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3章 撕裂虚空而来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2273章 撕裂虚空而来

阎云落很果决,他不顾身后飞来的苍穹随心箭,竟是手腕一抖,魔气全都注入了长棍之中。 长棍的末端不再延伸,前端却是魔气延伸出,朝着陈阳拦截而去。 然后,他松开了手中长棍。 砰轰。 苍穹随心箭,狠狠地轰击在了阎云落的后背,血雾爆射开来,苍穹随心箭的恐怖能量,竟是连下方海岩上的小村庄也震碎。 能量传荡开,海面上泛起一圈圈的涟漪。 当然,从高空看是涟漪,若是凑近,就会发现,那是巨浪。 阎云落遭受重创,口中狂喷鲜血,往前朝地面飞落而下,露出来的背面已是完全破损,骨骼断裂,插入了内脏之中。 于此同时,他长棍延伸而出的魔气,却是拦住了陈阳的去路,令陈阳不得不再次释放攻击,开辟道路。 这一来一往,陈阳的速度又减慢了许多。 北海堂其他几位真府期也没闲着,趁此时机,从四面八方,朝着陈阳释放神通,完全把他笼罩了进去。 饶是他速度再快,他无路可走,也不得不出手抵挡。 当他从神通的包围中冲出来时,接连的受阻,终于是给了魏灰雨足够的时间,追上了他。 “哼,这次看你往哪逃!” 魏灰雨实力比陈阳强,只是因为陈阳领悟了疾风意境,速度太快,他一直追不上。 当然,随着追逐,他也看出来,陈阳之所以速度够快,并非完全是因为疾风意境。 他发现陈阳的真元,还有另一种蓝色能量体,都相当的强悍,增幅了陈阳的力量、速度、反应等等各种属性。 甚至他一度怀疑,陈阳达到了星辰极境。 不过,陈阳天赋越高、实力越强,他越是要杀了陈阳。 否则的话,岂不是留下一个祸端。 而且他这一追,就追了八天。 这让他也是憋了一肚子的火气。 毕竟,一个假府巅峰而已,他追杀多日,如果杀不掉,自己以后还如何在西火教中立足。 此刻终于追上陈阳,他眼神中充满了怒火,手中七纹天器偃月刀抡起来,劈落而下。 “邪月之斩!” 这一瞬间,偃月刀上的七道器纹,流动光芒,都被激活。 紧接着,二重心魔意境,化为人影,握住了偃月刀延伸而出的刀气,攻向陈阳。 这一击,魏灰雨是真正使出了全力,攻击力比在大夏王都的时候,强了不是一星半点。 轰隆隆。 邪月之斩的威压之恐怖,竟是令下方海岩崩碎垮塌,巨石跌落入海中,溅起巨大的水浪。 但是,当邪月之斩逼近陈阳,下方就连海浪也无法溅起。 因为有形的气压,将临海岸的海水,全都压得退入深海区域,露出了浅滩海底。 海岩继续坠落而下,将海底砸出一个个窟窿。 被邪月之斩锁定的陈阳,此时还未被击中,但已是感觉气血凝滞,压力巨大。 他这才意识到,单凭战力,自己和真府巅峰的差距,还是不小。 但此刻,他无暇多想,虽然星能因为刚才的一击苍穹随心箭耗尽,但他还是毫无畏惧,手中火莲剑,一剑朝着前方斩击而去。 真元凝聚的陨落星辰剑气,直径五十多米,美轮美奂,但却终究是比星能差了不少。 即使有火龙、疾风双重意境的加持,也逊色于魏灰雨的邪月之斩。 陈阳的底牌,已经是足够多,但可惜,他的境界和魏灰雨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砰轰。 那手持魔气偃月刀的心魔意境人影,一刀斩破了星辰剑气。 球体的剑气爆裂开,能量四散冲击。 虽然期间,魔气偃月刀剧烈波动,但最终还是稳定了下来,然后直朝陈阳攻来。 邪月之斩已被削弱,但依旧强横。 如果击中陈阳,他毫不怀疑,自己必死无疑,就算是触发混沌吞噬血脉的机会也没有。 而且,邪月之斩,近在咫尺,陈阳也无法闪避。 “难道,我真的要死了吗?” 陈阳暗暗自问了一句,但却并不关心自己的死亡。 “我抹去了纳戒的神识印记,皇爷爷、母亲、大头、以晴、兮月……你们从纳戒中出来之后,应该能逃走了吧。 “真是可惜,到了冲武星之后,子宁姐、雪薇、小耳、谷蛮、叶子等人,我至今还没能找到,希望他们能够安然无恙。” “阳王府的人,你们可都要好好地活着。” “地球,也许我死了,会在那里重生吧。” “真是可惜,我的镜像意境碎片,还没领悟,却是浪费了。” “大炮还在我手中的纳戒里,我死了之后,他怎么办呢,这些西火教的家伙,可别把这死狗给杀了。” …… 这瞬息间,陈阳的脑海活跃,思维速度极快,浮现了许许多多的东西。 他的瞳孔中,邪月之斩拉近,眼看就要轰击在他的身上。 可就在这时,突然之间,他身旁传来奇异的能量波动。 紧接着,只见虚空之中,竟是出现了一道两米高,一米宽的裂痕,黑洞洞地裂痕,犹如是天地开辟了一道口子。 嗖的一下,一道人影,从虚空裂痕之中飞出,和陈阳并肩而立。 当此人出来之后,那虚空裂痕,又猛然合拢起来。 “什么,撕裂虚空!” 见此一幕,魏灰雨和北海堂的人,都是目瞪口呆,大惊失色。 撕裂虚空移动,这可是强横无匹的手段,据说整个冲武星,只有圣皇能够做到。 但此刻出现的年轻人,绝非圣皇。 因为圣皇的画像,他们都见过。 而更古怪的是,这个年轻男子,才假府前期。 假府前期,就能撕裂虚空移动,他是怎么做到的? 而且如此强援,陈阳是哪找来的? 魏灰雨和北海堂的人,都是一头雾水。 随即,他们皱起了眉头。 这撕裂虚空而来的青年,手段如此玄奇,只怕是战力也相当可怕,决不能以其境界来衡量。 甚至在这一瞬间,魏灰雨和北海堂的人,都在思索,要不要直接逃命。 撕裂虚空而来的人,给他们造成的心理压力,实在太大了。 可接下来的一幕,却是令他们傻眼了。 (本章完)

上一篇   第2272章 阻拦

下一篇   第2274章 落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