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7章 画虎画皮难画骨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1947章 画虎画皮难画骨

“王史冲,这里容不得你放肆。” 见王史冲去抢发簪,南宫归海勃然大怒,厉声呵斥道。 他气势外放,假府中期的强大威压,不是王史冲承受得了的,他顿时愣在当场,不敢动弹,眼中满是畏惧之色。 南宫归海看了眼王简霖,沉声道:“带着你儿子,回良州国吧。” 王简霖面色难看,可也不敢在逍遥阁的地盘,和南宫归海顶撞,只能暗暗摇头,带着王史冲,离开了三长老府。 “恭喜陈公子,贺喜陈公子,云裳小姐对你刮目相看,希望三日后的文学考校,你能有绝佳表现。” 赵海对陈阳恭贺几句后,便向三长老告辞离去。 南宫归海看向陈阳,竖起大拇指,道:“陈阳,没想到,你的计策竟然成功了。看样子,云裳是真的对你刮目相看。这两天,你可抓紧时间,临时抱佛脚,好好学习诗词歌赋,争取在文学考校的时候,有好的表现。” “是的,三长老。” 陈阳冠冕堂皇地应了声,心里则是暗想,自己如果想要有好的表现,那简直太轻松了。 他之前见识过冲武星的文学,和华夏古代相似,但品质却差了太多。 他脑子里装了那么多的诗词歌赋,随随便便拿出来几篇,不说震惊整个星辰,至少也能成为冲武星的传世名著。 不过,我只是来找南宫云梦,不是来求亲的啊。 回到房间,陈鳌很快就找了过来,叮嘱道:“下一轮你要好好表现,可别剑走偏锋,不是每一次,都有这么好的运气。” 陈阳皱眉道:“皇爷爷,我真不打算娶南宫云裳。” 陈鳌正色道:“南宫云裳美若天仙,而且还是逍遥阁主最疼爱的女儿,更是修炼天才。你也不看看,那么多人抢着来求亲。你如果能得抱得美人归,你睡觉也得笑醒。竟然还不乐意?” 说完,不等陈阳反驳,陈鳌径直离开了房间。 陈阳无奈摇头,想了想,反正自己要等四天后,南宫凤吟才回来。 既然如此,这几天没事干,到时候文学考校,就当是去玩玩。 只要在第五天的论武大会上,直接认输就行了。 冲武星上,终究是强者为尊。 前面铺垫了一大堆,最后还是要由实力、天赋,来决定美人的归属。 第二天,别具阁门口出现了一个奇景。 各路英杰云集,不少人都蓬头垢面,穿着屎黄色的长衫,脖子上挂着掉色的大金链子。 他们是听说,昨天十七个人,只有一个人得到了云裳小姐的发簪信物。 得知那人别具一格的打扮之后,大家再联系到“别具阁”的名称,不少人猜测,云裳小姐可能喜欢别具一格的人。 于是,至少有一半的人,都模仿了陈阳的装束。 “娘的,我感觉自己像一坨行动的大便。” “这金链子掉色,我脖子快被染成金色了,真是恶心。” “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弄成这样。” “没办法,谁让云裳小姐喜欢呢?” 这是求亲的各路英杰,在到达别具阁后院湖岸前的交谈。 可是自我介绍还没开始,这些打扮独特的人,全都被直接赶了出去。 “什么情况,云裳小姐,不是喜欢这样的吗?” “画虎画皮难画骨,也许昨天那人,戴了七条掉色的金链子,可惜我只戴了三条。” “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愿意戴七十条。” “看来,那个人在云裳小姐心中的地位,无人能够超越呀。” …… 当天晚上,有三长老府的下人,为了讨好,可能是未来阁主贤婿的陈阳,把这些消息,告诉了陈阳。 听到消息,陈阳感到相当的无语。 这些家伙,简直是疯了啊,竟然模仿自己。 不过南宫云裳能选中自己,也一样有些不可思议。 第三天,陈阳收到的消息,更加可怕。 竟然有人,挂了一百多条金链子,去了别具阁,沿路掉的颜色,在地面画下了一道金线。 可是这人,连别具阁的门也没进去,就被赶了出来。 另外还有些模仿陈阳的人,也都被淘汰出局。 也许这些人本有机会,可因为学陈阳,他们全都完蛋了。 第三天结束,淘汰的人聚在一起,一个个后悔不已,早知如此,就不模仿陈阳了。 陈阳只能在心里默默说一句,怪不了我啊! …… 转眼间,三日过去。 第四日,陈阳到了别具阁。 只见别具阁一侧的道路已经封闭,门口往左,沿路六十米设置了关卡,十米一个关卡,每个关卡都用竹竿,高高挂着一个绣球,绣球下则一个红色的卷轴。 总共七个关卡,七个绣球,七个卷轴。 道路另一侧,已经围满了人,此刻一片喧闹之声,所有人都在讨论着,今天的文学考校。 这次逍遥阁阁主嫁女,本就是逍遥阁最热门的事件,今天的文学考校对外公开,聚集的人,自然是相当多。 陈阳到了的时候,已经是人山人海。 如果不是凭着发簪信物,走了特殊通道,他就只能飞进去了。 进了别具阁之后,跟着一名下人,到了房间里休息。 令他没想到的是,房间里竟然有二十多人。 通过第一轮的,竟然有二十多人,这却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奇怪,南宫云裳就能看得上这么多人吗? 不过,听了其他人的聊天,陈阳才知道,这些人都是逍遥阁阁主选中,直接保送的。 南宫云裳自己选的,竟然只有陈阳一个。 “你们听说了吗?云裳小姐,竟然选了个土鳖。” “而且,她只选了这一个人,看样子,她是故意想气逍遥阁主。” “你们说,那个叫做陈阳的土鳖是谁?怎么没见他进来。” “他戴着掉色的粗大金项链,很容易认出来的。” …… 听到这些话,陈阳暗道:“看来南宫云裳并不想要成亲,这场选婿,是逍遥阁主给她安排的。所以我表现那么差,她还能选中我,是在向她父亲示威?” 这个猜测,陈阳也无法确定。 “谁是陈阳?” 这时,一名身着白色长衫,手摇折扇的青年,走了进来,目光扫过房间内众人,冷声问道。 (本章完)

上一篇   第1946章 发簪信物

下一篇   第1948章 败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