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0章 潜伏的信使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2250章 潜伏的信使

回到龙脊学院之后,其他人都散去,陈阳则是跟着禹青锋,到了龙脊大殿。 不一会,机事殿首席长老孙加到了。 禹青锋吩咐其调查西火教卧底之后,孙加便把吴莎莎和张文山的尸体都收走,看看能不能从尸体上,得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可他刚收起尸体,就发现两人的纳戒,都不见了。 为了让他找到更多的线索,陈阳只能把张文山二人的纳戒,也都交给了孙加。 作为补偿,禹青锋又给了陈阳一些其他的修炼资源。 然后孙加和陈阳,都离开了龙脊大殿。 …… 两天后,陈阳接到通知,又来到龙脊大殿。 殿内,除了禹青锋和孙加之外,再无其他人。 见陈阳进来,禹青锋开口道:“孙长老调查到了西火教在龙角城的老巢,但是慢了一步,在去围剿的时候,对方已经撤离。” 陈阳问道:“他们提前得到了消息?” “不是。” 禹青锋摇了摇头,道:“孙长老询问了周边的住户,得知有人突然到了西火教老巢,发生一场大战,把西火教的人,全部都赶走。不过奇怪的是,那人并没杀人。” 陈阳思索了下,心头咯噔一跳,道:“信使!” 禹青锋道:“什么意思?” 陈阳道:“西火教的信使,只能和教主单线联系,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所以那个人不能直接和西火教教众交流,告诉他们,孙长老会要去围剿调查。这样一来,他的身份,就泄露了。” “于是,他就出手,将西火教的人赶走,这样一来,他既隐藏了身份,又避免了西火教普通卧底暴露。所以,等到孙长老赶去的时候,西火教已是人去楼空。” 禹青锋目光一亮,点了点头,认同了陈阳的推测。 他看向孙加,道:“孙长老,有没有那个信使的消息?” 孙加皱了下眉头,沉吟道:“我也觉得事情可疑,所以着重调查了那个驱赶西火教的人。可是,却没有任何信息。” 禹青锋捏着下巴,沉思道:“吴莎莎、张文山的事情,只有很少人知道,其实我们可以,把调查的范围锁定得更小。” 孙加面色一变,沉声道:“院长,如你所言,当时只有你、龙院长、尹长老、陈阳,以及执法大殿的几个人,知道这件事。那岂不是说,龙院长、尹长老等人……也是可疑对象?” 禹青锋点了点头。 陈阳却插话道:“未必,那个信使,未必是在我们这些人当中。” 禹青锋和孙加,狐疑地看向陈阳。 陈阳道:“院长,你难道忘了,吴莎莎和张文山刺杀我,并非是西火教指使,而是另有人为之。或许那人,还不知吴莎莎二人已死,但他们失踪,肯定会引起怀疑。那么,如果那人知道吴莎莎卧底的身份,他又正好是信使的话,也许驱赶西火教的人,就是他。” 禹青锋和孙加弄明白后,问道:“陈阳,你说的人,是谁?” 陈阳道:“应该是陈瀚宇!” 孙加沉吟道:“这么说,我要调查陈瀚宇。” “信使也不一定是陈瀚宇。” 陈阳又摇了摇头,道:“或许学院中,其他人是信使,早就知道了吴莎莎的身份,信使正好关注吴莎莎,却发现她失踪。只要信使调查一下,很容易就知道,那天发生在荒原山脉的战斗。然后信使为了保住其他普通卧底,便将西火教在龙角城的人赶走。“ 禹青锋皱了下眉头,道:“这么说,整个学院的人,都有可疑?” 陈阳点头道:“理论上是这样的,但那个信使能赶走西火教老巢的人,说明此人实力很强,所以也可以排除大部分人。” 禹青锋和孙加,觉得头都大了。 看来这件事,并不是那么容易调查的。 三人商议片刻,也没弄出个所以然来,最后禹青锋只能让孙加,以那天见过张文山二人尸体的人为重点,逐步扩大范围,进行暗中调查。 而学院则是对外公布,吴莎莎和张文山,是被西火教的王世宏给杀了。 至于王世宏去了哪里,已经变成了渣滓,又有谁追究呢? 另外,他们的真实身份,学院并没有对外宣布。 七号上擎院。 主人周鹰,脸上露出凝重之色,看向在场的翰门成员,沉声道:“吴莎莎和张文山,竟然死了,学院说是被西火教的王世宏所杀,你们信不信?” “依我看,肯定是陈阳杀了的,学院只是找了个借口。” “陈阳一个人对付吴莎莎和张文山,不可能打得过吧?” “那么他肯定是有帮手。” “不管怎么说,吴莎莎和张文山,都是为了杀陈阳而死,我们不能坐视不理。” “怎么办,还去刺杀?” 众人一阵议论,学院排名第九的王心剑敲了下桌子,示意众人安静,沉声道:“既然连吴莎莎和张文山,也杀不了陈阳。那么这次,我和周鹰出手。” 周鹰目光一凝,沉声道:“对,我们要为张文山二人报仇!” “报仇,报什么仇?!” 就在这时,院子里响起一道声音。 众人循声看去,只见陈瀚宇走了进来。 因为他是翰门首领,且与周鹰住得很近,所以七号上擎院,周鹰向学院申请后,他也可以随意出入。 此时见他进来,周鹰和王心剑带头站起来,众人敬重道:“陈师兄!” “你们眼里,还有我这个陈师兄?” 陈瀚宇冷喝一声,径直走进了客厅里,冷厉的目光,扫过众人,沉声道:“你们让吴莎莎和张文山去刺杀陈阳,现在却害了他们的性命。如果他们二人的灵魂,站在你们面前,你们有脸面对吗?” 听到呵斥,周鹰、王心剑等人,都是低下了头,感到愧疚。 “哼!” 陈瀚宇冷哼一声,转身朝外走去,道:“这件事,你们休得插手。若是有人为了我而死,这不是帮我,而是害我。” 望着陈瀚宇的背影,周鹰追上几步,道:“陈师兄,那么吴莎莎和张文山,不能让他们,就这么白死了吧?” “他们是翰门的人,且是为我而死,你们认为,我堂堂陈瀚宇,会坐视不理吗?” 陈瀚宇语气坚决,义愤填膺,颇有几分侠肝义胆的味道。 (本章完)

上一篇   第2249章 有迹可循

下一篇   第2251章 导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