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4章 蒙在鼓里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2334章 蒙在鼓里

陈阳扫了眼法华舵前的一千多名修者,沉声对赵堃道:“赵舵主,只怕有些事情,你被蒙在了鼓里。” 赵堃皱了下眉头,面色略显难看,道:“走,去找府主。” 正说话间,庆阳府府主辛天乔,大步流星地从法华舵里走出来,往人群前头走去。 陈阳和赵堃,就站在山门口,辛天乔一眼就看见了他们。 “咦。” 辛天乔脚步略微顿了下,但面色不变,朝着他们走过来,道:“赵堃,你率领先锋,不前往青华山脉,布置兵马,怎么返回了?还有你,陈阳,作为斥候,这才半日,你就从青羊舵往返,探得了消息不成?” 不等陈阳二人开口,辛天乔却是语气不善地质问起来。 这让本就心里不悦的赵堃,更是憋了一口气。 若不是实力比不上辛天乔,且两人身份有别,只怕赵堃立刻就要发火了。 他上前道:“启禀府主,陈阳返回,是因为探得机密消息。事关重大,所以我随他一同前来,给你汇报。” 辛天乔微微昂首,面色不变,冷声道:“什么消息如此重要?” 赵堃把陈阳探知的信息,原原本本给辛天乔讲了一遍。 “没想到,张勉那老贼如此奸诈,居然派出了六舵人马前来,若是正面作战,我们必然吃亏。” 听了赵堃的消息,辛天乔冷声道,语气中透着惊讶。 他口中的张勉,则是望轩府府主。 但让陈阳感到奇怪的是,辛天乔却没有半点担忧,反而眼神中隐隐透着兴奋之意。 那感觉,就好像巴不得望轩府多来点人。 赵堃道:“府主,现在望轩府人数增多,我们这边,还是得有所准备才行。还请府主,另行谋划战略。” “不用。” 辛天乔摆了摆手,道:“你们九江舵,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其他的,你不用操心。” 赵堃目光一沉,语气中已是难以掩饰不满,道:“府主,如果你执意如此,岂不是让我们九江舵的兄弟去送命?只怕我赵堃,恕难从命。” “你是在违抗我吗?” 辛天乔冷声道。 这一次,赵堃却是没有服软,道:“我是府主下属,自然不会违抗你。不过,这种必败的行动,我还是需要府主,给我一个执行的理由。不然的话,此次冲锋,只怕属下能卖力,但九江舵的兄弟却没那底气。” 辛天乔目光眯缝了下,眼中露出愤怒之色。 但紧接着,他就笑了起来,拍了拍赵堃的肩膀,道:“哈哈,看来,这次的计划,是瞒不住你了。” “什么计划?” 赵堃是一脸茫然,但立刻就反应过来,计划应该是和其他三个分舵此刻集结人马有关。 辛天乔瞄了眼法华舵前的人马,又指着山下临阳舵、千湖舵的人马,对赵堃道:“你可知道,为何今日,我就让他们集结于此,准备发兵?” “不知。” 赵堃摇了摇头,此刻对于辛天乔卖关子的交流方式,他感到非常不满。 辛天乔道:“我们此刻发兵,便是要潜伏进入青华山脉之中。等到后天,你与望轩府交锋之时,我们便包抄望轩府,一举将其歼灭,夺取胜利。” “是这样吗?” 赵堃皱了下眉头,狐疑地看着辛天乔,道:“既然如此,为什么府主之前不告诉我?” 辛天乔笑道:“我是担心,你知道了具体的策略,表现得太过强势,那样的话,望轩府可能会撤兵,我的布置岂不就无效了。所以,我才会瞒着你。” 赵堃语气不悦:“可府主不至于,什么也不透露吧?你这样的话,让我非常被动。” “你想多了,我辛天乔对待旗下人马,向来是视如手足,岂会真让你们充当先锋,和望轩府硬拼。说到底,还是你对我这个上级不够信任。” 辛天乔言语间,却是又给赵堃扣了个质疑上级的帽子。 赵堃明面上,还是要敬重辛天乔,当即解释道:“府主见谅,我也是一时情急,才会发两句牢骚。” “没关系,我又不是没有器量的人。” 辛天乔摆了摆手,道:“赵堃,现在你知道计策,应该安心了,你快立刻率领九江舵人马,趁着夜色,进入青华山脉布置好吧。” 赵堃没动,道:“府主,我们要不要沟通一下,看看埋伏圈设在哪里,到时候我可以把望轩府的人引过去。” 辛天乔道:“不用,我们会配合你,用不着你配合我们。” “好吧。” 赵堃只能应承,话锋一转,道:“不过,对方有六个舵,就算围住,未必就能将他们一举击溃。此中变数太多,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再详细商议一下计策。另外,我也希望府主,能再调集两个舵的人手来。” “赵堃,看样子,你是真的不相信我呀。” 辛天乔面露愠色,沉声道:“你尽管去便是,我辛天乔对此战,有绝对的把握。如果后天开战,你九江舵损失惨重,我保证给你补偿,甚至可以,再另外划分一舵,交给你管理。” 话说到这份上,赵堃这当下级的,也无言以对了。 怀着满腹郁闷,他领命之后,带着陈阳,又从法华舵离开,继续前往青华山脉。 途中,赵堃面色凝重,一直在思索着,总觉得事情不对劲,不是辛天乔所说的那样。 快到九江舵驻扎处,他减缓了速度,对陈阳道:“陈阳,此事你有何见解?” 陈阳直言不讳:“辛天乔显然是在蒙骗你。” 赵堃皱了下眉头:“我也这样认为,可他到底是想干什么?” 陈阳道:“他的目的,肯定是要击败望轩府,但他具体的计策,我也想不出来。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九江舵在他眼里,并不重要。” 赵堃冷哼一声,咬牙切齿道:“辛天乔这个混蛋,既然想让我九江舵当炮灰,我就偏不从命。我九江舵的兄弟,岂能白白牺牲。” 陈阳瞥了眼赵堃,摇头道:“可是赵舵主,你若是不从,辛天乔追究起来,一个九江舵,可挡不住庆阳府。” (本章完)

上一篇   第2333章 掩人耳目

下一篇   第2335章 万冢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