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4章 血脉夺灵阵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1814章 血脉夺灵阵

鱼紫雯和燕归南,都面露不解之色,不知陈阳为何,突然说姜文涛死定了。天』『 籁小 说Ww W.⒉3TXT.COM “别追。” 眼看鱼紫雯和燕归南,朝着大殿高台追上去,陈阳连忙制止。 两人停下来,正要询问陈阳。 突然,强大的能量波动,从前方传来。 只见拱卫高台的两排身着金甲的雕塑士兵,竟是在这一刻,活了过来,出铛铛铛的声音,纷纷举起了手中的武器,朝着高台走了过去。 他们的度并不快,脚步僵硬,脚掌每一次落地,都出咚的一声响,地面便颤动一下。 约有两百多名金甲士兵,同时行动,声音整齐,声势浩大。 紧接着,通往高台的台阶,两旁的汉白玉栏杆上雕刻的妖兽,眼中都亮起暗红的光芒,都从栏杆上脱离,朝着高台上扑去。 “这……这是什么……” 站在高台上的姜文涛,看着扑上来的士兵和妖兽,脸上满是震惊之色。 这些士兵和妖兽,都没有生命气息,也没有丝毫的能量波动。 但是,他们却给人,十分危险的感觉。 很快,金甲士兵和雕塑妖兽,都登上了高台,合围而上,朝着姜文涛攻去。 一只老鼠模样的雕塑妖兽,出叽叽叽的声音,腾空而起,扑向姜文涛的面门,朝着他的鼻子咬去。 “滚开。” 姜文涛冷喝一声,挥动手中鸳鸯剑,一剑把老鼠斩成了两半。 嗖。 一个金甲士兵,手中举起金色的巨大板斧,朝着姜文涛,劈头斩落下来。 虽然没有能量波动,但这一击的威势,竟是堪比凡九重,令姜文涛面色大变。 “双龙出海。” 姜文涛不得不使出神通,来应对眼前金甲士兵的攻击。 两道剑气,轰击在金甲士兵的身上。 哐当当的声音响起,金甲士兵碎裂成了无数块,金色盔甲散落了一地。 而令人没想到的是,金甲士兵雕塑,除了头盔下的雕塑人头之外,盔甲之内,竟是空的,什么也没有。 这时,只见被姜文涛斩断成两截的老鼠,在地上挣扎了两下,竟是合拢到了一起,又恢复了先前的形态,只是雕塑的腰腹处,有一道裂痕。 “叽叽叽……” 老鼠出叫声,继续朝着姜文涛攻去。 那个碎裂的金甲士兵,也慢慢合拢,从脚底开始,碎片逐渐一块块地聚集到一起,最后又恢复了原本的样子。 金甲士兵挥动巨斧,继续攻击,关节处传来嘎吱的声音,就像是多年没有上油的机械部件,出生锈的摩擦声。 “打不死!?” 姜文涛见金甲士兵和雕塑老鼠都能恢复,他顿时大惊失色。 眼前的雕塑妖兽和金甲士兵,加起来有几百个,如果打不死的话,他根本对付不了。 “混蛋。” 姜文涛暗骂一句,一剑荡开身前的士兵和妖兽,回身又是一掌,拍在了竖立的石棺上。 地面剧烈震颤,石棺依旧纹丝不动。 姜文涛皱了下眉头,不得不打消从石棺下通道离开的念头,想要腾空飞起,暂时避开金甲士兵和雕塑妖兽的进攻。 可他刚刚飞起不到半米,好几个金甲士兵,便伸手抓住了他的脚踝,把他用力扯下来,回到了地面。 士兵和妖兽,一拥而上,姜文涛根本别想飞起来,陷入苦战。 金甲和石块,不断散落一地,然后又快回复。 哪怕姜文涛实力略高一筹,可这样无休止的打下去,他早晚会力竭而败。 “这是什么情况?” 燕归南皱了下眉头,一脸疑惑地看向陈阳。 也不知为何,他下意识的就认为,陈阳会给他答案。 鱼紫雯也看向陈阳,眼中露出询问之色。 陈阳望着前方,沉吟道:“这座大殿,的确有阵法大师出手布置。眼前这又是一座天级阵法,而且是天级中品阵法,名为血脉夺灵阵。” “血脉夺灵阵?” 燕归南面露不解之色。 先前的金光雷火阵还好,他至少听说过。 可进了大殿后,妖兽璃眼猫,和此刻的血脉夺灵阵,他都从来没听过。 “燕师兄,快帮我。” 陈阳正要给燕归南和鱼紫雯解释,这时,高台上,传来姜文涛求助的声音。 面对金甲士兵和雕塑妖兽无休止的复活,姜文涛自知不敌,连忙向燕归南求助。 这一次,燕归南并没有再出手相助。 他望着姜文涛,喊道:“姜师弟,你好自为之吧。刚才你趁人之危,想要杀我,难道你认为,我还会帮你吗?” 砰轰。 姜文涛被一只妖兽击中,重重地撞在了身后的石棺上,口中噗地吐出一口鲜血来。 他眼中满是惊恐之色,大喊道:“燕师兄,我错了,求你帮帮我。” 见燕归南没反应,他又对鱼紫雯道:“鱼紫雯,我道歉,我刚才只是说着玩的,我从来对你没有任何的想法,我一直很尊重你。” 说着,姜文涛目光看向陈阳,他知道,一行人,陈阳其实才是主导。 他大喊道:“陈师弟,不,陈师兄,我为我之前的一切行为道歉,求你们救救我。只要我能活命,你让我干什么都可以。” “那我要你现在就死。” 陈阳撇了撇嘴,冷声道。 姜文涛又被击中,气急败坏道:“陈阳、燕归南,你们这些混蛋,实在太歹毒了,眼看我陷入危机,竟然不出手相助,这还是师兄弟吗?” 听到这话,陈阳三人,都不禁觉得可笑。 姜文涛这脸皮,也真是够厚,竟然还有脸,指责陈阳三人。 眼看打不过,姜文涛掏出刺血丹,一口吞了下去。 战力提升后,他占尽了上风,不断把金甲士兵和雕塑妖兽打得稀烂。 可是,士兵和妖兽,始终能恢复原形。 不断的消耗战之后,姜文涛突然身子一歪,倒在了地上。 时间一到,刺血丹的副作用产生了。 瞬间,他被金甲士兵和雕塑妖兽淹没。 “不……” 一道凄厉的嘶吼声,从高台上传来,然后没有了动静。 只见血液,从高台上,沿着九十九级台阶,流了下来,浸染出一道红色的线条。 (本章完)

下一篇   第1815章 陈家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