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5章 监视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2235章 监视

听到需要万宝楼楼主沈华峰,对刚才那银面人的秘籍进行估价,所有人都是大感意外。 大家对沈华峰的眼力,还是有一定了解的。 沈家之内,真府巅峰,不止他一个。 而他却掌握了资源最丰厚的万宝楼,足见城主沈华凌对其的器重。 一方面,他是商业奇才; 另一方面,便是他眼力不凡。 如果需要他才能估价,那本神通秘籍只怕是真有些玄妙。 原本有些不耐烦的众人,又被勾起了好奇心,皆是想知道,那本天级中品神通秘籍,到底是什么。 很快秘籍被送到了菲灵的手中,工作人员在她耳边低声几句之后,便返回了后台。 陈阳也回到现场,径直坐到了先前的位置。 众人目光落在菲灵手中简陋的秘籍上,都看清楚了封面上《光影剑法》几个字。 “咦,是光影剑法!” 坐在第五排的麦伟俊不禁皱了下眉头,低声对坐在旁边的父亲麦嘉道。 麦嘉眼中闪过冷芒,真元传音道:“这人十有八九,就是在财通商会,寄拍《光影剑法》的人。原则上来讲,他掌握这本秘籍,想怎么样都可以。不过现在我们买下《光影剑法》,如果再让他四处传扬这门剑法,对我们剑王宗不利。” 麦伟俊传音道:“父亲,你的意思是?” “九华城内,我们是不能动手的。派个人盯着他,等到万宝大会结束,他离开九华城的时候,我们便追上去,将他击杀,省得《光影剑法》传入更多人的手中。” 麦嘉面色不变,这种杀人的事情,他并没有少干。 为了剑王宗的利益,他什么也做得出来。 这时,菲灵宣布道:“楼主鉴定了这本天级中品神通秘籍后,估价为一百八十万,刚才那位老先生用这本秘籍抵押,竞拍的话,可以按一百八十万灵石计算。” 闻言,众人都明白,那本秘籍的价值,肯定不止一百八十万。 因为万宝楼用这个价格收了秘籍,他们还得赚灵石。 所以,秘籍的真正价值,应该在二百五十万灵石左右。 菲灵接着道:“现在,由陈公子和那位戴面具的老先生,竞拍最后的冥树新叶,起拍价为陈公子刚才喊的二百八十五万,现在请后排的老先生竞拍。” “三百万。” 陈阳加价了十五万灵石。 陈瀚宇微微一笑,道:“三百五十万!” 这个价格一出,顿时一片哗然。 大家感觉,陈瀚宇似乎有用不完的灵石,之所以愿意让陈阳用秘籍作为抵押,完全是因为他有底气。 陈阳道:“四百万!” 又是加价五十万,看起来,两人似乎是顶上了。 陈瀚宇道:“四百五十万。” 陈阳道:“五百万。” “五百五十万。” “五百六十万。” 不是陈阳不想加五十万,而是他的灵石加上《光影剑法》的抵押,总共只有五百六十多万灵石。 他心里想着,如果陈瀚宇还要继续加价,自己只能再抵押一本秘籍了。 可是不料,陈瀚宇沉默了下,却是笑道:“看来,冥树新叶与我无缘,我只有五百五十七万灵石,没办法继续竞拍了。” 闻言,众人不禁替陈瀚宇感到遗憾。 周家主周奎道:“陈公子,若是你需要灵石,我可以先借给你。” 显然,周奎是想结交陈瀚宇。 “不用了。” 陈瀚宇摇了摇头,一点没有失望的样子,洒脱一笑:“这冥树新叶,和我有缘无分,又何必强求。” 说着,他起身朝着后排拱了拱手,对陈阳道:“老先生,恭喜你得到了冥树新叶。” “客气了!” 陈阳回应了句,但心却悬了起来。 陈瀚宇表面看起来光明正大,可内心却阴险歹毒。 这家伙此刻说着恭维的话,指不定心里,已经在思索着,怎么杀陈阳了。 而且陈阳估计,陈瀚宇的身上,肯定还有更多的灵石。 他之所以不竞拍,是故意逼迫陈阳,把秘籍抵押所得和身上拥有的灵石,全部消耗光。 然后,他再一分不花,直接从陈阳的身上,抢走冥树新叶。 陈阳倒是想明白了其中猫腻,但在场其他人,却是觉得陈瀚宇潇洒倜傥,这气度,简直是没谁了。 就算是一些境界比他高的人,也心生敬佩之情,被他的人格魅力所折服。 陈阳把冥树新叶拿到手后,便离开了万宝楼,朝着自己住的客栈而去。 他能感应到,身后有两个人,在跟踪自己,而且是两方不同的人马。 这让他感到古怪,一方是陈瀚宇派的人,另一个又是谁? 他没有理会,回到客栈之后,便关上门户,不再出去。 在九华城内,是非常安全的。 一般人,不敢在这里随意动手打杀。 尤其是现在万宝大会期间,如果有人捣乱,就是和城主府作对,沈华凌绝不会坐视不理。 “管他是谁,先打破神识壁再说。” 陈阳倒也想得开,立刻服下冥树新叶,按照《炼神诀》的功法,修炼神识,冲击神识壁。 只要神识壁一破,他就能拥有超过800阶的神识力。 …… “陈公子,您让我跟踪的人,住在鸿飞客栈,我已经让人在那里盯着他了。” “好,我知道了,继续看着他,只要他出城,就立刻告诉我消息。” “是的,陈公子。” 等汇报消息的人离去,坐在酒楼里,凭栏望着街道的陈瀚宇,眼中闪过一抹冷芒,扬头喝了口酒,喃喃道:“我看上的东西,居然也和我争夺,简直是找死!” 这时,一名蒙着面纱的美貌女子,从楼梯走了上来,径直走到了陈瀚宇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 陈瀚宇笑道:“无依,你又何必蒙着面纱?” 林无依望了眼周围,声音淡然道:“陈师兄,我只是不想被别人关注罢了。”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要怪只能怪你长得太美了。” 陈瀚宇淡笑道。 这明明是一句暧昧的话,可从他的口中说出,却一点也没调侃的意思,反而是一本正经的赞美。 林无依并未接这个话题,转而问道:“陈师兄,冥树新叶买到了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