定的说了句,然后话锋一转,道:“不过从你上次跳舞的表现来看,我很怀疑,你曾今是个军人,而且是将军。” “算了吧,如果我是将军,我会在学校里上课?而且你觉得真正带兵的将军,能把舞跳得那么好?” 陈阳笑了笑,连续两句反问,让柳雉翎不知该如何回答。 她看着陈阳的眼神,想要从其中找出些蛛丝马迹,不过陈阳眼神一片明亮,看不到任何说谎的痕迹,这不禁让她感到有些失望。 最后,柳雉翎皱着眉头出了陈阳的房间。 出了门,她回头望了眼靠在床头的陈阳,目光中露出坚定之色,心头暗道:“陈阳,我一定要弄清楚你的底细。”

下一篇   172第172章一串手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