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9章 戏剧性的转折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2149章 戏剧性的转折

“真没想到,那个戴面具的人,居然是陈阳!” 余真满脸怒色,气呼呼道。 亡殇阴沉着脸,看了眼渐渐变小的云中城,沉声道:“周护法在齐云国潜伏多年,眼看我们就能掌控齐云国,发展西火教的根基。现在,一切全都毁了。” 另一名真府期道:“那叫陈阳的小子,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修罗仙子,如此维护他?” 亡殇冷声道:“根据消息,他不过是大夏王朝的世子罢了,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身份。” 余真苦笑了下,道:“我们连修罗仙子的来历也不知道,谁知她以往,是不是和陈阳有说不清道不明的纠葛。” 周欣蓉瞥了眼众人,道:“切勿在背后议论修罗仙子,若是传进她的耳朵里,你我都难逃一死。” 亡殇嘟哝道:“周护法,我只是为你打抱不平,你这些年的努力,可全都没了。而且,还只是因为修罗仙子的一个命令。虽然西火教隶属于黑火教的分教,但黑火教的修罗仙子,凭什么命令我们?” 周欣蓉瞥了眼亡殇,沉吟道:“当年有位教主,产生了你这样的想法,不听黑火教高层的指令,你可知道,他最后是什么下场?” 亡殇摇了摇头,还真不知道这件事。 周欣蓉道:“我也是从教内的典籍中,看到了相关记载。那位教主,后来被黑火教派人斩杀,另外拥护他的人,也无一幸免于难,在那场灾难之中,都被抹杀。之后,在黑火教的支持下,西火教很快就恢复了元气。所以,身为分教之人,切勿质疑黑火教的能力。” 听到这话,亡殇、余真等人,全部都沉默了,不敢再说修罗仙子的不是。 就在此时,只见前方,一道人影飞速而来。 众人定睛一看,发现来者,赫然是负责西火教和云中城分舵联系的王钊。 王钊是真府前期的境界,战斗力比同阶的亡殇等人,略胜一筹,但比已经死了的血屠,要强一点点。 他前不久,刚刚返回了西火教总坛,把这边的消息,传递给了教主。 如今回来,他显然是传回消息。 他见周欣蓉等人,带着整个云中城分舵的人,朝着自己这边飞过来,脸上露出惊疑之色。 他飞速靠近,朝着周欣蓉作了一揖,道:“周长老,这是发生了什么事,你们怎么都离开了云中城?” 周欣蓉把事情的经过,给王钊说了一遍。 听完后,王钊面露惊讶之色,道:“啊!竟然因为陈阳,你们放弃了云中城分舵,还把龙脊学院弟子,全部都放走了!唉,真是可惜了。” 周欣蓉不解道:“王钊,你这是什么意思,有什么好可惜的?修罗仙子说了,不能伤害陈阳,我们还能怎么做?” 王钊道:“周护法,你们是不知道,修罗仙子她,已经返回了黑火教,不在西大陆了。” 周欣蓉疑惑道:“她回黑火教,我们就能违抗她的命令?” 王钊道:“如果只是这样,当然不行。不过我们得到消息,她回黑火教,是去找神秘人,为教宗报仇。你们想想,就连教宗也不是神秘人的对手,修罗仙子怎么打得过神秘人?所以,修罗仙子这次回去,无疑是送死。对于一个死人,我们何必听她的命令。” 这话一出口,众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谁也没料到,事情竟然出现了这样的转折。 过了片刻,亡殇骂骂咧咧道:“他`娘的,这么说,就算我们刚才把陈阳杀了,也没人会找我们的麻烦?” 王钊点头道:“当然。” 余真眉头紧皱,道:“王钊,你如果回来早一个时辰,把修罗仙子回黑火教送死的消息告诉我们,这边也不会发展成这样。现在,陈阳几人已经远去,等他们回到龙脊学院,事情被龙脊学院知道,齐云国的一切积累,就全完了。” 周欣蓉面露苦笑,摇头道:“可惜,木已成舟,我们别无他法,只能放弃齐云国了。” 亡殇怒吼道:“混蛋,这一切,都怪陈阳这个混蛋,我一定要杀了他!” 周欣蓉眼中闪过冷芒,道:“走吧,先把事情给教主汇报。陈阳坏了我们西火教的重大布局,我们必然让他付出血的代价。” …… 陈阳和张虞溪四女,穿越丛林,朝着龙武船飞行点赶去。 刚才的战斗中,无论陈阳,还是四女,都或多或少受了伤,此刻赶起路来,速度并不快。 就在这时,前方树丛中,突然窜出两道身影。 陈阳五人,都面露警惕之色。 但紧接着,他们仔细一看,发现那两道身影,赫然是任子飞和任子豪两兄弟。 “虞溪,你没事吧?” 任子飞见张虞溪浑身鲜血,面露担忧之色,嗖的飞了过去,想要查看张虞溪的伤势,却被张虞溪躲开。 张虞溪冷声道:“任子飞,你怎么在这里?” 任子飞道:“我接了个任务,经过这里,正好看见你们,就赶了过来。你们这是怎么了,伤势怎会这么重?” “用不着你管。” 张虞溪不待见任子飞,冷声道。 任子飞神色如常,看了眼王婷、林瓶儿、赵珂三女,脸上露出关切的表情,道:“你们都受了伤,以我之见,你们还是暂时降落下去,疗伤休息一下,否则的话,伤势会恶化的。” 张虞溪白了眼任子飞,道:“你执行自己的任务去,我们这支小队的情况,用不着你操心。” 见任子飞是好心,林瓶儿觉得张虞溪有些过分了,便柔声道:“张师姐,任师兄说得对,要不,我们下去休息,把伤势处理一下吧。” 张虞溪道:“万一西火教的人,追过来了,怎么办?” 王婷道:“就算追过来,有陈阳在,他们也不敢把我们怎么样。” “哎哟。” 这时,张虞溪伤口发疼,把她疼得咧了咧嘴角,倒吸一口凉气。 虽然陈阳猜测,任子飞可能没打好主意,但他见张虞溪伤势严重,也劝道:“张师姐,你不能赶路了,先下去疗伤再说。” (本章完)

上一篇   第2148章 是谁

下一篇   第2150章 要你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