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4章 就这样结束了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2254章 就这样结束了

只见陈瀚宇来势汹汹,手中霜魄剑,直朝陈阳刺来。 所有人都以为,胜负或许就要在第一招分出来。 可突然,他动作停顿了下来。 虽然陈瀚宇压制了境界,但神识力却没有压制。 他现在的真实境界是真府后期,神识力已经达到了1800,比同阶其他修者,还高了一些。 不过架构识海漩涡后的陈阳,却达到了2000阶的神识力,比他更高。 迷窍之术,自然是能立即生效。 此时陈瀚宇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觉眼前景象一变,自己成为了龙脊学院的院长,傲立于龙武大殿之前,所有长老、弟子,皆是对自己行礼。 就连从未开启的龙武大殿,也因为院长的加封而打开。 他仰天大笑,心潮澎湃,意气风发。 此时,其他人眼中,却以为陈瀚宇是疯了。 因为在大家看来,他就是站在擂台上傻笑,笑得很疯狂,眼神中满是冷厉、傲然、嚣张…… 和平日温和谦逊、正直伟岸的形象,简直是判若两人。 “这是怎么回事?” “陈师兄莫非是中毒了?” “难道是幻术?” 幻术和神识术法不同,幻术是通过迷香、色彩、声音等等,使人产生错觉。 而神识术法,是在人的神经创造幻觉,直接反应在大脑里。 所以相比之下,幻术更简单,也更容易破解。 当然,在场没有人能联想到,此刻是陈阳,使用了神识术法。 “迷窍之术,果然厉害!” 眼看陈瀚宇陷入幻觉之中,陈阳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直接连火莲剑也收了起来,不急不慢地朝着陈瀚宇走过去。 当他走到陈瀚宇面前时,陈瀚宇却仿佛看不见他,目光在眺望远处。 他就在陈瀚宇面前十米处,双指并称剑型,真元凝聚,点了出去。 “陨落星辰。” 巨大的星辰剑气在他的指尖形成,火龙发出嘶吼,遨游而出,加持剑气之上,直奔陈瀚宇而去。 见此一幕,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陈瀚宇手持霜魄剑,却毫无反应。 他若是被陈阳这一击击中,必然被轰飞出去,摔落擂台之下落败。 “陈师兄小心,你在干什么?!” 擂台下,周鹰发出大喊。 但陈瀚宇受到迷窍之术的攻击,产生的幻觉是直接在意识中产生,此刻他的五感都处于幻觉之中,对于外界的视觉、听觉、味觉、触觉,都没有任何的感应。 不过,他毕竟实力不凡,且神识力相差陈阳并不多。 所以,当星辰剑气轰击在身上的刹那,剧痛之下,他猛然间苏醒,从幻觉中抽离。 若是换做假府期,神识力不破除神识壁的话,800阶以下的神识力,就算是受到攻击,也未必能抽离幻觉。 不过,此刻陈瀚宇脱离幻觉,却已经晚了。 他还没来得急反应怎么回事,整个人便淹没在星辰剑气之中,爆出一团血雾,往后倒飞出去,落下了擂台。 他实力却是相当强悍,硬是在空中一个转体,稳稳地站在了地面,并没有摔得四脚朝天。 但他的样子,却依旧狼狈,浑身鲜血淋漓、衣衫破裂、披头散发,和刚才的翩翩公子形象,天差地别。 “噗。” 一口鲜血喷出,陈瀚宇身子一颤,抬头望向擂台上的陈阳,眼神之中,满是惊骇之色。 演武场上,刚才还喧嚣的人群,此刻都安静了下来。 战斗的过程,持续了不到十秒就结束。 而且,还是陈阳轻松获胜。 这个结果,没有任何人预料到。 甚至大家还有些不敢相信,战斗就这么结束了。 “陈……陈阳赢了……” 不知是谁,嘀咕了句,明明是在说着事实,但语气中却透着难以置信。 有人回应道:“对,他的确是赢了。” 接下来,又是寂静一片。 因为没人知道,陈阳是怎么赢的。 那招以指为剑的“陨落星辰”吗? 显然不是。 他之所以能赢,关键是陈瀚宇在开战之时,突然停顿了下来。 这是为什么? 就连刚才身处占据之中的陈瀚宇,也不知道为什么。 他只觉自己的意识出现了模糊,然后就产生了幻觉,其他的,他什么也不知道。 “难道是……神识攻击……” 陈瀚宇心头咯噔一跳,看向陈阳的目光中,不经意闪过一丝忌惮。 “父王说过,陈柏当时突然意识昏迷,说不定就是陈阳干的。看样子,他十有八九,修炼了神识攻击的手段。而且他的神识力,已经相当可怕,比我还强。” “这样的话,却是有些麻烦了。就算我以真实境界,真府巅峰的修为来对付他,只怕也不是他的对手。我的攻击再强、再快,可是也快不过神识。他只要令我产生幻觉,那么他就占据了优势,我的战力再强也无法发挥出来了。” 陈瀚宇思索着,心是彻底地沉了下去。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全力出手,也可能打不过陈阳。 对于陈阳之前所言,杀了吴莎莎和张文山的话,他也相信了。 有这种手段,陈阳要杀那两人,也不是不可能。 “这小子,到底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修炼了神识攻击!他凭什么,比我强!凭什么……” 陈瀚宇心里愤怒、不甘、怨恨、嫉妒…… 他双拳握紧,指甲深深地潜入了肉里,本就鲜血淋漓的手掌,血液更是不断滴落而下。 陈阳走到了擂台边缘,朝着陈瀚宇一拱手,道:“三皇兄,多谢你想让。” 陈瀚宇身子一颤,脸上恢复了淡然的模样,对陈阳道:“七皇弟,没想到,你已经强大如斯。若是皇爷爷知道,他肯定会非常开心的。” 陈阳摇头道:“并非我强,而是三皇兄你刚才犯病,突然不动了。不然的话,我也未必打得过你。” 什么,犯病了? 听到这话,擂台下的人群,都是面露狐疑之色,心说陈瀚宇是犯了什么病?没听说他有病啊? 陈瀚宇心头也疑惑,心说莫非陈阳真的念及兄弟之情,在给自己台阶下不成。 他先击败自己,然后示好,是想要和好吗? 陈瀚宇不知陈阳打得是什么算盘,便道:“赢了就是赢了,输了就是输了,我又何必找借口。” (本章完)

上一篇   第2253章 压制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