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7章 逼宫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2257章 逼宫

在陈阳赶往王都之时,皇宫之中,正在开会。 陈鳌坐在上首,满朝文武百官,在下首两列排开。 因为冲武星以武为尊,所以武官的地位,明显是高于文官,都是站在前列。 有的文官,甚至已经排到了门外。 但不管是站在哪个位置的官员,此刻都是面色难堪,愁云密布。 整个大殿之中,是鸦雀无声,气氛冷寂。 似乎,有一片阴云,压在众人的头上。 突然,陈宏懿越众而出,朝着上方的陈鳌微微作揖,正色道:“父皇,你不让陈阳回来,是在拿我们整个大夏王朝的存亡,换陈阳的性命,此举万万不妥。” 陈鳌面色凝重,自然知道,自己此举,的确是不妥。 作为君王,他应该以国家利益为重,在关键时刻,一个皇孙的性命,岂能与整个国家相提并论。 可是,作为爷爷,他却怎么也狠不下心,把陈阳交给西火教。 那样,无疑是让陈阳送死。 国和家,到底哪一个重要? 这对陈鳌来说,太难选择了。 站在前列的一名武官,站出来道:“皇上,陈阳在龙脊学院,自然是安然无恙,高枕无忧,可是我们大夏王朝百姓的生死,大夏王朝的存亡,又怎么办?” 另一人也道:“皇上,莫非你要让整个大夏王朝,丧命在西火教手下吗?” 又有人道:“皇上,你作为一国之主,还请你三思!” 陈宏懿一揖到地,朗声道:“请父皇三思。” 满朝文武百官,异口同声,作揖道:“请皇上三思。” 声音在大殿之中回荡,从门口传出,外面广场上的侍卫、宫女等人,皆是听到了这句话。 他们又何尝不想,请皇上三思。 在众人看来,牺牲一个陈阳,换取整个大夏安宁,又算得了什么。 殿内一片寂静,陈鳌感到百般为难。 他沉默了下,开口道:“这件事,也不是没有别的办法,我们若是向四大学院求助,他们肯定不会坐视不理。” 陈宏懿道:“父皇,四大学院,逍遥世外,我们顶多也只能联系到妖岭分院的长老。可是,此次西火教来势汹汹,仅凭妖岭分院,能挡得住吗?” 陈鳌又道:“可陈阳在龙脊学院,就算我召唤他,他若是不回来,又有什么用?” 陈宏懿道:“他回不回来,是他的事。可现在西火教,是让我们交出陈阳,你作为君王,必须表明一个态度。” 此时陈宏懿的语气,已是有些冷厉,甚至有些咄咄逼人。 突然,陈鳌觉得自己老了。 他从来没觉得一件事,会如此难以抉择。 就在他沉默的刹那,陈宏懿朗声道:“父皇,如今我大夏已有十三个郡,六十三座城,被西火教攻破,死伤无数,毁于一旦。难道,你就如此坐视不理,为了一个陈阳的性命,而让千万百姓赴死吗?” 面对这声质问,陈鳌感到万分自责。 突然,陈宏懿厉声道:“若是如此,那么皇儿冒昧说一句,父皇你,不配当大夏君王!” 此言一出,顿时一片哗然。 陈宏懿这话,无疑是逼宫,以下犯上。 就连坐在上首的陈鳌,也是愣了下,不知陈宏懿哪来的胆子,竟敢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 “三王爷,你什么意思,莫非你想当皇上了吗?” “就算再大的危难,自有皇上抉择,你说出这种话,却是大逆不道!” “我倒是不觉得三王爷大逆不道,皇上当断不断,把天下百姓的性命当成儿戏,的确有些过分。” “若是三王爷来做抉择,我们大夏绝不会损失如此惨重。” “你们在胡说八道什么,要谋反了吗?” “并非谋反,只是就事论事!” “现在国难当头,大家不齐心协力,想办法对付西火教,竟然自己吵了起来,这算什么?!” “总而言之,我认为,三王爷更适合主持大局。” “他要主持大局,岂不是要当皇上,你们到底是安了什么歹心?!” …… 一时间,满朝文武争吵了起来。 大家分为了两派,竟是有不少人支持陈宏懿,隐晦表示,要陈宏懿登基皇位。 见此局面,陈鳌心头大惊。 他看向嘴角带着冷笑的陈宏懿,这才意识到,自己这个皇儿,居然已经有所布局,想要逼宫了。 他早就知道,陈宏懿不是良善之人,但却没想到,居然混账到了这种地步。 他面露冷色,厉声喝道:“宏懿,你这是何意?” 陈宏懿淡然道:“父皇,你年龄大了,也是时候退位让贤,颐养天年。如果让你继续承受皇上的压力,那岂不是孩儿不孝。所以孩儿今日,便欲接下这重任,不知父皇你意下如何?” 陈鳌目光眯缝了下,沉声道:“想要当皇上,你打得过我吗?” 话音一落,陈鳌身形一动,突然出手,朝着陈宏懿攻了上来。 他也是怒火攻心,打算直接杀了这孽子。 虽然他知道,这样可能引起陈瀚宇的背叛,但此时此刻,他也顾不上那么多。 无论是否交出陈阳,都必须杀了陈宏懿,稳定朝中局势才行。 可是陈宏懿站在殿上,毫无动作,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冷笑,完全没把陈鳌的攻击放在眼里。 眼看陈鳌到了近前,突然一股强大的能量波动,从陈宏懿的身后传来。 站在那里的一名武官,突然出手,一掌打在了陈鳌攻来的拳头上,强大的黑色真元扩散开,竟是把陈鳌整个都笼罩了进去。 咔嚓骨裂的声音响起,陈鳌的右手臂骨骼寸寸断裂。 他口中噗地喷出一口鲜血,身体不受控制,往后倒飞出去,将龙椅撞得四分五裂,摔在了地上,只觉气血凝滞,浑身剧痛无比。 大殿之内,陷入一片冷寂。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那个突然出手的武官,突然发现,这个人,大家从来都没见过。 而刚才他出手之时,释放的黑色真元,已是表明了他真府期的境界,以及邪修的身份。 “谁若是不服,可以站出来。” 陈宏懿看也没看重伤的父皇一眼,转过身,目光扫过全场文武百官,傲然道。 (本章完)

上一篇   第2256章 威胁

下一篇   第2258章 奸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