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9章 毫无感觉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1959章 毫无感觉

见双生蛇偷袭陈阳,众人皆是一惊。 不过,陈阳十分从容,仿佛脑后长眼,迅速转身,真气运转,封住了自己的呼吸,不惧双生蛇喷出的毒雾,不闪不避,双手朝着双生蛇抓去。 他左手抓住了双生蛇的上颚牙齿,右手抓住了双生蛇的下颚牙齿,用力朝着上下一掰。 咔嚓。 众目睽睽之下,陈阳直接用双手,把双生蛇的脑袋掰成了上下两半。 他连真气也没用,这需要多大的肉身之力,才能做到? 就在众人惊讶之时,只见双生蛇的口中,射出一条更小的毒蛇。 那毒蛇约有一米长,速度极快,朝着陈阳咬去。 但陈阳仿佛早有防备,一把抓住毒蛇的脑袋,不等毒蛇身体朝自己手臂卷过来,另一只手抓住其尾巴,直接把毒蛇扯成了两段。 然后他从毒蛇脑袋里,掏出了只有小拇指大的妖丹。 双生蛇的意思,并非是水陆两栖,而是指有两条蛇生存在一起,所以才是双生蛇。 当然,妖丹只有一枚,在小蛇的脑袋里。 眨眼的功夫,两只超凡九重妖兽,就被陈阳干掉,全场都已经是惊呆了。 他们本以为,陈阳会败。 却不料,陈阳依旧是压倒性的优势。 尤其是那霸道的肉身力量,简直比妖兽还可怕。 陈阳把双生蛇的妖丹,和刚才的巨鳄龟妖丹一起,收入了专门储存妖丹的纳戒中。 现在这个纳戒,被他称之为“狗粮纳戒”,因为里面的妖丹,最终都会成为大炮的食物。 收好妖丹,他目光一转,看向愣在那里的连云成。 连云成打了个激灵,瞄了眼浮在湖面的妖兽尸体,心生退意。 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又不愿丢脸。 不过,没等他细想,陈阳身形一动,已是踏水攻了上来。 仓促之中,连云成没有多想,连忙挥剑,一道七八米宽的剑气,携着三尾狐狸的诡谲狡诈之势,直奔陈阳而来。 “不过是负隅顽抗罢了,他不是陈阳的对手。” 众人无不摇头,皆认为战局已定。 可紧接着,众人却发现,陈阳并没有闪避,而是迎着连云成的剑气,直接冲了上去。 “他干什么!?” 众人大惊,就算你能够手撕妖兽,也不至于,要和剑气硬抗吧。 在全场惊骇的目光中,陈阳撞击在剑气上。 哗啦。 剑气爆开,湖面腾起巨大的水花,波涛汹涌,漫天水雾,将整个湖面都笼罩了进去,把四面八方的视线全都遮挡。 无论陈阳,还是连云成。 就连湖心亭,也隐藏在漫天水花之中。 所有人都以为,陈阳硬抗剑气,就算不死,也会重伤。 “啊!我赢了?!” 身处水花之中的连云成,面露惊喜之色。 可前方突然出现的拳头,将他的美梦打醒。 众人正期待战局结果,只见一道人影,从水雾中冲了出来,摔在岸边,接连翻滚了十几圈,这才停下。 众人定睛看去,发现落在岸边的人,赫然是连云成。 只见他虽然去势很急,但并未受太重的伤。 由此可见,陈阳对力量的控制,也是达到了极致。 刷的一下,众人的目光,看向湖面。 水影散去,只见陈阳站在湖中央,神色十分淡然,仿佛这场战斗的结局,早就在他的预料之中。 突然,他动了。 他踏着水面,步履不急不慢,朝着湖岸边走来。 “好……好强!” “他真的是超凡七重吗?刚才面对一名超凡九重修者,两只超凡九重妖兽,他竟然赢了,而且还赢得那么轻松?” “我是不是在做梦?” “听说连云成在凤灵学院分院之战中,夺得了第六名,他如此强大的战力,居然被轻易战胜,简直不可思议。” “到了现在,陈阳没动用大势,也没出剑。他的实力,到底还有多少没有展现出来?” “没想到呀,他竟然是炼体者!” …… 湖岸边的求亲者们,此刻都已经惊呆了,大部分人看向陈阳的眼神之中,都透着忌惮、敬畏之色。 别具阁外的楼顶、空中,那些观战者们,也都被陈阳的实力征服。 一些女孩子,更是疯狂地叫了起来。 强者,受男人敬仰,女人爱慕。 不过,陈阳没有在意别人的声音,他只是庆幸,自己打了两场,也不算白打了,至少帮大头搞到了两枚狗粮。 “姐姐,他好厉害!” 湖心亭中,南宫飞硕看着不急不慢,朝着岸边走去的陈阳,惊呼道。 他是真的被陈阳给震惊了,眼中甚至透着仰慕之色,转头对南宫云裳喊道:“姐姐,你还犹豫什么,才华、天赋、战力、外形,简直就是完美啊!” 南宫云裳收回看向陈阳的目光,转头白了眼南宫飞硕,思索了下,沉吟道:“他的实力,的确是出乎意料。不过,我和他并没有缘分,你难道没看见,他要走了吗?” “走,为什么走?” 南宫飞硕不解道。 南宫云裳淡然道:“他到逍遥阁来,打着求亲的名义,事实上,他是要找一个叫做南宫云梦的女孩?” “南宫云梦!” 南宫飞硕面露异色,目光落在南宫云裳身上,张了张嘴,然后闭上了嘴巴。 “你想说什么?” 南宫云裳沉声道。 南宫飞硕眼珠一转,道:“姐姐,我觉得,如果你喜欢陈阳的话,你完全可以主动出击。毕竟最终的结果,是由你来决定。除非没你看中的人,才会由父亲选择最合适的人选。” “喜欢他?!” 南宫云裳轻笑一声,摇头道:“不得不说,他才华、天赋、实力,皆是不凡。不过,我对他,却并没有那种感觉。” 停顿了下,南宫云裳沉吟道:“飞硕,我给你提过,我总觉得自己心里有个人。可是,那个人是谁,叫什么名字,在哪里,我却全都不知道。” 南宫飞硕忙道:“既然不知道,那肯定是你做梦。依我看,你与其嫁给别人,眼前这陈阳,却更和你般配。” 南宫云裳眼神淡漠,摇头道:“可惜,我对他,毫无感觉。如果没人挑战,就让他离开吧。” 南宫飞硕摇了摇头,没有多说,只是暗暗叹息一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