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8第218章一个也别想走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218第218章一个也别想走

“走,别在爷爷的墓碑前动手,不然会有麻烦。” 陈铮话音一落,陈阳的秒数正好数到“一”,陈铮朝着山下走去,面色一片阴沉。 陈家子弟没想到性格骄傲的陈铮竟然会向陈阳让步,都是愣了下,但也不敢违抗陈铮的命令,纷纷跟上了他的脚步。 不过陈家子弟心里都是一阵郁闷,一个废物陈阳而已,堂堂陈家少主陈铮,难道还怕他? 陈康和陈铮的关系最亲密,他追上去问道:“铮哥,你这是何意?” 陈铮道:“如果在墓碑前动手,到时候必将招人话柄,而且族内的长老团也会找我的麻烦。” 听到这话,陈家子弟都是恍然大悟。 陈康骂骂咧咧道:“陈阳这个王八蛋,知道我们不会在爷爷的墓碑前动手,所以才装逼读秒,竟然让他得逞了,真是不爽。” 他们却是不知,陈阳并不是装逼,而是真的只给了他们二十秒离开的机会。 陈铮冷冷一笑,回头看了眼淡然望向他们这边的陈阳,眼中闪过一抹寒光,对陈康道:“待会你带着这些保镖,在山脚下等他,把他打一顿,别伤得太重。哼,这个王八蛋,不仅和我争安柠,还和我争乔黛寒,我一定要慢慢玩死他。” 一听这话,陈家子弟都是兴奋起来,纷纷表示待会留下来看陈阳挨揍,要狠狠地出一口气。 最后到了停车场,只有陈铮先走,其他人却是都留了下来,将乔黛寒的奔驰g5oo守住,等着陈阳二人下山。 陈老的墓碑前,陈阳和乔黛寒祭拜之后,两人望着墓碑上的照片,都是有些感慨。 突然,乔黛寒问道:“对了,陈阳,你父母也去世了,他们葬在哪里?我们也去祭拜一下他们吧。” “不知道。”陈阳摇了摇头,回忆道:“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父母就离开了华夏,后来爷爷告诉我,说他们俩在外国遇难失踪。然后过了很多年,他们再也没有出现过,所以人都认为他们已经去世。虽然我也是一样的想法,但我并没有给他们立碑,还是存了一点念想,希望他们有一天,会出现在我面前。” “对不起,提起你的伤心事了。”乔黛寒抱歉了句,露出一个鼓励的微笑,道:“陈阳,我相信,你的父母只是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暂时离开,他们会回来的。” “希望如此吧。”陈阳点了点头,最后看了眼爷爷的墓碑,对乔黛寒道:“时间差不多,我们走吧。” 乔黛寒望了眼山下,指着另外一条道,对陈阳道:“要不,我们从这条路走,也可以下山。” “你的车不是在停车场吗?”陈阳面露疑惑之色,望了眼山脚下的停车场,居高临下,顿时对下面的情况一览无余。 见陈家子弟和保镖等在那里,他明白过来,对乔黛寒道:“小寒寒,你是怕陈家的人对付我?” “陈铮那个人,从来不会吃亏,你刚才扫了他的面子,他肯定不会放过你。下面三十多人,而且陈家的保镖都是好手,虽然我的战斗力还算不错,但也对付不了他们那么多人。”黛寒苦笑了下,看向陈阳道:“我不是看不起你,的确是对方人太多了。” “人多的确有用,但也得看是对谁。”陈阳不屑一笑,率先朝着山下走去。 乔黛寒忙跟上去,皱眉道:“陈阳,你这样太莽撞了,暂避锋芒,才是你最好的选择。” 陈阳道:“如果是你喜欢的上帝在这里,他会怎么做?” 一听这话,乔黛寒愣了下,随即自信道:“如果是上帝在这里,他当然会直接下山,绝不会退缩的。” 陈阳朝乔黛寒挤了挤眼睛,笑道:“既然如此,我要和上帝争你这个老婆,我当然不能比他弱。” 听陈阳说自己是他老婆,乔黛寒脸颊微红,愣了下,陈阳却已经走远了。 她急得一跺脚,暗道:“你要和上帝比,你也得有那个本事呀。” 想了想,乔黛寒见劝不住陈阳,只得跟了上去,对陈阳道:“待会你想办法先上车离开,那些人我来对付,他们不敢对我怎么样。” 先上车离开,这话应该我对你说吧。 陈阳腹诽一句,两人已是走到了停车场,陈家的人呼啦啦的就围了过来。 陈康脸上带着狞笑,道:“哼哼,陈阳,在东安的时候,你在我面前装逼,现在,我要把你打成傻逼。” 说完,他对二十多名保镖挥了下手,道:“上,动手。” 得到命令,二十多名陈家的保镖,朝着陈阳一拥而上。 乔黛寒没想到对方这么快动手,忙冲上去,摆出了迎击的架势,对陈阳喊道:“快上车。” “还想上车?哼,休想。” 陈康大喊道,和陈家其他几名子弟拦住了通往奔驰g5oo的路,几人都是双手抱在胸前,一副看热闹的样子。 “陈阳,快,我帮你拦住他们。” 乔黛寒一脸焦急,掉转方向,朝着陈家几名子弟冲了上去,想要帮陈阳推开人群,让陈阳离开。 不过她刚刚一动,几名保镖就拦住了她,朝着她双手抓过来,想要将她控制。 “混蛋!” 乔黛寒暗骂了句,紧紧地咬着牙齿,没有退缩,但她看着对方二十多名保镖,觉得今天陈阳肯定是要栽在这里了。 可就在此时,一道身影刷的从她身边闪过,紧接着,朝她双臂抓过来的两名保镖,往后倒飞出去,撞在了后面的陈家子弟的身上,犹如打保龄球一般,把几人都撞得摔倒在地。 乔黛寒回过神来,只见身前是陈阳的背影,他的腿高高的抬起,正是他,在刚才的一瞬间,连出两腿,把两名保镖踢飞了。 他竟然这么强! 乔黛寒差点就掩嘴惊呼出来,她没有想到身材瘦弱的陈阳,战力居然如此强横。 “小寒寒,站一边去吧,我没有让女人出手的习惯,这里交给我就行了。” 陈阳回头对乔黛寒笑了笑,没等乔黛寒反应过来,他看向陈家子弟和一众保镖,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戏谑道:“之前给了你们二十秒,你们不把握机会,现在,你们一个也别想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