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3章 血祭失效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1843章 血祭失效

“梅护法,饶命!” “梅护法,我愿意加入西火教,给你当狗。天籁 小『『说Ww W. ⒉3TXT.COM” “从此以后,我就是梅护法的狗。” 听到梅玎一的话,还别说,真有三个人为了活命,也和廖正弘一样,向梅玎一表衷心,愿意加入西火教。 对此,全场其他人,都是嗤之以鼻。 修炼武道,自有修者的骨气。 若是脊梁不直,日后的成就,绝不会高。 见没有人再投降,梅玎一却是不急着启动血祭,目光一转,看向了师青璇,冷声道:“师小姐,难道,你不说点什么吗?” 师青璇一直旁观,此刻见梅玎一看过来,她神色淡定,没有丝毫惊慌,沉声道:“梅护法,你若是杀了我,难道就不怕,通来商会追杀你?” “呵呵。” 梅玎一冷笑一声,道:“师小姐,说实话,你身份不凡,我并不想杀你,招惹麻烦。可是,你哪里不去,偏要来参加这次武道交流会,我也没办法呀。不过,若是真杀了你,我们西火教,也不怕你们通来商会的报复。” 师青璇沉着道:“如果是黑火魔教,我们通来商会,还忌惮三分。可是西火教,仅仅是黑火魔教在西大6的分支而已,实力远逊于黑火魔教。如果你真的敢动我,通来商会出手的话,要把你们西火教踏平,也不是难事。” “师小姐,西火教比不上通来商会,这一点,我承认。” 梅玎一点了点头,随即笑道:“不过,通来商会真要对西火教动手,你以为,黑火教会袖手旁观。尤其是现在,修罗仙子就在西火教。教宗,更不会看着你们,对付西火教。” 教宗,便是黑火教的领。 而西火教的领,只能称之为教主。 “修罗仙子!!” 师青璇面露惊讶之色,道:“黑火教,什么时候找到了修罗仙子?” “不好意思,无可奉告。” 梅玎一面露得意之色,似乎那修罗仙子,令他有了很深的底气。 “放心,师小姐,今天我不会将你血祭,我要让你活着,将你培养成炉鼎。” 梅玎一舔了舔嘴唇,终于令师青璇微微变色。 不过,不是因为梅玎一,而是因为修罗仙子。 梅玎一不再理会师青璇,对全场道:“我开启血祭,你们会化为血水,然后你们的能量,便会汇聚给我。放心,痛苦过去得很快。” 说完,他取出了那个灵石令牌。 这个令牌,便是地缚血祭阵的阵旗。 他挥动令牌,口中念动法诀,只见阵旗上复杂的符文,闪烁耀眼的冷芒。 全场一片死寂,所有人都咬紧了牙齿,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这一刻,众人的脑子里,浮现出生前的一幕幕。 “希望那些孤儿,以后能好好地活着。” 陈欣兰默念了一句,此时牵挂的,是自己的孤儿院。 她闭上了眼睛,迎接死亡的到来。 可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欣兰姐,放心,血祭不会启动的。” 陈欣兰心底咯噔一跳,连忙睁开眼睛,只见陈阳正安然无恙地站在面前,并没有被巨石困住。 “嘘。” 见周围的人,都朝着自己这边看过来,陈阳赶紧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众人不要出声音。 周围刚刚要惊呼的人,赶紧闭上了嘴巴,脸上满是震惊之色。 他们不敢相信,连刘恨飞也被巨石拍在地上,为何陈阳,能够安然无恙。 陈欣兰则是狐疑地看着陈阳,正要开口询问为何陈阳知道血祭不会启动时,陈阳已是使了个眼色,借着巨石的遮掩,朝着高台靠近。 时间渐渐过去,除了梅玎一手中的阵旗释放光芒之外,整个阵法,没有任何的动静。 连半点能量波动,也没有出。 “咦?” 梅玎一出疑惑的声音,看着手中的阵旗,不禁皱了下眉头。 他之前测试过阵法,绝对行得通。 为何今天,突然不行了。 刚才他使用阵旗的时候,根本没有得到地缚血祭阵的响应。 这可真是古怪,地缚可以,血祭不行? 他看向身后的庄士雄,问道:“米大师还在不在?” 阵法师,无论在哪里,都是十分稀有的。 更别说是能够布置天级下品阵法的阵法师,更加的稀有。 这样的阵法师,就算是西火教里,也不多。 米大师,便是西火教稀有的天级阵法师中的一个。 虽然米大师的战力,不如梅玎一,但梅玎一也要对其恭敬有加。 这里的地缚血祭阵,便是梅玎一请米大师布置,然后传授了他掌控之法。 可是现在,阵法出了问题,米大师不在,剩下的梅玎一和庄士雄等人,是两眼一抹黑,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 面对梅玎一的问题,庄士雄沉声道:“梅护法,米大师他布置完阵法后,前些日子就已经离开了。” 闻言,梅玎一不禁皱了下眉头。 现在阵法失效,该怎么办? 如果阵法不能血祭,转化能量给自己,那么把这么多人困在这里,还能有什么用? “什么情况,好像阵法失效了?” “应该是失效了,梅玎一说了要血祭,谁知没开始。” “这到底怎么回事?” 刚刚还以为自己要死了的众人,都暗暗松了口气。 其中一些境界较高之人,已经在悄悄运气,想要挣脱巨石的束缚。 “混蛋!” 阵法无效,把梅玎一怒气得气得咬牙切齿。 就在这时,门口突然冲进来一名庄家的下人,大喊道:“启禀梅护法,外面篆刻阵法符文的墙壁,都被人现,好像,还被人给修改了一些细微的阵纹。” 什么,修改阵纹! 梅玎一面露惊讶之色,终于明白,为何血祭会失效了。 但这可是天级阵法,米大师前后花了五年,这才把整个阵法布置好,这才过了一会,居然就被人改了阵纹。 那么出手的阵法师,阵法造诣绝不会低。 而且,这个人,就在现场。 “既然他能改阵法,那么,他肯定能让血祭恢复。” 梅玎一如此一想,眼中闪过精芒,对着全场喊道:“你们当中,是谁改了阵法,立刻站出来,我可以饶其不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