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8章 八爪魔刺怪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1718章 八爪魔刺怪

“啊!” 曾英励出痛苦的惨叫声,下半身被一只嗜血毒须鱼咬住,用力地撕扯着。天『籁小 『说WwW.⒉3TXT.COM 他的身子摆动,手中的断肠剑,脱手飞了出去。 紧接着,又是一条嗜血毒须鱼,将他的上半身咬住,只剩他腰部一截露在外面。 噗嗤。 他的身体,被两条鱼撕扯成了两段,鲜血、内脏,飘洒在空中。 而他的血液,因为感染剧毒,已经完全变成了黑色,和嗜血毒须鱼的血液差不多的颜色。 他的尸体,则是被两条鱼,直接拖入了山中湖。 一群鱼扑了上去,把曾英励的尸体,直接吞食了。 这一幕,给环形山峰上的观战者,很大的震撼。 落败者如此凄惨的下场,这个生死台,的确有很强的震慑力,见过这一幕的人,还真不敢轻易和别人来这里作战了。 因为嗜血毒须鱼,实在太恐怖了。 战斗结束,封闭战斗区域的雷网,在段成淳和木山擎的掌控下,消失不见。 陈阳飞回了环形山峰上。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对他敬佩不已。 陈怡、杜景熙、陈信豪都高兴地朝着陈阳跑过来,陈阳连忙往后倒退,制止道:“你们别碰我,小心嗜血毒须鱼的毒液。” 陈怡三人,面露不解之色。 陈阳走到悬崖边,真气一震,体表的外套变成了碎屑,落入了山中湖。 他从纳戒中,取出一件衣服穿上,这才回到人群。 鱼紫雯上前,问道:“刚才鱼群被激怒,为何没有攻击你?” 陈阳笑了笑,解释道:“刚才曾英励的蟒啸阴牙斩,即将击中我的刹那,我用剑在嗜血毒须鱼的口中切开了一道小豁口,然后把剑刃沾染的毒液,涂在了衣服上。嗜血毒须鱼的眼神不好,是靠血液、气息来判断方向。毒液遮掩我的血气,我又屏住了呼吸,所以刚才,它们就把我无视了。” 闻言,众人都是大吃一惊。 原来刚才陈阳险些被击中的情况下,还做出了这么多事情。 当时那情况,如果换做自己,只怕是逃命也难吧。 “你很厉害。” 鱼紫雯沉默了下,对陈阳称赞了一句。 “哼,运气好罢了。” 段成淳冷哼一声,冷冷地瞥了眼陈阳,走到悬崖边,朝着山中湖看了眼。 此时水面已经变得清澈,他能看见,自己的断肠剑,落在了水下的一块巨石上。 损失了曾英励,他不在意。 但一件极品地器,却是让他有些肉痛。 可是,他并没有去捡。 “可惜了。” 段成淳摇了摇头,身形一动,朝着妖岭分院的方向,飞了回去。 见他离开,人群中,有人眼中闪过精芒,打起了断肠剑的主意。 “只有血液,才会引来嗜血毒须鱼。现在战斗结束,嗜血毒须鱼陷入沉寂,正是拿走断肠剑的好机会。” 人群中,一名男子脸上露出激动之色。 此人,正是曾英励的狗腿子,之前欺负陈信豪的人,其中就有他。 他生怕断肠剑被别人抢了,身形一动,就朝着山中湖冲了下去。 见此,木山擎面色一变,忙喊道:“许泰宁,不要下水。” 虽然听见了木山擎的话,但许泰宁,还是冲入了水中。 只见他度极快,嗖的冲入了水下,抓住了断肠剑,猛地朝上游。 哗啦一声。 他冲出水面,竟是没有遇到半点阻碍,继续朝着上空飞上去,脸上满是兴奋之色。 嗖。 就在许泰宁飞起三十多米时,一只三米直径的触角,度极快地从水下窜出,一下将他的身体缠绕住。 他还没反应过来,噗通一声,就被触角拖入了水下,身影渐渐淹没在湖底,被裹进了一片黑暗之中,消失不见。 全场一片震惊,就在这时,只见那团黑暗中,出现了两团巨大的红色,像是眼睛。 然后,那红色又合了起来。 “那是什么东西?” 人群中,有人惊呼道。 可是,没人回答。 众人看向木山擎,心想他作为白袍长老,也许知道。 木山擎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下面是什么,只是听副院长叮嘱,院长说过,下面的妖兽,非常危险。” 未知的东西,总是更令人恐惧。 原本就对生死台敬畏的妖岭分院弟子,此刻更是在心里留下了阴影。 今天亲眼目睹一切的人,只怕从此以后,再大的恩怨,也不会和别人到这里来解决了。 事情告一段落,陈阳返回了天字二十七号。 进屋之后,鱼紫雯道:“说说吧,刚才把许泰宁拖入水下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你为什么问我?” 陈阳笑道。 鱼紫雯道:“直觉告诉我,你知道这个秘密。” “你的直觉还挺准的。”陈阳坐下来,解释道:“水下面的,是八爪魔刺怪。” 鱼紫雯一脸茫然:“八爪魔刺怪?” 陈阳道:“你不知道?” 鱼紫雯皱了下眉头,冷声道:“我应该知道吗?快说,八爪魔刺怪是什么东西?” 陈阳耸了耸肩,没有争论,而是解释道:“有嗜血毒须鱼的地方,就一定有八爪魔刺怪。因为嗜血毒须鱼,必须依靠八爪魔刺怪,在它们头顶毒须内注入毒液,它们才能够生存。” “每一只八爪魔刺怪,境界最低达到凡九重。一些强大的八爪魔刺怪,甚至可能达到紫府境。在山中湖的那只,应该就达到了紫府境。” 鱼紫雯脸上露出惊讶之色,沉吟道:“这八爪魔刺怪,怎么从来没听人说过?” 陈阳想了想,道:“八爪魔刺怪,是两栖类妖兽。可它却一直潜伏在山中湖里,并没有出来伤人,说明他应该是某人的契约妖兽,特意养在那里的。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这只八爪魔刺怪,应该是院长的契约妖兽。” “院长的。” 鱼紫雯喃喃了一句,对于那个从未露面的院长,她心里充满了好奇。 陈阳接着道:“不过,我觉得有些奇怪,八爪魔刺怪是一种非常狠毒的妖兽。妖岭分院的院长,应该是正派人物,他怎么会驯养这种妖兽?” 鱼紫雯想到刚才许泰宁的死,也觉得事情有些古怪。 不过,两人并没有深究这个问题。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