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1章 最后一题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1951章 最后一题

阁楼上,南宫云裳还沉浸在陈阳的词句之中,只觉词中透露着一种相思之情,犹如感同身受。 尤其是最后一句:“证候来时,正是何时?灯半昏时,月半明时。” 夜晚月光,半明半亮之时,正是思念最猛烈的时候。 可是,南宫云裳却不知,自己到底在思念什么?思念何人? 或许,是在思念,自己的真命天子。 可是,真命天子,在何方? 至于这些求亲者,南宫云裳皆认为是为了自己的美貌,为了和逍遥阁联姻而来,绝非自己的真命天子。 她的目光,落在了陈阳的身上,喃喃道:“莫非,他看穿了我的心思,所以才会作出这样的词来?” 就在南宫云裳思索之时,街道上传来华天觞的声音:“陈阳,你这首词,和春没有半点关系,不算破题?” 这一声大喊,把众人的思绪,都拉了回来。 华天觞紧张不已,赶紧抓住机会,拖延陈阳。 否则的话,陈阳到了第四题,他想要赢的机会,就更小了。 陈阳看向华天觞,反问道:“这首词,怎么和春没关系?” 华天觞冷声道:“你写的是相思,和春有关系吗?莫非你以为,和春有关系,是指发`春?你写这首词,简直就是侮辱云裳小姐。” 如此好的一首词,竟然被诋毁,南宫云裳眼中闪过不悦之色,对华天觞心生不满。 不过,她转念一想,这首词,还真的和春没有什么关系。 她看向陈阳,不知陈阳,会如何回答。 “低俗!” 陈阳不屑地瞥了眼华天觞,道:“这首词的名字,叫做春思。词中写了飞絮,难道飞絮不是春天的吗?” 华天觞道:“你这是强词夺……” 他话没说完,一道真气,击中第四题卷轴,卷轴哗啦展开。 阁楼上,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陈阳,继续第四题吧。” 听到这话,华天觞哑口无言。 连南宫云裳也认可了陈阳的词,他还能说什么。 “多谢云裳小姐。” 陈阳朝着阁楼上拱了拱手,走到了第四幅卷轴前,心里暗道:“徐再思老先生,刚才借用了你的《折桂令·春思》,冒犯了。” 第四幅卷轴,其上写着:“请将刚才所著的词,书写出来。” 赵海赶紧给陈阳准备笔墨,旁边则是放了一张很长的桌子,上面铺开纸张。 对于书法,陈阳还是有一定的自信。 他以前模仿王羲之的手迹,已经能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 当然,模仿始终没有灵性。 他的书法自成一派,按自己的方式去写,他还是相信,能入得了南宫云裳的法眼。 他平心静气,拿起毛笔,运笔如风,刷刷刷刷地把刚才的《折桂令·春思》,写在了纸上。 当他写完最后一个字,放下纸笔的瞬间,全场齐声叫好。 即使外行的人,也感觉这幅字,充满了灵性,十分不简单。 可是外行,却看不懂写的什么,因为陈阳用的是狂草。 “他的行为方式,犹如这幅字,难以捉摸。这幅字中,那份打破常规的狂,和这首词的忧思,却一点也不相符,可是,看似背道而驰,但却有种要改变其中思念之苦的意思。” 南宫云裳从高处,把陈阳的一幅字收入眼底,低声评论着。 南宫飞硕也略懂笔墨,忍不住赞道:“此人文采绝佳,光是这幅字,以我之见,比很多传世大家,也差不了多少。” “既然如此,让他破第五题吧。” 南宫云裳点了点头,弹指一道真气,打开了第五幅卷轴。 此时,大部分人,还在破第一题,少数人到了第二题。 可陈阳却已经到了第五题,和别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华天觞彻底的慌了,如果陈阳破了第五题,他就输了。 这场他本以为稳赢的赌局,没想到,竟然会出现这样的转折。 他还没回过神来,陈阳却又破了第五题,全场响起一片欢呼声。 这速度,简直是快得不可思议。 站在第二幅卷轴前的华天觞,看着前面陈阳的背影,顿时懵了,脑子里传来嗡嗡的声音。 “怎么可能,他居然这么快,就破了五题!” 华天觞哭丧着脸,他不止是输了自己的两千灵石,还有借来的八千灵石,自己拿什么还给人家。 周靖宇、段吟等借了灵石给华天觞的人,都面露苦色。 他们本想跟着赚点灵石,以为稳操胜券,谁也没想到,最后居然是这样的结局。 不是说,华天觞文学造诣深厚吗? 和陈阳比起来,简直就是渣啊。 大家终于是明白了,陈阳敢赌那么大,是因为别人有那个底气,有那个底蕴。 “这个混蛋,竟然坑我们。” 周靖宇、段吟等人,是把陈阳给记恨上了。 不过,他们可不管输赢结果,他们只认华天觞。 他们围到华天觞旁边,沉声道:“华天觞,我们是借给你灵石。现在你输了,不关我们的事。你可要记得,把灵石还给我们。” 听到这话,华天觞面色都绿了。 他是皇子,八千灵石,不是拿不出来。 可这也不是一笔小数目,回去向父皇要的话,少不了一顿责罚。 …… “太快了,他已经破了五题,可以参加明日的论武大会了。” “他的文学造诣,不是后面其他人,能够相比的。” “岂止不能相比,完全是相差了好几个档次。” “不知道,他能不能破七题。” “如果他能破七题,那么他就会获得,和云裳小姐独处的机会。” “啊!他破了第六题了。” “这……太快了吧。” 在一片震惊声之中,陈阳又是以极快的速度,破了第六题。 此时,全场焦点,都聚集在他的身上。 至于那些还在破第二题的人,众人看也不愿看一眼。 南宫飞硕看着陈阳,道:“姐姐,此人的文学造诣,未免强得太过分了,有种作弊的感觉。” 南宫云裳道:“应该不是作弊,毕竟刚才那幅字,是他自己写的,可以看出来,他功底深厚。” 南宫飞硕笑道:“我也只是随口说说,并没有怀疑他,不过,还剩最后一题,他肯定没办法破题。想要和姐姐你独处,他们都休想。” (本章完)

上一篇   第1950章 快速破题

下一篇   第1952章 顺利通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