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1章 导演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2251章 导演

周鹰惊疑道:“陈师兄,你是要亲手对付陈阳?” 陈瀚宇回头道:“他杀了张文山二人,我若是不做点什么,还如何当翰门的首领,还如何服众?” “不可呀!” 周鹰急道:“他是你堂弟,且抢走了林师姐,你若是与他为敌,只怕别人会看轻了你,以为你和他争女人……” “够了!” 陈瀚宇冷喝一声,语气果决道:“若是连翰门的师弟、师妹,也不能维护,我要那名声,又有何用?这次,就算是天下人鄙视我陈瀚宇,我也必然给死去的张文山二人,一个交代!” 说完,陈瀚宇走出了七号上擎院。 院内众人,则是个个激动不已,望着陈瀚宇的背影,心里又是感动,又是崇敬。 “能成为翰门的人,是我此生幸事!” “不愧是陈师兄,我打心底里敬服他。” “为了两个死去之人,他却是连自己的名声、声誉都不要了,这才是真正的英雄!” 众人一阵赞叹,对陈瀚宇更是死心塌地了。 …… “陈阳,这次,我可以光明正大地对付你了。” “不过,你到底是走了什么****运,吴莎莎和张文山居然被别人给杀了。” “但这次,我绝不放过你。” 陈瀚宇走出七号上擎院后,眼中闪过冷芒,却没有着急着前往下擎峰,而是回到了三号上擎院。 他不急着动手,因为他还得等着翰门的人,把自己的名声传出去。 不到一日时间,整个龙脊学院弟子都知道,陈瀚宇为了吴莎莎和张文山,不惜背负骂名,要找陈阳的麻烦。 至于吴莎莎和张文山的死,翰门对外宣称,陈阳和林柔定亲,他们看不过去,认为陈阳是对陈瀚宇横刀夺爱,所以才会跟踪陈阳进入荒原山脉,想要给陈阳一点教训。 可是不料,意外遇到西火教的人,张文山二人把陈阳救下,自己却死了。 总而言之,陈瀚宇演了一出戏。 翰门的人信以为真,便推波助澜,帮他把这一出戏,演得更完美。 如此一来,当陈瀚宇对陈阳发难的时候,学院弟子就不会认为,他是在针对陈阳,也不会认为,他是为了争夺林柔。 在大家眼里,他是为了死去的张文山二人,讨回一个公道。 因为陈瀚宇多年经营的良好形象,如今翰门这番话传出去,大部分弟子,都选择了相信。 而众人对陈阳,则是多有指责。 “林师姐和陈师兄,才是门当户对、金童玉女,他陈阳算得了什么。” “哼,此人实在过分,虽然张文山二人跟踪,是为了教训他,但遭遇了西火教教众,张文山二人救了他,他却独自逃走,这还是人吗?” “依我看,陈师兄就应该,出手把他杀了,别念什么兄弟之情。” …… 这一日,整个龙脊学院,都在谈论此事。 就连禹青锋,也听到了一点风声。 他不禁摇头莞尔,事实并非如此,却闹成了现在这样,他不知道,这是不是陈瀚宇故意为之。 如果真是陈瀚宇一手导演,那么这个人,就太厉害了。 或许这样的人,能够成为枭雄。 但禹青锋却不认为,能够成为真正的王者。 当夜。 燕归南、南宫云裳、鱼紫雯、吕若雪四人,聚集在了陈阳的住处,讨论着白天的传闻。 在陈阳说出真相之后,他们都是愤慨不已。 可惜,他们人微言轻,就算把事实说出去,别人也未必会相信。 更何况,学院要保密,张文山二人的真实身份,是不能透露出去的。 所以,他们只能埋怨几句,却也无能为力。 对此,陈阳倒是并未放在心上。 别人的看法,他从来就不在意。 哪怕别人把他当成绝世大魔头,他也无所谓,不会去解释半句。 他在意的,只有自己在乎的人。 不在乎的人,谁管他们怎么想、怎么做。 第二日。 旭日东升、鸟啼猿鸣、清风徐徐…… 咚咚咚。 房门敲响,门外似乎有喧哗的声音。 大炮摇头摆尾地跑到了门口,发出汪汪汪的叫声,显得很是兴奋。 陈阳打开门,只见门外站着的,赫然是林柔。 除此之外,还有下擎峰,一大群围观林柔的人。 在龙脊学院,要说声望,肯定是禹青锋第一。 但要说粉丝,绝对是林柔第一。 “柔柔,快进来。” 陈阳把林柔迎进了屋里,大炮冲上去,激动不已。 “滚开!” 陈阳一脚把大炮踹飞,白了眼大炮,笑道:“平时怎么没见你这么兴奋,今天看见美女,就高兴成这样,你好意思吗你?” 大炮锲而不舍,又扑倒林柔跟前,一脸谄笑地给林柔摇头摆尾,口中还汪汪汪地叫了几声。 林柔笑着揉了揉大炮的脑袋,对陈阳问道:“他刚才是在说什么?” 陈阳道:“向你讨妖丹吃。” 林柔咯咯一笑,取出一枚真府中期妖丹,塞进大炮嘴里,道:“你果然是只知道吃和睡!” 这话刚说完,大炮咕噜吞下妖丹,也不理会林柔了,跑到院子里一躺,继续睡觉。 林柔无奈地摇了摇头,看向陈阳,道:“对了,外面的传闻,想必你应该知道了,你是不是应该,把真相告诉我?” 对于陈阳,林柔是无条件信任。 她也知道,陈阳绝非那种,别人救了他性命,他还能自己逃命的人。 所以,她才会问陈阳真相。 陈阳笑了笑,把事情的经过,给林柔讲了一遍。 听完后,林柔惊道:“你一个人,居然杀了张文山、吴莎莎、王世宏三个人!?那你的实力,岂不是能排在学院前五了!” 陈阳想了想,道:“学院前五,应该差不多吧。” 林柔沉默了下,展颜一笑,却是对陈阳的实力,并没有太过吃惊。 因为在她的潜意识里,这就是陈阳应有的天赋。 她话锋一转,道:“陈师兄现在听信了别人的谣传,应该会对付你,你们兄弟二人,只怕是要兵戎相见了。” 陈阳玩味一笑,道:“柔柔,陈瀚宇他可不是听信谣言。如果我猜得没错,这一切,都是他导演的。这个人,心机之深,非同一般。” “陈阳,请开门。” 突然,外面传来声音。 陈阳侧耳一听,发现正是陈瀚宇的声音。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