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7章 背后说坏话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2227章 背后说坏话

没等张虞溪说出陈阳的名字,林无依打断道:“不行就是不行,若是破了这个先例,以后岂不是别的男弟子,也想加入灵鸢。别忘了,我们成立灵鸢的目的,是女弟子的联盟。加入一个男弟子,算什么?” 见林无依的语气不容置疑,张虞溪也就不再辩解,当即应了声,告辞离开了一号上擎院。 张虞溪前脚刚走,陈瀚宇就来拜访。 陈瀚宇始终带着微笑,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 可是,林无依对他的微笑,并不感冒。 林无依态度冷淡,问道:“陈师兄,你找我有事?” 陈瀚宇道:“听说你们灵鸢,破天荒的收了一名男弟子加入,这可真是有意思了。” 对于陈阳的消息,陈瀚宇是了解得清清楚楚。 他之所以如此说,便是想知道林无依对此事的态度。 如果陈阳真被灵鸢接纳,陈瀚宇若是找了陈阳的麻烦,以灵鸢护短的性子,肯定不会略过此事。 当然,更重要的,是陈瀚宇,并不想惹林无依生气。 所以,他想先来,探探林无依的口风。 见他提起这事,林无依道:“对,是张师姐他们收入灵鸢的。” “真是羡慕那位师弟,居然能加入灵鸢。如果无依你肯收我加入灵鸢,我现在就愿意放弃翰门首领的位置,给你当手下。” 陈瀚宇一副开玩笑的样子。 说着,他话锋一转,道:“不过,我知道,你肯定不会同意男弟子,加入灵鸢的。而且那个师弟,可不是什么好人。” 林无依神色不变,淡然问道:“此话怎讲?” 陈瀚宇讪笑了下,道:“他毕竟是你们灵鸢唯一的男弟子,我也就不多搬弄是非了。” “我想听听。” 林无依直愣愣地盯着陈瀚宇,眼神中虽无渴求之色,但却让人无法拒绝。 “既然如此,那我说了,你可别怪我多嘴。” 陈瀚宇挠了挠脑袋,一副不情愿的样子,接着道:“那名师弟,其实天赋相当高,进入学院不到半年,就进阶了假府巅峰。而且,据说他在超凡八重的时候,就领悟了意境。” “这天赋,果然不凡!” 林无依眼中闪过异色,不禁赞叹了句,却是没想到,张虞溪是收了这么个天才。 她心里思索着,那人有如此天赋,只怕是学院内的势力都抢着要,所以张虞溪才会破例,将其暂时收入灵鸢。 说起来,张虞溪这步棋,也不算走错。 虽然想通了其中关键,但林无依并没有打算改变自己的决定,灵鸢不收男弟子,这是最重要的规则,绝对不能坏掉。 她看向陈瀚宇,又问道:“陈师兄,你不是说那位师弟不是好人吗?为何你又如此夸赞他?” 陈瀚宇道:“他的天赋,我是相当佩服的。不过他的为人,的确很差。根据我得到的消息,他在学院之内,和数名女弟子暧昧。甚至……” “甚至什么?” 林无依问道。 陈瀚宇道:“甚至,就连张虞溪师妹,似乎也被他迷得神魂颠倒。” 林无依皱了下眉头,并没有接这个话题,对于张虞溪,她还是相当信任的。 陈瀚宇接着道:“除此之外,此人仗着天赋不凡,十分傲慢,曾今发起过两次死笼挑战,杀了上擎峰第一人郑严州,以及排名三十六的任子飞,以此来显示自己的实力。而且,我经过龙角城的时候,正好看见他,在城内与人大战,肆无忌惮,十分张狂。” 说到这里,陈瀚宇停下来,对林无依歉疚道:“不好意思,无依,我不应该在背后,说人不是。” 林无依虽然对陈瀚宇冷淡,但她还是相信陈瀚宇的人品,认为陈瀚宇不会无中生有,说人坏话。 既然如此,那个师弟,人品肯定不怎么样。 林无依道:“其实那个人,我已经让张师姐,将其逐出灵鸢了。” “这……” 陈瀚宇摸了摸鼻子,尴尬道:“早知道,我就不插嘴了。” 林无依道:“不关你的事,我本就会如此决定。灵鸢不收男弟子的规则,是绝不会改变的。” “其实我也应该想到,因为无依你是最讲原则的。” 陈瀚宇笑了笑,道:“对了,九华城的万宝大会即将在十天后召开,不知无依你打不打算去?” 林无依道:“万宝大会,已经听闻已久,但我却还没赶上过。这次正好遇到召开万宝大会,那我必然是要去瞧一瞧的。” 陈瀚宇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到时候同行吧。” 林无依思索了下,心想有个人带路也好,便点头道:“如此甚好。” 见林无依答应,陈瀚宇心头大喜,道:“那么五天后,我便来找你,我们提前一天,到达九华城,可以看看灯会和烟花表演。” 林无依本无心观看灯会和表演,但见陈瀚宇如此热情,便点头答应了下来。 到时候,就当去散散心。 或许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中呢? 当然,虽然这个概率,微乎其微。 两人约定好之后,陈瀚宇便喜滋滋地离开了一号上擎院,但他却不知,此时林无依心里,却想着的是别人。 …… “什么,开除我?” 陈阳听了张虞溪传来的消息,不禁皱起了眉头。 张虞溪正色道:“林师姐说了,灵鸢不收男弟子的规定,无论如何,也不能破。所以,只能将你开除。” 陈阳当初加入灵鸢,一方面是当时实力太弱,寻求一个学院势力的庇护;另一方面,是觉得灵鸢都是女人,自己加入,还挺好玩的。 不料现在,却被人开除了。 虽然脱离了灵鸢,对他来说,并没有坏处。 可是,他却不想就这么离开。 想了想,他对张虞溪道:“张师姐,要不你带我去见见林师姐,或许,我能说服她呢?” “不可能。” 张虞溪摇了摇头,道:“林师姐对男子很是冷淡,你若是求见她,只会让她更反感。” 陈阳道:“当初别人都说你对男人冷淡,我们见过面之后,你不也让我加入了灵鸢。” 听到这话,张虞溪面露不悦之色,瞪了眼陈阳,道:“我是我,林师姐是林师姐,岂能一概而论。” (本章完)

上一篇   第2226章 开除

下一篇   第2228章 神识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