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8章 双意境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2248章 双意境

听到张文山的提醒,王世宏心头一惊,顿时也感应到了身后传来的能量波动。 他连忙转头,只见刚才射向自己后方,消失不见的苍穹随心箭,竟是折返了回来。 他心头咯噔一跳,一个惊讶的想法产生。 这箭矢,竟然能受到陈阳的操控? 仓促之中,他来不及细想,连忙挥动手中旗幡,朝着身后挡去。 旗幡魔气森森,他反应不算慢。 可苍穹随心箭的速度,却比他更快。 红蓝交错的箭矢,划过细长的流光,轰击在了王世宏的背部。 砰轰。 一声巨响,王世宏整个炸开,四分五裂。 紧接着,能量席卷,他的血肉、骨骼、内脏,全都被绞碎成了粉末,在天空中留下一蓬肮脏腥臭的尘埃。 而随着苍穹随心箭的能量,这些尘埃朝着四面八方冲击而去,撒在了因为打斗而变成废墟的森林之中。 鲜血溅射在张文山的“玄武洪钟”上,被挡在了外面。 可是张文山却被惊得一颤,目光缓缓转向傲立虚空之中的陈阳,眼神中满是难以置信和畏惧之色。 他不敢相信,王世宏居然被陈阳给秒了。 那把弓箭,到底是什么兵器? 如果刚才,陈阳也用这招对付他的话,他也必死无疑。 此刻,他更是不敢,将“玄武洪钟”解除了。 王世宏一死,陈阳挥剑荡开漫天血雾,转头看向一脸惊惧的张文山,道:“现在他死了,你信使的身份,他会永远替你保密。不过我并不打算,让你继续活着。” 张文山咕噜吞了口唾沫,只觉口干舌燥,战战兢兢道:“陈阳,我的玄武洪钟,防御力极强,我只要不解除,你未必能破掉我的防御。以我之见,我们不如……讲和。” 陈阳摇了摇头,并没有理会张文山,飘然落在了一颗倾倒的大树上,盘膝而坐,修炼《九转星辰诀》。 刚才使用苍穹之怒,他的星能都被抽干,现在需要恢复一点星能才行。 否则的话,仅凭真元,的确是很难攻破张文山的玄武洪钟。 见他突然盘膝坐了下来,张文山却是愣住了。 当感应到天地灵气,朝着陈阳所在的方向汇聚,张文山这才明白,陈阳居然是在修炼。 他顿时就懵了,临阵修炼,不知道陈阳到底是要干什么。 他想逃,却不敢。 不逃,却又在此地等死。 他犹豫了大约十秒,当做出决定逃走的时候,陈阳却是腾空而起,喝道:“现在就试试,看我能不能破你的玄武洪钟。” 话音一落,陈阳猛然挥剑。 他刚刚积蓄的星能,只够他使用一次攻击。 但是,足够了。 “陨落星辰!” 蓝色的星辰球体,凝聚在剑尖,携着火龙意境,直奔张文山而去。 这道神通,和刚才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同。 这令张文山不禁疑惑,同样的攻击,为何陈阳认为,能够攻破玄武洪钟? 可就在这时,无形的疾风,突然出现。 “火龙乘风!” 陈阳将疾风意境和火龙意境相结合,只见天空中遨游的火龙,速度陡然加快,仿佛要乘风而去,威势节节攀升。 那星辰剑气,也迅速旋转了起来,宛若一个球形的陀螺,完全被疾风意境所加持。 疾风,擅长速度,但并非不能用于攻击。 此时,陈阳两种意境,相辅相成,加持在神通攻击之中,令攻击力大增。 张文山面色剧变,惊呼道:“疾风意境,竟然真的是疾风意境,怎么可能,你领悟了两种意境?!” 他大惊失色,心都悬了起来,眼中满是惊惧之色。 他突然觉得,自己前来刺杀陈***本就是个错误。 这不是天才,这是怪物,是妖孽! 此时,张文山再也不敢抱有半点胜利的幻想,整个人包裹在玄武洪钟之下,转身便逃。 可携着疾风速度的“陨落星辰”,哪里是他躲得过的。 刹那间,旋转的陨落星辰轰击在了玄武洪钟之上。 轰。 一声巨响,洪钟出现了裂痕,然后顷刻间崩碎。 “不……” 张文山瞪大了眼睛,眼中满是不甘和后悔,淹没在了陨落星辰剑气之中。 二转星能、星辰极境、双意境加持、玄奥神通…… 种种优势叠加,陈阳的攻击,已经能压制真府中期修者了。 当能量爆开之后,张文山已是遍体鳞伤,缺胳膊少腿,变成了一个血人,昏迷过去。 他犹如断了线的风筝,坠落在了地面废墟之中,砸下地面几米深,整个人都陷入了下去。 他神经反射地蠕动了下,然后没有了动静。 “火龙意境加疾风意境,攻击力果然够强!” 陈阳暗暗点头,对刚才的攻击,非常满意。 他飞落而下,将王世宏和张文山身上的好东西,全部都拿走,然后腾空而去,寻找吴莉莉。 吴莉莉刚才中了陈阳的“迷窍之术”,不知出现了什么样的幻觉,竟是不见踪影。 陈阳在荒原山脉之中,寻找了好一会,终于是发现了吴莉莉的行踪。 只见其赤身裸`体,躺在草丛之中,腰部上下起伏挺动,看起来,就像是在干那事。 而且她口中哼哼唧唧,还在呼喊着某人的名字。 陈阳仔细一听,发现她呼喊的名字,不时变换,并不是同一个人。 不过,她叫陈瀚宇,叫得最多。 见此,陈阳这才明白,吴莉莉的幻觉,肯定是在和别人行房。 这却是令陈阳感到意外,这女人居然是个荡`妇。 摇了摇头,陈阳一剑刺透了吴莉莉的心脏。 当他收剑之后,剧痛的吴莉莉,从幻觉之中抽离出来,脸上的潮红还没褪去,看着眼前的陈阳,她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她捂着胸口,气息奄奄道:“怎……怎么会这样,刚才的幻觉……是……是你造成的?” 陈阳点了点头。 “神识攻击……” 吴莉莉瞪大了眼睛,嘴角流露出一抹惨笑,眼神渐渐失去了光彩。 陈阳将吴莉莉的衣衫拾起,给她盖在了身上。 “小子,竟敢在此地行凶,你真是妄为龙脊学院弟子!” 突然,一声冷喝,在陈阳的背后响起。 (本章完)

下一篇   第2249章 有迹可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