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5章 事在人为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1995章 事在人为

干俊乾感受到苍穹之怒箭矢的强大,心里惊道:“怎么可能,这是什么?” 砰轰。 暗红箭矢,直接轰破了干俊乾的剑气,狂暴的能量流,朝着四周冲击开,剑气完全挡不住箭矢的强大冲击力。 “啊!” 看到穿透剑气,攻击而来的暗红箭矢,干俊乾惊呼一声,身形一动,朝着旁边闪避开。 不过,他刚刚一动,箭矢直接就掉转了方向,继续追击。 “还能追踪?!” 干俊乾面色大变,完全没有料到,陈阳竟然还有这样的手段。 他仓促之中,又挥出一剑,可惜剑气再次被箭矢碾碎。 “他才超凡八重,怎么可能这么强?” 干俊乾惊疑不定,放弃了抵御暗红箭矢的念头,身形一动,朝着密林深处狂奔而去。 但苍穹之怒箭矢,速度之快,他根本逃不掉。 要知道,即使北洛修炼了《疾光电影步》,他也甩不掉苍穹之怒箭矢。 更别说,干俊乾没有修炼身法神通,速度更是差远了。 逃出不到百米的距离,他就被箭矢追上,无法闪避。 他知道逃不掉,连忙运转真气,将体表防护,尽最大的努力,抵御箭矢的攻击力。 砰轰。 暗红箭矢,轰击在他的身上,空中爆起一团血雾,将周围绿色的植被,染成了红色。 干俊乾身形一顿,坠落在地上,身上血肉模糊,已经看不清本来的形态。 他经脉寸断,身上骨骼几乎全都断裂,只剩下了一口气。 “怎么可能,我进阶了假府期,竟然还不是陈阳的对手,这怎么可能?” 他瞪大了仅剩下来的左眼,眼中满是不甘、惊惧的神色。 看了眼陈阳,他正想求饶,可刚刚开口,噗嗤,一道剑气从他的脖子扫过,他身首异处,彻底死亡。 “好险!” 解决了干俊乾,陈阳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还好干俊乾以为胜券在握,否则的话,刚才干俊乾突然袭击,如果直接使出全力的话,陈阳就算有苍穹之怒,只怕也没机会使用。 “这里发生战斗,很快就有人过来,我必须尽快离开才行。” 陈阳赶紧把干俊乾的纳戒、兵器等物收起来,拖着重伤的身躯,腾空而起,朝着龙脊学院的方向飞去。 当他离开不久,有几名龙脊学院弟子,出现在这片区域。 “这里有个人死了。” “穿着我们学院的服饰,应该是学院弟子,不过,怎么没见过他?” “应该是最近刚入门的新生吧。” “把他的尸体收起来,带回学院。” …… 陈阳接近龙脊学院之后,先在小溪边把身上的血迹都洗干净,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然后服下了疗伤丹药,这才返回下云峰。 虽然他的面色略微有些发白,但并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 他直接回到住处,关上门之后,立刻进入房间,开始运转真气,调节伤势。 不得不说,干俊乾偷袭的一击,威力还是非常可怕,令陈阳受了非常重的伤势。 如果不是他修炼八荒霸体,拥有自愈能力,能很快恢复,不然的话,会留下严重的后遗症。 可即使如此,他也花了足足半个月的时间,伤势才完全恢复过来。 期间,干俊乾被杀的消息,在下云峰传开。 不过,并没有什么人关注,毕竟他只是刚入门的新生,也只有和他同届的新生,才会注意他这个人。 学院经过简单的调查,没有得到什么确切的消息,便宣布他是被龙角城的凶徒所杀,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 陈阳从燕归南那里得到这些消息,他也就放下心来。 至少干俊乾被杀这笔账,不会算到他的头上了。 说完这件事,燕归南道:“对了,陈阳,还有三个月,就要进行季度考核,你可要抓紧时间了。” “季度考核?” 陈阳面露疑惑之色,他很少与外面的人接触,却是不知道这些事情。 燕归南道:“龙脊学院,每个季度都会举行一次考核,上一次季度考核,刚刚结束,我们这些新生没有参加。不过,下次季度考核,我们就必须参加了。” “另外,季度考核,对你可有些麻烦,因为季度考核是按境界划分,假府前期一组、中期一组、后期一组,以此类推。” 陈阳指了指自己:“那我超凡八重,我分在哪组?单独一组?” 燕归南道:“我问过卢执事,他说你分在假府前期这组。所以我才会说,季度考核对你来说,有些麻烦。虽然你天赋高,可毕竟境界差了不少。到时候和假府前期比,只怕是很难取得好成绩。” 陈阳皱了下眉头,沉吟道:“这么说,那我得加快速度,尽快进阶假府期才行。” 燕归南道:“可是三个月的时间要进阶假府期,太难了。” 陈阳虽然也觉得压力很大,但还是洒脱一笑,道:“事在人为。” …… 接下来的日子,陈阳每天都在闭关。 丹药现在倒是不愁了,他送卡尔拉回阳王府的时候,极品地丹和下品天丹,每样买了五百颗。 有丹药辅助,加上用之不竭的灵石,他的修炼速度,可谓是突飞猛进。 这一日,陈阳正在修炼,外面传来敲门声。 他走过去打开门,只见门外,是两名不认识的男子,都是假府中期的境界,是逍遥阁门内的师兄。 陈阳客气道:“二位师兄,有事吗?” “你就是陈阳?” 其中一名身材矮瘦的男子,语气傲慢地问道。 见对方这态度,陈阳微微皱眉,沉声道:“我是陈阳,你们是谁?” 另一名身材微胖的男子,架子更大,道:“行了,既然是陈阳,那就跟我们走吧。” “跟你们走,干什么?” 陈阳疑惑道。 那微胖男子道:“我们是盘山的人,听说你阵法造诣不俗,决定吸纳你入会。现在让你跟我们走,是去给你办入会手续。怎么,你还不乐意不成?” 陈阳明白过来,笑道:“你们这态度,是邀请我入会,还是逼我入会?” 矮瘦男子撇了撇嘴,不屑道:“邀请?呵呵,你想多了。你才超凡八重,还不配邀请。” 话音刚落,砰一声,陈阳把院门关了起来。 (本章完)

上一篇   第1994章 重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