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3章 大战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2303章 大战

眼看冰鳞海王蛇腾空而起,已经傻眼的陈阳和任沐,死里逃生,都是长长地舒了口气。 噗通、噗通。 两人失去了控制力,落入了海水之中。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此刻他们才发现,刚才自己已经被冰鳞海王蛇释放的寒气冻结,身体表面凝聚了一层冰霜,不能动弹。 寒意深入骨髓,陈阳二人都被冻伤。 他们想要运转真元,将冰霜融解、寒意逼出。 可是不料,那寒意竟是连真元也冻结了,不能自如运转。 “神魄境果然不简单,光是寒气,便如此厉害!” 陈阳心头暗暗惊叹一句,随即尝试运转星能,发现星能并没有被冻结。 他把寒意逼出之后,身体恢复了自由,然后看向了落在不远处的任沐,发现任沐整个人依旧覆盖着一层冰霜,连面部的黑纱也被凝结。 “御乘风,你到底是哪根筋不对,为何要对我穷追不舍?难道你就不怕,你我二人,打个两败俱伤吗?” 陈阳正打算去帮任沐,突然,天空之中,传来冰鳞海王蛇低沉的声音。 他抬头看去,只见几千米高空,冰鳞海王蛇和那刚刚出现的那人,在空中对峙了起来。 此刻那叫御乘风的人停下来,陈阳这才看清楚他的容貌。 此人年约七旬,身穿灰色道袍,长眉、长须,头上挽着发髻,面色红润,手握银色拂尘,气息飘逸淡定,一副高人风范。 他一双明亮的眼睛,淡定之中,透着浓浓的战意。 “神魄境修者!” 陈阳暗自嘀咕了句,能与冰鳞海王蛇对峙,这御乘风肯定是神魄境的强者。 不过,他仔细一看,御乘风之前应该是和冰鳞海王蛇战斗过,也是受了伤,只是被身上的道袍遮掩了起来。 “难怪冰鳞海王蛇冲入了航线之中,原来是被这位前辈给追到这里来的。他们实力似乎相差不大,这位御乘风的前辈,为何要冒险,来追杀这叫银能的冰鳞海王蛇?” 陈阳观察着天空中的一人一妖,心里思索起来,却是忘了帮任沐解冻。 这时,御乘风盯着冰鳞海王蛇,冷然道:“银能,你这畜生,在远海兴风作浪就算了,竟然敢到近海来屠杀人族。我若是放过你,以后远海妖兽,岂不是个个都无惧条约,疯狂屠戮。” “我又没杀你的人,你何必与我过不去。” 银能冷哼一声,道:“御乘风,你我打个你死我活,也没多大的意义。我现在就离开,返回远海,如何?” “不如何。” 御乘风手中拂尘一抖,沉声道:“你在万花岛,屠杀吞噬万人,如此孽障,我岂能放你离去。” 银能似乎有些不耐,口中吞吐寒气,道:“你这老东西,怎么就喜欢多管闲事?我杀的那些人中,谁是你的亲戚不成?人有人道,妖有妖道,我吃人,便是妖族之道,是天道,难道你还要逆天而行?” “一派胡言!” 御乘风冷喝一声,身上恐怖的真元暴动起来,手中拂尘一甩,便朝着银能攻上去,喝道:“如你所言,我杀你这孽障,便是人族之道,是替天行道!” “人族丑恶,常以善良之名,诛杀我妖族。御乘风,你口口声声,替天行道,可你和那些人,又有什么区别?” 银能怒吼一声,声音充满了愤怒,龇牙咧嘴,锋利的獠牙呈现出黑色,表面又笼罩着一层猩红的妖气,仿佛有种夺人心魄的怪力。 他头上触须一收缩,一直被他捏在上面的老者,爆出一团血雾,终于是死亡。 “妖族杀人,我便杀妖。但若是蛰伏的善良妖族,你可曾听闻我杀过?” 御乘风冷喝一声,手中拂尘上的银丝,释放出万点精芒,飘洒而出,朝着银能笼罩而去。 那万点精芒,扩散开来,足有几千米宽阔,坠落而下,全都打向银能的身躯。 银能目露寒光,几千米长的身躯一颤,鳞片刷刷颤动起来,体表竟是凝结了一层薄薄的冰晶,将身体笼罩。 轰轰轰…… 精芒落在银能的体表,冰晶被轰出一个个坑洞,有的穿透而过,击打在鳞片上,被阻挡下来。 有的穿透之后,则是落在了伤口处,疼得银能龇牙咧嘴。 但是大部分精芒,都被冰晶阻挡。 “一派胡言,你杀的紫府境、结丹境妖兽还少了吗?他们可曾犯下任何的罪孽?” 银能挡住攻击后,身体一震,体表冰晶碎裂,化为几米长宽的冰块,轰隆隆地落入了海水之中。 他张开大嘴,朝着御乘风飞过去,喝道:“你这伪善之人,今日我定要吃了你。” 银能身躯巨大,御乘风在他面前显得十分的渺小。 就好像大象和苍蝇的区别。 此时银能大嘴张开,口中喷出飓风般的寒气,朝着御乘风席卷而去。 寒气在半途中,凝聚成了冰霜,前端锋利,犹如一把几十米宽、千米长的巨剑,捅向御乘风。 “哼!人族与妖族,本就对立。我也的确杀了很多妖族,但要么是作恶多端,要么是没有生出灵智。可只要是拥有了智慧,心怀善念的妖族,我可曾随意杀戮过?” 御乘风眼眸凝缩了下,手中拂尘往前一甩,柔软的银丝陡然变得坚硬,拂尘仿佛化为了一杆枪,朝着巨大的冰剑捅去。 拂尘前端,捅在了尖锐的冰尖上。 御乘风皱了下眉头,往后退了一点,手臂旋转发力,真元从他肩膀处缠绕,直达拂尘银丝。 只见那银丝扭曲起来,形状变得犹如麻花一般。 那旋转的力量,继续往前。 轰隆一声巨响,巨大的冰尖,被这股旋转力量绞碎,漫天冰块从天空中坠落下来。 御乘风手持拂尘往前冲去,不料在漫天碎冰之中,竟是有一条触须,隐藏其中,朝着他攻上来。 “竟敢偷袭!” 御乘风冷喝一声,身子扭动旋转,道袍随风而动,动作飘逸非凡。 触须几乎是贴着他的身侧,擦身而过。 他看似躲过,但那触须灵活无比,刚刚掠过,便席卷而回,头部圆球,撞向他的身体。 御乘风挥动拂尘,将折返的触须头抵挡。 但擦身而过的触须中段部分一震,朝着他身体弹过来。 (本章完)

上一篇   第2302章 神魄境

下一篇   第2304章 理念之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