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1章 我绝不会喜欢他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1961章 我绝不会喜欢他

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陈阳瞥了眼湖岸边,并不是很在意。 不过,当他看到那少妇的模样时,眼睛顿时就瞪大了,充满了惊喜之色。 “陈阳,开始吧!” 万梓济冷喝一声,挥手就是一道剑气,朝着陈阳攻了上来。 这一剑,他只是试探。 可令他感到疑惑的时,陈阳仿佛受到了惊吓,竟是腾空而起,直接违反规则,朝着湖岸边飞去。 “他干什么?” “腾空飞起,属于违规,他这是认输了吗?” “可以跳跃,但不能飞行,他现在这种行为,已经算是落败了。” 众人全都感到大惑不解,想不通陈阳,为何突然飞向岸边,放弃了战斗。 无论是湖心亭、岸边、周围屋顶,还是逍遥楼顶层,所有人都一脸茫然。 陈阳却是不顾他人惊疑的目光,径直飞到了少妇面前,激动道:“凤姨,总算见到你了。” 那出现在湖岸边的少妇,正是南宫凤吟。 她刚从外面回来,知道今天是南宫云裳招亲的最后一日,赶紧过来看看情况如何。 却不料,一到湖边,就看到了陈阳。 苍穹之怒小世界之行中,她对陈阳也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此刻相见,虽然不是心动,但心情也有些复杂。 当然,更多的,是因为南宫云梦。 见陈阳飞到自己面前,她心里疑惑,陈阳不是应该在地武星吗?怎么到了冲武星? 而且,他为什么,会来向云裳求亲? 回过神来,南宫凤吟问道:“陈阳,你怎么会在这里?” 陈阳道:“说来话长,我稍后再给你详谈。凤姨你快告诉我,云梦在哪里?我在逍遥阁找了好几天,怎么没找到她?” 南宫凤吟嘴角一抽,指了指湖心亭的方向:“云梦不就在那里吗?” “啊?” 陈阳惊疑一声,狐疑道:“她不是南宫云裳吗?” 南宫凤吟秀眉微蹙,似乎有难言之隐,道:“这件事……也是说来话长。不过,她的确是云梦。” 陈阳朝着湖心亭看了眼,疑惑道:“我已经和她见过面,她并不认识我,怎么会是云梦?” “这……” 南宫凤吟欲言又止,道:“总而言之,她就是云梦,不过,她现在不记得你了。” “不记得我?!” 陈阳苦笑了下,没想到自己找了这么久,南宫云梦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怪不得南宫云裳的一切,都和南宫云梦那么相似。 他追问道:“不记得我,为什么?” 南宫凤吟道:“这件事,我……暂时不能讲。另外,你既然以为她不是云梦,为何你会来向她求亲?” 陈阳道:“我本意是来找云梦,谁知阴差阳错,参加了这求亲大会,然后我本打算放弃,谁知……不好,我刚才从湖面飞过来,已经落败了。” “哈哈哈,陈阳,你输了。” 万梓济的声音,从湖面上传来,十分得意。 他本以为,自己会苦战一场,没想到刚刚开战,陈阳就直接认输了。 看样子,是因为自己太强,陈阳害怕了。 陈阳没理会万梓济,朝着湖心亭看去,朗声道:“云裳小姐,刚才出现些意外,所以我离开了湖面。可否再给我一个机会,我希望与万梓济再战一场。” 此言一出,众人都露出疑惑之色。 刚才陈阳不是说,并不想求亲吗? 现在既然输了,他还不离开,为何要再战一场? 湖心亭中,南宫云裳并没有听到,陈阳和南宫凤吟的交谈内容。 此刻,听到陈阳的喊声,她面露不悦之色,心里暗道:“此人先是轻视、调戏于我,现在却又如此反复,到底拿我当什么?现在为了面子,你还要再战一次,打败万梓济吗?你把这论武大会,当什么了?脸皮之厚,实在无耻!” 如此一想,她语气冷然道:“陈公子,既然你违反了规则,那么你就没有了机会,你想再战……” “云裳,且慢。” 南宫凤吟连忙开口,打断了南宫云裳的话。 “陈阳,你一定要竭尽全力,夺得论武大会第一名。” 南宫凤吟低声叮嘱了陈阳一句,目光扫过在场之人,发现一个个都是天赋绝佳的天才,境界最低也达到超凡九重。 她并没有看过陈阳的战斗,心想陈阳才超凡七重,要想夺魁,实在太难了。 既然如此,自己还得相办法,帮帮陈阳才行。 不然的话,云裳岂不是,和别人成亲了。 “云裳也真是命苦。” 南宫凤吟暗暗摇头,腾空而起,脚尖在湖面点过,踏上了湖心亭中,对着外面喊道:“论武大会,现在暂停。” 众人虽不知南宫凤吟的身份,但见她能随意登上湖心亭,知道肯定是逍遥阁的人。 而且南宫凤吟达到了假府期,身份地位,应该比南宫云裳还高。 “他是逍遥阁阁主的妹妹,是云裳小姐的小姨,名为南宫凤吟。” 有知道南宫凤吟的人,低声说出了她的身份。 众人明白过来,发现南宫凤吟的模样、身材,虽然比不上南宫云裳,但也是极品。 可惜一听南宫凤吟已经嫁人,不少动了心思的人,赶紧打消了念头。 大家则是好奇,南宫凤吟怎么认识陈阳? 而且,她刚才为什么要打断南宫云裳的话? 湖心亭中,南宫云裳道:“凤姨,你刚才为何打断我?你和陈公子认识?” 南宫凤吟道:“陈阳和我有些渊源,刚才他也是一时情急,才会离开湖面,并不能算他落败。所以我建议,你再给他一个机会。” 南宫飞硕闻言,连忙敲边鼓道:“对呀,姐姐,你给陈阳个机会吧。论外表、实力、天赋、才华,哪一个比得上他?” 听到这话,南宫凤吟嘴角一抽,觉得自己小侄儿这话,夸得有些太过了。 “你闭嘴,你收了他的灵石,你的话,不能当真。” 南宫云裳瞪了眼弟弟,然后对南宫凤吟道:“凤姨,不是我不给你面子。此人是为了一个叫南宫云梦的姑娘,才来逍遥阁,而不是因为我。” “现在他仅仅为了面子,想击败万梓济,才要再战一次。如此行径,把我这招亲的论武大会,当成了什么?” “无论你们怎么说,我是绝不会再给他机会,我也绝不会喜欢他。”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