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4章 钓鱼的奇怪老者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1744章 钓鱼的奇怪老者

陈阳定睛一看,只见那老者身着农家服饰,背上披着蓑衣,头上戴着斗笠,手中一根纤细的鱼竿,陈阳真担心,如果真的钓到了嗜血毒须鱼,鱼竿会不会被扯断。天籁小说Ww』W. ⒉3TXT.COM 不过,这老者显然不是在玩耍,而是真的在钓鱼。 因为环形山峰高几百米,老者的鱼线,也达到了几百米,直到山中湖。 湖面上漂浮的鱼漂,更是达到了小船般大小。 这老者,还真是在钓嗜血毒须鱼? 陈阳暗暗吃惊,但也没工夫去关心老者是否真的在钓鱼,此时剑鸟军团已经死了一大半,段成淳和周君予很快就会追上来。 到时候他们遇到这个老者,为了隐藏身份,他们必然会斩杀这老者。 “老先生,快走,后面有凶人追上来了。” 陈阳朝着老者喊了一声,那老者抬头看了眼空中,斗笠下,是一张满是沟壑的脸,就像是常年在土地里耕种的老农。 随后,老者又望了眼追上来的周君予等人,以及阻碍周君予等人的剑鸟群。 从始至终,他的目光,都是一片淡然,没有丝毫的波动。 “小伙子,下来陪我钓鱼。” 最后,老者笑了笑,朝着陈阳招了招手。 他那淡定的样子,就跟什么也没看到似的。 见此,陈阳嘴角一抽,暗道:“莫非遇到了高人?” 他当即感应了下老者的境界,却现老者毫无真气波动,和普通人没有什么两样。 如此的话,只有两个可能。 第一,他真是普通人。 第二,他隐藏了修为。 陈阳认为第二种可能性更高,因为没有普通人,会用小船般大小的鱼漂,在悬崖上垂下两百多米的鱼线,去钓嗜血毒须鱼。 “拼一把了。” 陈阳心思一动,当即飞落在老者的旁边,也不理会追上来的周君予等人,笑道:“老先生,你可还有鱼竿,我陪你钓鱼。” “没了,就只有这一根。” 老者笑了笑,推了下快遮住眼睛的斗笠,看向陈阳,上下打量了下,问道:“你是妖岭分院的弟子?你叫什么名字?” 陈阳恭敬道:“老先生,我叫陈阳,是妖岭分院的这届新生。” “陈阳。” 老者念叨了句,然后摇头道:“没听过。” 说完,他瞥了眼一边杀剑鸟,一边接近的周君予等人,又向陈阳问道:“周君予和段成淳,为什么要追杀你?” 见老者认得周君予和段成淳,陈阳心里一跳,暗想老者的身份,十有**也是妖岭分院的长老。 他直呼周君予的名字,估计应该也是副院长。 有他对付周君予的话,自己凭借苍穹之怒,却是可以和段成淳一战。 如此想着,陈阳对老者道:“周君予是暗殿杀手,潜伏在妖岭分院,现在有人出价五十万灵石,悬赏我的人头,所以他才出手。至于悬赏我人头的人,正是段成淳的哥哥。现在,他们联手想要杀我。” “你才凡五重而已,人头居然价值五十万灵石,那悬赏的人,估计是疯了吧?” 老者笑了笑,眼中闪过睿智的光芒,又向陈阳问道:“那些剑鸟,又是怎么回事?” 陈阳道:“是我一位朋友养的,他送给我,让这些剑鸟保护我。” “上千只剑鸟,可不是人类能够驯养的。至于缔结妖兽契约,也很少有人的神识力量,能达到那么强大。控制一千只凡妖兽,只怕是天级驯妖师,也会神识混乱。” 老者分析了下,话锋一转,对陈阳道:“我想你的那位朋友,应该是妖兽吧?” 陈阳愣了下,点头道:“的确是。” 老者不再问,沉默了一会,目光看向山中湖面的鱼漂,对陈阳道:“先钓鱼吧。” 见老者如此镇定,陈阳也镇定了下来。 既然周君予和段成淳早晚要追上来,何必再阻拦他们。 他想通之后,神识一动,所有的剑鸟,顿时散去,全都躲进了丛林之中。 周君予和段成淳,毕竟是紫府境,剑鸟伤不了他们。 但几千只剑鸟,不断干扰,还是令他们心烦气躁。 此刻剑鸟飞走,他们顿时感觉一阵放松。 不过另外三名暗殿杀手,毕竟境界略低,是凡九重,虽然没有被剑鸟所杀,但也受了伤。 此刻他们三人,都是憋着一股劲,想要杀陈阳。 继续追上去,周君予五人,也看到了钓鱼的老者,和坐在老者旁边的陈阳。 “咦,他不跑了?” 段成淳疑惑道。 周君予皱了下眉头,目光落在老者的背影上,道:“那个老头,有些古怪。” 段成淳道:“就算古怪,现在他见到我们追杀陈阳,我们也只能杀了他。否则的话,周副院长你的身份,可就会暴露了。” 周君予眼中杀意浮现,点了点头,赞同段成淳的观点。 他沉声道:“靠近之后,先别着急出手。和那老者交谈,麻痹他的防卫心,然后一击斩杀。” 闻言,段成淳四人,都表示赞同。 他们五个人,飞落在环形山上,距离陈阳和老者,不到三十米。 这个距离,已经可说是攻击范围之内。 可是陈阳和老者,依旧望着山中湖,仿佛根本没注意到,身后有人来了。 老者倒是真镇定,可陈阳此刻,却是有些紧张。 他现在,是在赌,赌老者是牛逼的高手。 见老者和陈阳背对自己,段成淳看向周君予,悄悄地做了个割喉的动作。 周君予摆了摆手,朝前走出一步,道:“这位钓鱼的老翁,不好意思,这环形山是我们妖岭分院的地方。你若是要钓鱼的话,这地方有些不合适,还请你到其他地方去钓吧。” 老者头也不回,道:“周君予,我听旁边这叫陈阳的新生说,你是暗殿潜伏在妖岭分院的杀手,可有此事?” 周君予见对方直呼自己的名字,他愣了下,沉声道:“陈阳违反院规,我和段长老是来抓他回去接受惩罚的,没想到,他竟然在你面前,胡说八道。另外,老头,你是谁?” 既然对方直呼自己名讳,周君予也就没给面子,叫对方老头。 (本章完)

下一篇   第1745章 柯泽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