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2章 已经死了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1882章 已经死了

“真没想到,陈阳竟然是今年的新生。” “新生就让他参加正式战,妖岭分院这胆子,未免太大了吧。” “且不说正式战结果如何,从他刚才的手段来看,至少在新生中,他应该没有对手。” 看台上,各分院弟子,低声议论着。 “我认输。” 陈阳正打算飞到海上擂台区域,西海分院擂台那边,传来一道女人的声音。 众人一愣,全都朝着那边看去。 只见一名女子站起身来,对主持新生战的段炼道:“段院长,我认输。” 此女,正是陈阳的对手,余童。 再次听到她认输,看台上的弟子们,都露出恍然的表情,并没有感到太惊讶。 大部分人都认为,余童认输,是一个非常明智的选择。 毕竟,新生当中,能和陈阳一战的人,只怕很难能找到。 可是,此刻坐在前面的各分院高层,则是一头雾水,搞不明白,为何刚刚开始,余童就认输了。 要知道,陈阳还没出手 尤其是西海分院的院长,更是气得吹胡子瞪眼,嘟哝道:“余童在搞什么鬼,竟然认输,简直是丢人。” 这时,段炼看了眼余童,然后宣布陈阳获胜。 陈阳不战而胜,朝着余童拱了拱手,然后坐了下来。 这个小插曲,没有造成太大影响,新生战继续进行。 不过,陈阳给其他各分院的人高层,都留下了印象。 大家都想知道,他到底是凭什么,能够让余童直接认输。 “天峰分院赖星杰,对战,楚河分院韦东林。” 又过了几场,段炼抽签后,宣布道。 听到这个对阵信息,看台上陷入一片寂静,楚河分院的韦东林一阵尴尬,不知是该出来,还是留在看台上。 “不要耽误时间,快上擂台。” 段炼催促道。 “是。” 韦东林应了声,讪笑了下,飞到了海面擂台区域。 “赖星杰呢?” 段炼朝着天峰分院看台望去,冷声喊道。 天峰分院弟子,面色都十分难看,没人回应。 如此情况,却是令各分院高层,都露出疑惑之色。 前排各分院高层坐席中,一名中年男子,站起来,转身看向身后的天峰分院看台,冷声道:“赖星杰,没听见吗?赶快出战。” 这说话之人,正是天峰分院院长,许志峰。 天峰分院弟子们,面色难看。 坐在看台正中间位置,一名气质出众的青年,站起身来,对着许志峰,恭敬道:“院长,赖星杰没办法出战了。” 此人,是天峰分院排名第一的弟子,名叫杜可尤。 “为何没办法出战?难道,他要投降吗?这个小子,若是敢投降,看我怎么收拾他!” 许志峰气呼呼道。 刚才余童认输,已是令西海分院院长丢脸,面色到现在还黑着,一直没吭声。 许志峰可不想,自己也变成那样。 就算是明知必败,也不能认输,必须出来打一场再说。 杜可尤低着头,沉声道:“院长大人,赖师弟无法出战,并非认输。而是……” “而是什么,别结结巴巴的。” 许志峰不耐烦道。 杜可尤道:“赖师弟他……已经死了。” “什么,死了?” 许志峰愣了下,惊呼一声,没想到得到这样的答案。 赖星杰作为天峰分院新生战的选手,是天峰分院最出色的新生之一,许志峰对其还是颇为关注。 昨天来的时候,赖星杰明明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死了? 顿时,许志峰愣住了。 不止是他,其他分院高层,也是一脸疑惑,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 现场沉默了下,许志峰面色一沉,对杜可尤道:“可尤,这是怎么回事?” 杜可尤瞥了眼妖岭分院看台,道:“院长,在你们来之前,赖师弟被妖岭分院的一位师弟给杀了。” “什么!” 许志峰面色一冷,目光刷的看向了妖岭分院看台。 “怎么回事?” 柯泽曜也是站起身来,沉声问道。 虽然龙武学院在西大陆的七大分院,是竞争关系,但也不至于是死对头。 随意出手杀害其他分院的人,属于残杀同门,这是严格不允许的。 无论是谁,若是犯了此事,必然会受到责罚,以命偿命,谁也不能幸免。 陈阳早料到,会有这一刻。 他不急不缓地站起来,对许志峰拱了拱手,语气平静道:“许院长,是我杀了赖星杰。” “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当众杀人!” 许志峰勃然大怒,一股恐怖的气势,顿时将陈阳锁定。 他没有着急动手,但陈阳的回答,稍有差池,他便要当场将陈阳击杀。 到时候,就连柯泽曜,也无话可说。 柯泽曜皱了下眉头,向陈阳问道:“陈阳,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为何杀了天峰分院的人?” 许志峰喝道:“如果你不给出一个令我满意的交代,今天我必取你人头。” 陈阳一点也没有露出畏惧之色,看了眼许志峰,然后对柯泽曜道:“院长,我刚才到场之后,其他六个分院的师兄弟,便出言嘲讽,说我参加正式战不够格,鄙视我们妖岭分院实力弱小……” “这也不能,成为你杀赖星杰的理由。” 不等陈阳说完,许志峰便厉声喝道。 如果让陈阳先站住了理,他想要取陈阳的性命,可就不行了。 柯泽曜面色一冷,对许志峰道:“许院长,你能不能,先听陈阳把话说完?” 许志峰目光眯缝了下,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听他说完。不过,无论任何理由,击杀同门,是绝不允许的。” 的确不允许,但如果是生死战,双方同意,就无从追责了。 陈阳讲道:“面对其他六个分院的嘲笑,我内心是很难受的,但是,为了大局,我忍辱负重,一言不发。对此,在场所有人,都可以作证。” 许志峰望向各个看台,沉声道:“陈阳所言,可有虚假?” 全场一言不发,显然是默认陈阳的话是真的。 至于他说忍辱负重,大家都觉得……不太像。 陈阳接着道:“我倒是能忍,可后来赖星杰站出来,直言要挑战我,这可就是欺负到门口了。不过,为了七大分院的友好关系,我并没有和他一般见识。” 柯泽曜赞赏地点了点头:“你做得很对。” 许志峰面色略微有些难看,冷声对陈阳道:“接着说下去。” (本章完)

下一篇   第1883章 终于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