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第215章吃的什么药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215第215章吃的什么药

“陈阳,这么多年不见,你过得怎么样?” 这话刚一说出口,乔宇就后悔了。 整个上京的大家族,谁不知道陈阳这个长子嫡孙因为父母去世,又没了爷爷的照顾,已经被陈家边缘化,怎么会过得好。 而且最近陈家还公布了那样一个消息,对陈阳的处境更是雪上加霜。 这时候问他过得好不好,无异于在伤口上撒盐。 乔宇正想转移话题,不料陈阳却是笑了笑道:“谢谢乔叔叔关心,我现在过得很好。” 你还过得好?! 乔宇愣了下,苦笑了下,道:“不参与家族的争斗,的确对你更好。行了,我们也不多聊,你和黛寒一起进去,老爷子等着你们俩呢。” 陈阳和乔黛寒进了病房,只见病床上躺着一个面容憔悴的老人,听到开门的声音,他浑浊的双眼睁开,虚弱道:“黛寒,你和陈阳来了?” “爷爷。” “乔爷爷。” 听到这两道声音,乔老爷子笑了笑,看向陈阳,沉默了好一会,叹道:“陈阳呀,自从老陈去世之后,没有人照顾你,你浪迹在外,也是苦了你。” 说着,乔老爷子话锋一转,正色道:“陈阳,陈家最近对外公布消息,将你逐出了陈家,你可知道此事?” 逐出陈家! 陈阳没想到陈家竟然会干出这种事,看来是想除掉自己的身份,铁了心要对付自己了。 他淡然一笑,对乔老爷子道:“乔爷爷,自从爷爷和父母去世之后,我就没有把自己当成了陈家的人,他们逐不逐出我,又有什么关系。” 乔老爷子道:“陈阳,你虽然在陈家没有影响力,但因为你是长子嫡孙,他们对你始终心存忌惮,尤其陈家掌权的一脉,更是怕你联合其他反对他们的陈家人,进行夺权。以往他们顾忌你是同宗,但现在你不是陈家的人,他们就能光明正大的对付你,很可能会要了你的命。” 陈阳笑道:“如果陈家有这个本事,我的命随时等着他们来取。” “你现在别说狠话,如果陈家真要对付你,你哪来的能力抵抗。”乔老爷子苦笑了下,接着道:“正是因为这件事,我才让黛寒把你叫到上京来,只要你和黛寒完婚,你就算没有了陈家的身份,但却是我乔家的女婿,陈家就不敢拿你怎么样了。” 知道乔老爷子病危将死,却依旧担心着自己的安危,陈阳心里是一阵感动。 “乔爷爷,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 陈阳上前握着乔老爷子的手,悄悄的把了脉,弄清楚乔老爷子的情况,他心头暗暗松了口气。 虽然情况很糟糕,但还没到无法挽救的地步。 乔老爷子拍了拍陈阳的手,却是并不畏惧死亡,洒脱道:“我自己的情况,我自己清楚,活不了几天了。” “我这里正好有一颗特效药,是我意外得到的,乔爷爷你把它服下,我相信一定有效果。” 陈阳取出了一个瓷瓶,从里面倒出一粒暗褐色的药丸来。 这颗药丸是他师傅炼制,给他自己救命用的,现在乔老情况危急,即便是以他的手段也难以治愈,他只能把这颗珍稀的药丸拿出来。 乔老爷子瞅了眼药丸,苦笑道:“陈阳,你别安慰我了,我的病已经无法治愈,你……咕噜……” 没等乔老爷子把话说完,陈阳把药丸塞进了他的嘴里,咕噜就噎了下去。 “陈阳,你干什么?你给我爷爷吃的什么药?”乔黛寒柳眉一竖,瞪着陈阳道。 乔老爷子则是皱了下眉头,劝道:“黛寒,你什么火?陈阳也是为我好,反正我也活不久,试一试这药,又有什么关系。” 陈阳笑了笑道:“乔爷爷,我肯定是不会害你的,希望你早日康复吧。” 又聊了一会,乔老爷子有些疲乏,陈阳和乔黛寒就退出了病房。 陈阳给乔家长辈打了声招呼之后,他就离开了军区疗养院,打算去爷爷的坟墓祭拜。 他走出疗养院,乔黛寒跟了上来,道:“我和你一起去。” 陈阳笑道:“你去干嘛?” “我有些话想和你聊聊。”乔黛寒说着,上了奔驰g5oo,载着陈阳朝着陵园开去。 路上,乔黛寒道:“陈阳,我今天才知道你被逐出了陈家,看来陈家是打算对你下手了。不过你放心,我们怎么说也是青梅竹马,我一定不会坐视不理的。” 陈阳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做?” 乔黛寒俏脸一红,眼中露出坚定的神色,道:“和你完婚。” 陈阳笑道:“我看还是算了吧,你又不喜欢我,我岂不是拖累你一辈子。我自己的事情,我会解决的,你不是说你喜欢那个绰号上帝的帅哥吗?你去找他吧,我不会介意的。” “哼,陈阳,你不相信我的人品吗?”乔黛寒面露不悦之色,坚定道:“既然我决定和你完婚,我就肯定不会背叛你。” 陈阳道:“那你和我完婚的目的是什么,为了爱情,为了友情,为了婚约?” “都不是。”乔黛寒摇了摇头,道:“和你完婚,是为了保护你。” 保护我吗?! 乔黛寒的一席话,不禁让陈阳感到温暖,一个女人为了保护自己,献上最珍贵的婚姻,甚至不再背叛,这是对自己有多重的感情。 除了苏子宁之外,也只有乔黛寒这个青梅竹马能做到这个程度了。 陈阳看向乔黛寒,眨了眨眼,笑嘻嘻道:“小寒寒,既然你铁了心要嫁给我,我一定会让你爱上我的。” 乔黛寒瘪了瘪嘴,道:“切,我才不会爱上你,我喜欢的人是上帝。” 就在这时,乔黛寒的电话响了,她按了车载蓝牙电话,车内音响传来乔黛寒父亲乔宇的声音,显得非常焦急:“黛寒,你们给爷爷吃了什么药?” 乔黛寒心头咯噔一跳,暗想爷爷吃了陈阳的药,不会是病危了吧。 她看向陈阳,愤怒道:“陈阳,你给我爷爷吃的是什么药,现在他病危了,你说怎么办?” 话音刚落,音响里传来乔宇的声音:“黛寒,谁……谁给你说爷爷病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