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0章 敢不敢一战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1710章 敢不敢一战

“住手!” 曾英励双目怒睁,眼睛里充满了血丝,握紧剑柄的手,微微抖,竟是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天『籁小 『说WwW.⒉3TXT.COM 陈阳当着他的面,打断了他哥哥曾鹏瑞的四肢,这简直是在挑衅他的底限。 “要我住手?你凭什么?” 陈阳瞥了眼曾英励,直接无视。 抬脚,然后踩下去。 啪叽。 爆蛋的声音响起,曾鹏瑞的裤裆一片血肉模糊。 看到这一幕,在场的男子,都是感觉下面凉。 “啊!” 曾鹏瑞出一声凄厉的哀嚎,然后疼得晕了过去。 全场一片死寂,所有人都被惊呆了。 过了好一会,众人这才回过神来,现场陷入了轰动。 “好家伙,这新生太狂了,竟然直接断了曾鹏瑞的四肢。” “曾英励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为了给哥哥曾鹏瑞报仇,也是为自己找回面子,十有**,曾英励会和他生死台约战。” “不得不说,这个新生,是我这么多年来,见过最嚣张的。” “曾英励今天脸可丢大了,陈阳一出手就是雷霆手段,可比他霸道多了。” …… 众人的议论,让曾英励更是愤怒。 他看着昏迷不醒的曾鹏瑞,气得咬牙切齿。 他想要借陈信豪,逼出陈阳来,却没想到,竟会弄成这样的局面。 其他的还能修复,可是曾鹏瑞的蛋爆了,却是没法修复。 想到以后自己的哥哥,会变成太监,曾英励就感到无地自容。 这个仇,必须要报。 他盯着陈阳,沉声道:“陈阳,你竟敢……” “少废话。” 陈阳打断了曾英励的话,冷声道:“一个月后,生死台见,你敢不敢?” 此言一出,全场顿时陷入一片寂静。 谁也没料到,陈阳竟然会提出生死台约战。 难道这不应该是由曾英励来提出吗? 更何况,陈阳才凡一重,就算实力再强,也不可能打得过曾英励。 要知道曾英励虽然是凡七重,但在妖岭分院,也是有不小的名气,实力非常强悍,甚至一些凡八重,也不敢轻易得罪他。 “陈阳疯了吗?他这样做,岂不是找死。” “总而言之,他肯定打不过曾英励的。” “一个月的时间,他顶多也就提升一重境界,要战胜曾英励,只怕还差了点。” “这小子,简直是太狂了。” 众人低声议论,刚才认为陈阳是霸气,可现在,却觉得他是狂妄。 曾英励眼中闪过一抹冷色,没想到自己要说的话,被陈阳给说了出来。 不过既然如此,自己也不用担心,陈阳会不答应生死台约战了。 曾英励冷声道:“生死台之战,一个月后,我答应了。” 陈阳刷的收回了架在曾鹏瑞脖子上的剑,瞥了眼曾英励,道:“最近这段时间,你多吃点好的,知道吗?” 众人都是一愣,曾英励沉声道:“你什么意思?” “因为一个月后,你就再也吃不到了。” 陈阳淡然一笑,走到陈怡旁边,扶着陈信豪,不理会众人的目光,径直离开。 “陈阳,你给我听好了,死的人一定是你。” 陈信豪狠狠地咬了咬牙,眼中满是杀意。 等人群散去,曾英励背着曾鹏瑞,到了段成淳的住处。 “怎么弄成这样?” 看到四肢尽断的曾鹏瑞,段成淳面露意外之色。 曾英励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讲了一遍,恭敬道:“段长老,你一定要帮我,救救我哥哥。” 段成淳面色冰冷,摇了摇头:“他现在这情况,就算治好,也是废人一个,以后很难有什么成就。” 曾英励急切道:“就算如此,希望段长老,你能出手相救。” “把他送到医馆吧。” 段成淳取出自己的长老令牌,交给曾英励,然后挥了挥手,示意曾英励把人抬走。 曾英励把曾鹏瑞送去了医馆,有白袍长老的身份令牌,他可以调动妖岭分院的炼丹师,给曾鹏瑞治疗。 安顿了曾鹏瑞,将其留在了医馆,然后曾英励返回了段成淳的住处。 他把令牌恭敬地奉还给段成淳,然后道:“段长老放心,此次生死台之战,我必然斩杀陈阳。” “如果你连凡一重的小子也打不过,那我也就白培养你了。” 段成淳淡淡地说了句,从纳戒中,取出了一把宝剑,交给曾英励,道:“这是我的兵器,极品地器,断肠。你和陈阳一战,你拿去用吧。” “多谢段长老。” 段成淳接过“断肠”,脸上满是兴奋之色。 看着剑刃表面,篆刻的十道器纹,他认为,自己和陈阳一战,胜算更大了。 如果之前是七成,那么现在,就达到了九成。 至于另外一成,是留给陈阳的奇迹。 不过,奇迹有那么容易生吗? “陈阳,你死定了。” 曾英励收起宝剑,起身离去,赶回自己的住处,打算在这一个月内,尽量熟悉手中的极品地器“断肠”。 …… 陈阳带着陈怡、陈信豪、杜景熙,回到了天字二十七号。 奇怪的是,鱼紫雯并不在。 给陈信豪服下丹药之后,陈信豪恢复了过来,脸上满是担忧之色,抓着陈阳的手,道:“七弟,你太莽撞了,你为何和曾英励生死台约战?” 陈阳道:“他就是冲着我来的,如果不尽快把他除掉,以后他会不断地找我们的麻烦。” 陈信豪叹息一声,道:“可是,你打不过曾英励呀?你别看他是凡七重,他的真实战力,已经堪比一般的凡九重了。” 陈怡也道:“陈阳,你这次的决定,的确有些太冲动了。” 杜景熙也道:“一个月的时间,你很难有太大的提升。” 见三人都不看好自己,陈阳笑了笑,道:“现在事情已成定局,难道你们就不能鼓励我一下?” 三人都露出苦笑,都什么时候了,也只有陈阳还笑得出来。 陈阳安抚三人道:“放心,一个月后,我一定会战胜曾英励的。”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敲门的声音。 陈阳过去开了门,却现是鱼紫雯。 他这才想起,自己把鱼紫雯的钥匙收入纳戒,现在鱼紫雯没有了钥匙。 (本章完)

上一篇   第1709章 这很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