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5章 孰胜孰负?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2255章 孰胜孰负?

陈阳点了点头,对陈瀚宇道:“说得也对,三皇兄的妄想症发了,又怪得了谁呢?只是希望下次,三皇兄在面对敌人的时候,可别发了妄想症。别人可不会像我这样,手下留情,而是会收了你的命。” 陈瀚宇心头咯噔一跳,知道这是陈阳的示威,自己如果在外面遇到陈阳,只怕就不是受伤,而是丢掉项上人头了。 他目光眯缝了下,叹道:“七皇弟,今日败给你,我并不冤。不过,没能替死去的张文山和吴莎莎出头,我作为翰门首领,对他们甚是愧疚。” “愧疚吗?” 陈阳莞尔一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再给三皇兄一个机会,和我打一场。这一次,我也不欺负你有病,你也别压制境界了,怎么样?” 听到这话,众人皆是大惊,认为陈阳简直是疯了,陈瀚宇全力出手,哪是你能应对的,真以为自己侥幸胜了一场,就无敌了吗? 周鹰怒道:“陈师兄,答应他,好好收拾一下这狂徒!” 王心剑也道:“他赢了一场,就如此狂妄,陈师兄,你别再给他面子了。” 其他人,也皆是鼓动陈瀚宇,再和陈阳打一场。 可是,陈瀚宇却是心里没底,他就算爆发出真府巅峰的境界又如何,神识力又不会提高。 到时候,不一样会被幻境干扰,只怕会落败得更惨。 所以,他不敢和陈阳打。 他摇了摇头,瞪了眼周鹰、王心剑等人一眼,道:“败了就是败了,哪来那么多借口,我平日里,是怎么告诉你们的?” 闻言,周鹰等人还想说什么,却被陈瀚宇的目光制止。 陈阳也是服气了,陈瀚宇简直把伪君子的品行发挥到了淋漓尽致,哪怕是落败,他也趁机好好演一场,将自己的光辉形象营造到了极致。 “我没能替翰门成员出头,不配当翰门首领,今日我宣布,翰门首领之位,暂时由周鹰接任。” 陈瀚宇看向翰门众人,突然宣布道。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一愣。 周鹰顿时急了,忙道:“陈师兄,我可不能当首领,这个位置,必须你来。” 王心剑道:“对呀,陈师兄,我们只服你。” “翰门首领,只有陈师兄才能担任。” 一时间,翰门中人,皆是叫道。 陈瀚宇摆了摆手,沉声道:“我意已决,谁若是再劝,便是与我作对。这位置,我……唉,实在不配。” 见他自责的模样,翰门中人不仅于心不忍,而且对他更是崇敬。 “高明!” 见此,陈阳却是暗道一声高明。 如果他不是身在局外,或许他也会被陈瀚宇所迷惑。 不得不说,此人拉拢人心的手法,实在是太厉害了。 这时,陈瀚宇转头看向陈阳,道:“七皇弟,原本我是打算击败你,给你一个小小的教训,让你知道,勿要无情无义、狂妄嚣张,不料……” 陈阳打断道:“你是想说,你这个当皇兄的,没能教育我,所以不称职吗?” “正是此意。” 陈瀚宇点了点头,一脸真挚道:“希望某天,你我兄弟二人,能够坐下来,促膝长谈。其实,我对你……算了,不说也罢,我陈瀚宇并非一个好兄长。” 说到这里,陈瀚宇已是面露苦笑,转身朝着上擎峰的方向离去。 擂台下不仅是翰门的人,就连其他围观人群,也被他迷惑,皆是把他当成了一位好哥哥。 而陈阳,则是成了叛逆无情的弟弟。 “这家伙,真是厉害!” 陈阳玩味一笑,懒得解释,在翰门众人愤恨的目光中,朝着下擎峰而去。 一场战斗,就这么结束了。 陈阳赢了,威慑了陈瀚宇,达到了他的目的。 至于别人怎么看,怎么说,他不在乎。 陈瀚宇输了,他没能达到重伤陈阳,甚至是废了陈阳的目的,心里难免会遗憾、痛恨。 不过,他却趁机演了一出戏,又一次把自己的形象提高,令人敬佩。 这场堂兄弟之间的战斗,孰胜孰负,却是不太好下定论。 …… 三号上擎院。 陈瀚宇疗伤清洗之后,换上了一套崭新的衣服,走在桌前,沉默了好一会,眼神中的冷厉,仿佛连空气都能冻结。 砰。 突然,他一掌拍在了桌上。 桌子应声化为齑粉,随着他的掌风,从客厅门口飘散出去,落入了院内,和泥土混杂在一起。 “到底是神识攻击,还是幻术?不过,不管是什么,我一定要想办法破解才行。” “而且他凭借此手段,龙脊学院的弟子,只怕没人是他的对手。” “难道几个月后的龙脊大典,他要夺得第一不成。” “不……绝不……” “我准备已久,岂能让他夺去我的第一,更何况,他假府巅峰而已,凭什么夺得第一。” 陈瀚宇咬牙切齿地呢喃了半天,目光中闪过精芒,似乎想到了办法,起身朝门外而去。 他刚刚出门,却见周鹰、王心剑等翰门高层,在门口徘徊,似乎是在犹豫要不要敲门。 “陈师兄。” 见陈瀚宇出来,众人齐声招呼道。 周鹰上前道:“陈师兄,你这是要去哪里?” 陈瀚宇脸上没了半点戾气,淡然道:“我的心性还需磨砺,打算外出历练。” “外出历练?!” 周鹰皱了下眉头,心想陈瀚宇被陈阳逼得外出历练,他心里对陈阳,更是怨恨了。 他问道:“对了,陈师兄,你真的有疾病吗?你和陈阳一战,真是因为犯病,陈阳才能获胜?” 陈瀚宇早已想好了说辞,目光扫了眼在场众人,道:“事情真相,并非如此。” 周鹰询问道:“那是怎么回事?” 陈瀚宇欲言又止,叹道:“这……若是说出来,我却是无颜面对死去的张文山和吴莎莎。” 众人一通劝说,陈瀚宇这才露出勉为其难的样子,把自己的说辞,给众人讲了一遍。 讲完后,众人皆是吃惊。 陈瀚宇叹息一声,不再多言,扬长而去。 “真没想到,陈师兄他……” 周鹰望着陈瀚宇的背影,眼中露出崇敬之色,道:“可惜,陈阳那个恶徒,却是毫无人性。” (本章完)

下一篇   第2256章 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