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4章 落海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2274章 落海

魏灰雨和北海堂的人,本以为,那个撕裂虚空而来的人,肯定攻速极快,能在瞬息间,出手帮陈阳,将邪月之斩击碎。 可他们没料到,那人与陈阳并肩而立,真元凝聚体表,能量波动虽比普通的假府前期强,但也强了并不多。 他这行为,让人看不出,他要干什么。 轰隆。 一声巨响,邪月之斩攻势将陈阳和神秘人都笼罩,轰击在他们的身上,爆出血雾。 两道人影,犹如离弦之箭飞出去。 刚才的情况太危急,陈阳甚至没有看清楚,旁边突然出现的人,到底是谁。 然后,他被击中,彻底失去了意识。 砰、砰。 陈阳和神秘人,双双摔在海水被压迫开的海底,将海底的珊瑚砸得四分五裂。 他们两人躺在那里,衣衫全都毁去,赤身裸`体,身上血肉模糊,骨骼寸寸断裂,脸上鲜血模糊,连模样也看不清楚。 邪月之斩消散,威压也随之消失,下方被逼迫开的海水又冲击了回来,把陈阳和神秘人冲起来,漂浮在了海面,鲜血弥散在海水中,然后又迅速淡化。 魏灰雨和北海堂的人见此,都愣在了空中。 那个神秘人撕裂虚空而来,突然出现,竟然只是和陈阳,一起承受了邪月之斩的攻击。 这让魏灰雨等人,感到不可思议。 能够撕裂虚空移动的人,难道就这点本事? 而且,那人脑子有病吗,突然前来,就是为了帮陈阳挨打? 魏灰雨回过神来,神识一动,隔空御物,将陈阳脱手飞出去的火莲剑收入囊中,然后对北海堂的人指挥道:“去看看他们两人死了没。” 北海堂的一名假府期修者,小心翼翼地降落到海面,查看了下,朝着上方喊道:“启禀魏堂主,他们两人,都已经死了。” 此刻海水将陈阳和神秘人脸上的血污都冲刷了干净,魏灰雨仔细看了看那神秘人的面容,却对此人没有丝毫的印象。 他本想把陈阳和神秘人身上的东西都搜刮走,可想了想,还是算了。 那个神秘人能撕裂虚空,就算现在死了,也令魏灰雨感到忌惮。 他只是感叹,陈阳那把奇异的弓箭,却是有些可惜了。 但这次能杀了陈阳,也算是大功一件。 别看陈阳境界低,但因为之前修罗仙子的号令,令得他破坏了西火教的好事,可谓是西火教的眼中钉。 拔了这颗钉子,魏灰雨觉得,教主肯定会赏赐自己。 自己争夺护火使的机会,就更大了。 哗啦。 突然,一道海浪冲来,将陈阳和那神秘人的尸体卷起,拖入了深海之中。 海浪源源不断,他们越来越远。 见此,北海堂的人,向魏灰雨道:“魏堂主,他们的尸体,用不用收起来?” 魏灰雨道:“那个撕裂虚空而来的人,有些诡异,还是别碰他们的好。等到他们漂浮到深海,遭遇海族妖兽,必然会被吞食。” 闻言,北海堂的人虽然有些舍不得陈阳身上的好东西,但连魏灰雨也不敢收尸,他们就更不敢了。 “这次击杀陈阳,你们都有功劳,我必然向教主奏明,给你们应有的奖赏。只是可惜了阎堂主,殒命于此,为我西火教而战死。” 魏灰雨鼓励了一下北海堂的人,便腾空而起,朝着大夏王都的方向返回。 现在回去,他却是用不着飞行,而是打算乘坐空船。 虽然他是西火教的人,但天圣帝国却并不排斥,因为西火教并不敢对帝国区,有任何的行动。 所以,西火教的人,也可以乘坐空船。 当然,为了避免麻烦,西火教的人乘坐空船,一般都不会暴露身份。 眼看离空船飞行点越来越近,魏灰雨的心情是越来越好。 可不料,前方一道人影,飞速而来。 他定睛一看,赫然发现,来者居然是护火使之一的徐别鹤。 “护火使大人,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魏灰雨朝着徐别鹤迎上去,脸上挂着笑意,询问道。 徐别鹤却是一脸焦急,他只知道魏灰雨追着陈阳往北方而去,可是大夏王都的北方,范围巨大,他又哪里能确定具体的方向。 所以他感应前期的速度就算再快,也没能追上。 直到昨日,他总算追上被陈阳和魏灰雨拉下的叶明翰等人,他这才确定方向,赶紧追来。 可他此刻见魏灰雨一脸喜色地折返而回,心里顿时产生了不好的预感。 他停下去势,急切问道:“陈阳呢?” 魏灰雨笑了笑,恭敬道:“护火使大人放心,我费尽千辛万苦,已经将陈阳击杀!” “什么,陈阳死了!?” 徐别鹤身躯一颤,虎目圆瞪,惊呼道。 魏灰雨发现有些不对劲,问道:“怎么,护火使大人不相信?” “不是不相信,而是……” 徐别鹤犹豫了下,问道:“陈阳的尸体呢?” 魏灰雨道:“他死在了海里,被海浪卷走,不知所踪了。” “什么,你连尸体也不给他收?!” 徐别鹤咬牙切齿,现在不止杀了陈阳,连陈阳的尸体也带不回去,可怎么交代。 魏灰雨发现徐别鹤的表情,似乎是担忧,他面色一沉,道:“护火使,这是出了什么岔子吗?” “快,先去把陈阳的尸体找到再说。” 徐别鹤催促一声,当先朝着北海的方向飞去。 魏灰雨不明就里,一脸茫然地跟上。 两人到了北海,发动北海堂的人,在这片海域寻找了起来。 可是整整找了一天,搜索范围扩大到了千里之外,却也没能发现尸体。 海域之中,海族妖兽横行,既然毫无发现,大家都认为,陈阳的尸体,肯定是被海族妖兽给吃了。 回到海岸,众人聚集在一起,徐别鹤的面色十分难看,望着茫茫海面,他的眼神一片凝重。 魏灰雨越发觉得不对劲,试探问道:“徐护火使,到底出了什么变故,难道陈阳杀不得?” 徐别鹤苦笑了下,道:“不仅杀不得,我们还得保护他。” 魏灰雨心头咯噔一跳:“这是何意?” 徐别鹤扫了眼在场之人,叹息一声,苦涩道:“刚刚收到中大陆黑火教的消息,修罗仙子加封教宗之位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