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0章 晚了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1790章 晚了

眼看陈阳出手,肖春雨心头大惊。『天 籁小说Ww W. ⒉3TXT.COM 昨日见识过陈阳的强大,他自问,自己绝不是陈阳的对手。 若是真打起来,难逃一死。 他连忙对陈阳大喊道:“且慢,我愿自断右臂,请你放我一条生路。” “晚了。” 陈阳冷喝道,挥剑出手。 “不。” 肖春雨惊呼一声,身形一动,慌忙躲避。 他旁边的水韵城城主,一名凡五重修者,连忙对陈阳道:“这位兄弟,这里是天水国,你在城内杀人,未免太过分了。有什么事情,我们不能坐下来,好好谈谈吗?” “滚!” 陈阳瞥了眼水韵城城主,厉声喝道。 聂伊辰在水韵城受到迫害,连带着,陈阳对水韵城,以及水韵城城主,也没有半点好感。 此刻面对水韵城城主,他自然没有好脸色。 见他如此凶悍,水韵城城主面色难看,但也无能为力。 水韵城因为是交通枢纽,城主的境界在天水国,已经算是比较高的。 可是,连肖春雨,也被陈阳吓得愿意自断右臂,寻求活命的机会。 更别说他凡五重,根本就不够看。 “不,我们好好谈谈……” 肖春雨眼看陈阳杀气腾腾地攻来,他面露畏惧之色,腾空而起,便要逃走。 此时,正愁看不见情况的城内之人,都看到他飞了起来。 “咦,那不是肖春雨吗?” “浮屠分院的天才,肖春雨?” “听说他在浮屠分院,排名前五,驯服了两只凡九重的妖兽,实力非常强。” “看样子,他是来帮师弟宇文化风的,刚才那年轻人,只怕要遭殃了。” 众人正如此说着,便看到陈阳飞了起来,追击向肖春雨。 大家这才现,事情和大家所想的,似乎有些不同。 肖春雨,竟是被陈阳追着跑。 “啊!那年轻人到底是谁,居然连肖春雨,也对他如此畏惧。” “他才凡六重……这不可思议啊!” 人群再次震惊,感觉陈阳简直是一次次在挑战大家的极限。 也就在众人震惊之时,陈阳已是追上了肖春雨,一剑挥出,道:“你跨越浮屠河,越界插手乌家堡的事情,本就该死,今日我斩杀你,你也不冤。” “不……” 肖春雨大惊失色,连忙挥剑抵挡。 可是,失去两只妖兽的他,本就没有底气,加之战力不如陈阳,此刻这一招使出,和陈阳的剑气比起来,威力完全是天壤之别。 他的攻击被碾碎,双色剑气轰击在他的身上。 砰轰。 血如雨下,肖春雨当真变成了雨。 他昨日回来,正盘算着,怎么报仇。 却不料,今日,就再次遭遇陈阳。 而且,他临死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死在一名凡六重的手上。 “肖春雨……死了……”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整个水韵城,见到这一幕的人,都心惊肉跳。 肖春雨,那可是浮屠分院的天才,名扬各国,到了任何地方,都是受人尊重的人物。 现在,居然连反抗之力也没有,直接被人一剑斩杀。 眼前一幕,简直令人不敢相信。 众人还想看看,后续情况如何,却只见陈阳,嗖的降落下去,身影被重重建筑遮掩。 水韵城内,结丹境以上修为的人,都忍不住好奇心,腾空而起,飞到空中,朝着陈阳所在的院子看过去。 只见那院子,犹如地震了般,整个翻裂起来。 院子里,躺了十几具尸体,地面被鲜血染成了红色。 除了抱着聂伊辰的陈阳之外,还有另外两人,水韵城城主和宇文化风。 “城主和宇文化风在一起,这局面,会如何收场?” “那青年十分凶悍,只怕宇文化风必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这青年,要杀他们?” “好像是这些死了的人,欺负了他怀里的女子,那女子似乎是他妻子。” “这样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男子汉呀。” 人群议论纷纷,在场男子,不禁对陈阳心生敬佩。 一些女子,则不由的羡慕聂伊辰,幻想自己的男人,若是愿意为了自己,像陈阳这样,血战群雄,那该是多好。 就在众人各有所思时,那院子里,宇文化风突然噗通跪在了地上。 在陈阳斩杀肖春雨的刹那,他内心的防线,被彻底击溃。 肖春雨是浮屠分院弟子中,数得上号的人物。 他被斩杀,对宇文化风内心的打击,非常大。 哪怕宇文化风背景不凡,但他的背景,此刻却不能帮他战斗。 他一脸畏惧地看向陈阳,战战兢兢道:“大哥,我……我错了,求求你别杀我。” “你犯了我的禁忌,必死无疑。” 陈阳淡然道,眼中没有丝毫的波动,依旧杀意坚定。 他朝着宇文化风走过去,手中的黑光剑,泛着冰冷的光芒,令人心底寒。 水韵城城主看了眼宇文化风,哭丧着脸,一阵郁闷。 他知道宇文化风的背景,若是宇文化风死在这里,那么他这水韵城城主,必然要承担责任。 他犹豫了下,站出来,对陈阳道:“这位兄弟,你……” “滚,否则,你也死。” 陈阳瞥了眼水韵城城主,不再理会,继续朝着宇文化风走过去。 水韵城城主好歹是凡五重,可是被陈阳的目光盯了眼,他竟是吓得打了个哆嗦。 他陷入沉默,往后退了一步,不敢再吭声。 就算宇文化风的家人事后追究,也比此刻死在陈阳的手上要好。 “不,求你,不……” 宇文化风还在不断地求饶,他彻底的没有了底气,整个人都崩溃了。 堂堂凡七重的强者,竟是吓得失禁。 他的身体下,出现一摊水迹,随着微风,飘散出淡淡的骚臭味。 “下辈子,不要再欺负女人。” 陈阳走到宇文化风的面前,手中黑光剑挥出。 这一剑,他连真气也没有动用,因为他知道,宇文化风已经彻底失去了战意,不敢反抗。 剑刃扫过宇文化风的脖子,一颗脑袋,随着飚射的血柱,冲天而起。 砰砰砰…… 脑袋滚落地面,落在水韵城城主的脚边,吓得他面色惨白。 (本章完)

下一篇   第1791章 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