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6章 黑店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2176章 黑店

陈阳绝不相信,余鸣鹤能够活命。 鬼岩城的人,毫无道义可言。 只要有利可图,想要取余鸣鹤首级的人,会有很多。 别说等灵禽门的对头出手,只怕灵禽门内部,很快就有人将余鸣鹤置于死地。 天色渐渐暗淡了下来,但路上的行人,却并没有减少。 黑夜,给罪恶蒙上了伪装,让罪恶更加的肆无忌惮,更加的血腥凶戾。 打斗、叫骂、死亡、强`奸、群殴…… 陈阳和郎筱然所过之处,一切都是凶险罪恶,弥漫着杀气、血气、邪气…… 因为郎筱然脸上的伪装已经清洗干净,她的美貌,难免会招惹来其他人的侧目。 有贪婪之人,若是靠近,陈阳毫不犹豫,直接击杀。 一路走向春水堂的地盘,所过之处,陈阳杀了七十三人。 当然,更多人,是被他震慑,选择了逃走。 因此,陈阳招惹了不少的势力,后方明显有人在跟踪。 但因为忌惮他的实力,那些跟踪之人,并没有贸然动手,等待援兵到来。 陈阳没工夫去隐藏了,春水堂那种地方,实在太危险,他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救出上官芸和谷茗谣,他才能放心。 进入春水堂的地盘后,这片区域明显多了几分烟花之气。 虽然依旧是黄土建筑,但这些建筑多了装饰,有了简单的雕刻,门口站着的姑娘,更是花枝招展,朝着陈阳招手。 不过,当看到陈阳身边的郎筱然,那些女孩子们就放弃了。 有郎筱然这样的美人在,陈阳自然是看不上她们。 沿途往前,十栋建筑,就有一栋是青楼。 这样的比例,堪称恐怖。 陈阳望向最高的一座楼,那是一座木楼,在一片黄土建筑之中,鹤立鸡群,十分显眼。 “这位姑娘,前面的高楼,是春水堂的堂口吗?” 陈阳走到路边,向一名穿着暴露的女孩问道。 那女孩上下打量着陈阳,嘴角勾起媚笑,挺着胸脯朝陈阳靠近,身上飘散淡淡的幽香,令人心旷神怡。 她伸手,朝着陈阳的下身摸过来,语气轻柔道:“公子,我叫可儿,你是想……” 没等她把话说完,陈阳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往她手中塞了一把灵石,沉声道:“你只需告诉我答案即可。” 那女孩愣了下,面露喜色,赶紧悄悄把灵石收好,低声对陈阳道:“那座高楼,就是春水堂的堂口。也是整个鬼岩城,最有趣的地方,名为‘永乐坊’。公子如此富裕,去那边,必然能满足的。” “你认不认识,谷茗谣和上官芸?” 陈阳又问道。 那女孩意味深长一笑,舔了舔嘴唇,又伸手朝着陈阳下身摸去。 陈阳又塞了一把灵石给女孩,女孩这才开口道:“不认识。” 既然不认识,陈阳懒得多说,转身便走。 到了一处角落,他对郎筱然道:“待会可能发生战斗,我怕顾不过来,你暂时待在纳戒里吧。” “好。” 郎筱然点了点头,被陈阳收入了纳戒之中。 然后,陈阳继续朝着永乐坊走去。 不远处,墙角后走出一名女子,正是可儿。 她一脸疑惑之色,走到陈阳刚才站立的地方,四处打量了下,茫然道:“奇怪,那个女孩呢,怎么凭空消失了?” 摇了摇头,没有多想,可儿朝着永乐坊走去,暗笑道:“嘻嘻,得赶紧通知梅姨才行,那位公子,随手就是几十块灵石,可是个大金主,一定要好好‘伺候’。” …… 陈阳走进永乐坊,这里和鬼岩城其他地方的条件相比,好了不是一星半点。 甚至为了改善干燥的空气,永乐坊内还用阵法制造了水蒸气。 奢侈的绿色植物,这里面,也有那么几株。 总而言之,进入永乐坊之后,仿佛置身在鬼岩城之外,没有了那种干燥黄沙的感觉。 这里面的姑娘质量,虽不是极品,但也是中等偏上。 加上她们专业的手段,自然是把前来消遣的男子,逗得是心花怒放,哈哈大笑。 陈阳放眼望去,永乐坊分为三楼。 一楼大厅,二楼环廊,三楼雅间,格局和普通的青楼,并没什么不同。 不过这里的人,更加的肆无忌惮。 大厅中,虽然没有发生男女之事,但脱了上衣的女孩,却随处可见。 男人们也旁若无人,双手在女孩的身上游弋。 “勇哥,你坏死了,怎么捏人家的小豆豆……” “哈哈哈,小美人,走走走,咱们上楼。” “水儿,花公子说,今天要咱俩一起伺候她,你还不赶紧来。” “别撕人家的底裤,这可是规矩。” …… 周围的***之音,令陈阳眉头紧皱,心里更是担心上官芸和谷茗谣的情况。 “公子,来来来,楼上请。” 迎面走过来一名身材妖娆的中年女子,一看就是老鸨。 她一副自来熟的模样,对陈阳做了个请的手势,接着道:“公子,我叫韩梅,你叫我梅姨就行。在这里,你有任何的需要,都可以对我提出。” “你就是梅姨?” 陈阳转头看向韩梅,沉声问道。 刚才可儿跟踪他的事情,他自然是知道。 他也听见了可儿的话,明白眼前的韩梅,是想宰自己。 韩梅咯咯一笑,对陈阳道:“公子,没想到我名声在外,你竟然知道我是谁。” “走吧,上楼。” 陈阳并未接话,迈步走上楼梯。 韩梅眼珠一转,笑嘻嘻地跟了上去,一直把陈阳请到三楼的雅间,道:“公子,我这就给你安排这里最好的姑娘,保证把你伺候得舒舒服服,而且绝对有你没见识过的花样,让你大开眼界。” 说完,韩梅一脸你懂的表情,退出了房间。 轻轻给陈阳关上房门后,韩梅眼中闪过一抹寒芒,朝着楼下走去。 陈阳坐在雅间内,环顾着四周。 这房间的格局,并没有什么特殊,只是一股浓浓的檀香味,似乎有意在掩盖着什么。 陈阳盯着地板看了下,地板光洁,可是缝隙中的淡淡血迹,却并未清理干净。 客栈有黑店,这青楼,居然也有黑店。 (本章完)

上一篇   第2175章 春水堂

下一篇   第2177章 接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