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5章 你知道我是谁吗?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2355章 你知道我是谁吗?

大炮能够吞噬妖气,连虚兽也能直接吞噬。 这下子,陈阳却是不怕这虚无之地了。 他看着三里之外的妖气,又看了眼大炮,发现大炮正在极速炼化刚才吞噬的妖气,修为飞速提升。 “难道院长知道大炮的情况,他故意让我来虚无之地,是想帮助大炮进阶?” 陈阳突然如此想到,但又觉得不可能。 摇了摇头,他不再多想,招呼大炮一声,在森林中往前走去。 这虚无之地,陈阳猜测是灰烬岭的镜像世界,那么此地应该和灰烬岭一样广阔,那个叫做陈冬书的人到底在哪里,并不好找。 在这里进行地毯式的搜索,显然不现实。 “对了,还得帮小陆找一株血茯苓。” 陈阳想起此事,心里暗道:“血茯苓需要借助妖气的滋养,并浸泡在水中,才能生长,所以一般生长在强大妖兽的巢穴附近水域。不过整个虚无之地,都充斥着妖气,对于血茯苓的生存,却是相当好。那么只剩另外一个条件,那就是水。” 如此想着,陈阳抱起大炮,腾空而起,打算到高空看看,附近哪里有水域。 他腾空而起时,天空中弥漫的妖气,虽然距离本就很远,但见大炮接近,朝着更远的地方滚滚退避。 大炮对妖气的威慑力,可见一斑。 “等大炮消化了妖气,再让他继续吞噬,不然的话,就算他再能吃,只怕也要被妖气撑爆。” 陈阳看了眼怀里口水直流的大黄狗,那副贪婪模样,实在太难看了。 他拍了下大炮的脑袋:“蠢狗,你就不能有点强大妖兽的样子?” “汪汪汪……” 大炮发出叫声,意思是说,他还不够强大,需要吞噬更多的妖气。 “你想撑死啊?!” 陈阳白了眼大炮,懒得理会,到了一定的高度,他停下来,朝着远处看去。 整个虚无之地,和外界普通的丛林并没有什么区别。 除了郁郁苍苍的树木之外,也有瀑布、河流、湖泊。 就在陈阳三十里之外,就有一处湖泊,面积巨大,波光粼粼,水面呈现为蓝色,倒映出绿色的森林,上面笼罩着红色的妖气。 如果忽略妖气的邪异,这湖泊倒是一处美景。 陈阳降落下来,让大炮在前面开路,朝着湖泊而去。 到达湖泊之后,他一脚把大炮踹进湖中,跟着跳下去,道:“走,跟我下水。” 以陈阳和大炮现在的境界,就算几天不呼吸,也没什么大碍。 他们直接潜入水下,陈阳发现到了水中,却没有了妖气。 看样子,虚无之地的妖气,只存在于空气中。 既然如此,躲在水中,不被上空的妖气感知到,水中倒是挺安全的。 当然,前提是到达虚无之地后,能够避开虚兽的攻击,安全下水,且不被发现。 “陈冬书会不会在这里?” 陈阳如此想着,身形犹如鱼儿般,沿着湖泊边缘游动。 水下无妖气,那么如果有血茯苓的话,应该是在湖泊边缘,能够接触到妖气的地方。 所以,陈阳就没往湖泊底部去寻找了。 大炮游泳的速度相当快,跟在陈阳后面,脑袋一直望着上方,目光穿过水面,直视空中妖气,口水流出来,和湖水混在一起。 这家伙,就是个纯粹的吃货。 沿着湖泊游了大半距离,陈阳发现自己还真是运气好,果真发现了一株血茯苓。 那株血茯苓应该年份很久远,长得有半米高,通体血红,根部浸在水中,头部探出水面。 陈阳游过去,把血茯苓连根拔起,收入纳戒之中。 “搞定,这下回去,可以给小陆交差了。” 想起陆剑萍,陈阳莞尔一笑。 那个胆小的丫头,居然也敢开闯虚无之地,真是不怕死。 就在陈阳打算回到岸上时,哗啦水声响起,只见湖泊深处,有道影子游动而过。 而令陈阳吃惊的,那道影子,赫然是人影。 “陈冬书?!” 陈阳没有丝毫犹豫,嗖的窜入水中,朝着那道人影追了过去。 渐渐靠近之后,那道人影竟是停了下来,漂浮在水底。 陈阳定睛一看,那人身着完全湿透的水蓝色长裙,透过衣衫,能看到里面浅粉色的肚兜,以及白皙的香肩。 不过,那人脸上戴着黑色面纱,看不清真容。 心头咯噔一跳,陈阳脑中闪过一个形象,真元传音道:“任沐?” “是我。” 任沐点了点头,传音回答道。 她的语气中透着惊讶,显然没料到,居然在虚无之地中,碰到了陈阳。 “你怎么在这里?” “你怎么在这里?” 下一秒,两人异口同声询问道。 陈阳笑了笑,闭上嘴巴,让任沐继续说下去。 任沐上下观察着陈阳,觉得不可思议,上次在海洋中,她还以为,陈阳已经被冰鳞海王蛇给吃了。 谁知道,陈阳不仅活着,竟然还如此巧合,在这种地方相遇。 她镇定下来,对陈阳道:“你先说吧。” “我到这里来找人。” 陈阳脸上露出笑意,接着道:“任沐,既然再次相遇,你可否给我一张你的画像,我保证,一定帮你恢复面容。” 闻言,任沐身躯一震。 她低头沉默了下,若有所思,然后突然抬头,问道:“陈阳,你是好人吗?” 陈阳错愕道:“呃……上次揭开你的面纱,有些莽撞,算不上好人的行为。不过真的很抱歉,给我个机会,我一定帮你恢复面……” 任沐嘶哑的声音响起:“我是问你,是不是好人?” “当然是。” 陈阳脱口而出道,觉得任沐今天很古怪,比上次见到时,更加的古怪。 “你是好人……” 任沐念叨了句,语气中透着质疑。 陈阳拉回话题,问道:“对了,虚无之地很危险,你到这来干什么?” 任沐陷入了沉默之中,盯着陈阳看了好一会,突然开口,答非所问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不是任沐?” 陈阳疑惑道,觉得有些不对劲。 “呵呵。” 任沐发出一声惨笑,声音透着悲凉、遗憾、后悔、自责、怨恨…… (本章完)

下一篇   第2356章 惨痛人生